返回列表頁

  • 原文刊登於:418天的抗疫日子—-什麼時候才能輪到自己打疫苗?

    這種望苗心切的心情我真的很了解,因為我們的居住地是美國威斯康辛州,全美排名第十名的確診率;根據美國 CDC 的統計,威州至今有 11.58% 的州民被武肺病毒感染(將近 61 萬的確診案例;威州人口數大約是台灣的四分之一)。至於死亡人數,迄今為止威州每 10 萬居民中有 132 人死於武肺(5 月 29 日的記錄:7053人)。

    然而,即使美國自去年 3 月起就卯足全力,以史無前例的驚人速度發展疫苗;即使在傳統完整的第三期臨床試驗尚未全部完成之際,但在武肺大流行期間,存在著合理的緊急使用藥物和生物製品的條件,所以 FDA 根據緊急使用授權(EAU)讓武肺疫苗得以在去年 12 月底問世。即便如此,由於我和老公不是所謂的第一線工作人員,也不屬於高風險的族群,所以,如果要精準的計算,自去年 3 月 13 日起,在威州州長發布「封城」禁令的那一天開始,一直到今年的 5 月 5 日,我們雙雙接種輝瑞疫苗第二劑的當天,這個漫長的抗疫日子竟有 418 天之久。

    2020 年的威州「封城令」起自 3 月 13 日,持續有兩個多月直到 5 月 26 日為止,此封城命令的正式名稱是「在家更安全」(Safer At Home)。基本上,雖然人民還是可以外出,但是所有非必要的店家或業務都被下令關閉,而各級學校當然就是全部改為線上教學。事實上,封城是很殘酷的手段。沒有親身經歷過的人,可能無法理解它對整個社會巨大的衝擊。像我們這樣可以宅在家遠距離工作的人,頂多是生活極度不便,幾個月之後心情鬱卒,加上體重上升(沒辦法,為了支持當地的小餐廳只好不斷的外帶)。但是,社會基層和經濟弱勢的族群,有許多人甚至因為房租付不起而流離失所。去年我們也看到威州的首都麥迪遜(Madison),許多 food pantry(慈善機構的食品分發站) 的停車場大爆滿的慘狀。

    所以主政者不論是有意或無心的,真的不該把「封城令」當成是「一二三木頭人」的遊戲口令一樣隨便亂喊。

    然而,我們的鬱卒但至少是相當安全且幸運的日子,在去年 8 月底起了變化。老公任職的大學,雖然絕大部份是線上教學,然而學校生怕一年級的新生會因全部課程線上而決定不來了。註冊的人若減少就是學校進賬會受損,這在資本主義掛帥的美國當然是 BIG NO NO,千萬不可啊,所以學校就急令老師們要「志願」在學校現場上課。可想而之的是,大部份的教授也不願意冒險。去年 8 月底,雖然威州尚未經驗到疫情的最高峰(這其實算是廢話,沒有人知道後來會在 11 月的期間,竟然會發生一天 8 千個確診的事),但當時本州的武肺病毒的確診案例已經 7 萬多例了,而死亡的人數也已超過 1 千多人。總之,當時我們家這個很愛「志願」的老公,發現系上沒人肯在現場教這些大一生,也就「志願」上場了。

    也因此,從去年 9 月初開始到 11 月底的感恩節之前,我們開始過著儘量與世隔絕的日子。除了一兩次和朋友的戶外聚會,我們婉拒任何朋友的家庭餐會的邀請,尤其是年紀大一些的朋友幾乎都變成我們的「拒絕往來戶」。同期間,老公每天上班前就要聽我的防疫咒語,「口罩戴好戴滿、眼鏡不可卸、勤消毒和洗手、不摸眼鼻口」。每天被我盯著服用維他命 C 和 D3 等加強免疫力的補品,還有經常的「吵架」,只因為他被我抓包,回家進門後洗手沒有數到 20 秒。

    如果有人覺得這個老婆過度神經質,我的回話都是,抱歉!就算我不是專家,但至少也是學病毒的。我對病毒向來有很高的「敬意」,從來不曾小看它們。再者,千萬不要小看口罩和洗手的效果。還記得老公的大一新生班嗎?全部三個班級到學期結束之前已經是大約 5 人中有 1 人確診。所有學生在課堂上都戴了口罩,也有社交距離,所以中獎的學生幾乎都是被同住的室友或在其它場合(大學生還有什麼要事?就是開趴啊)被感染。而絕大多數的學生也都是輕症,但也有一些學生在確診後回家而把病毒帶給家人,甚至其中一位學生的阿嬤還進了醫院。美國這裡是從來不給輕症病人住院,所以這個阿嬤算是很幸運,重症最後還能出院。總之,我們戰戰兢兢的過日子也總算是保住自己的安全和健康。

    所以,面對那些問「什麼時候才能輪到自己打疫苗?」的台灣人民,我真的可以了解你們的惶恐不安。但是如果老公可以一週五天和一堆學生面對面,時間長達三個月,即便他們確診後就居家隔離了,我們靠的就是你們現在每一個人手中都已經有的「疫苗」:戴口罩和勤洗手;而且一定要確實的實踐,絕不可以是嘴炮型的喊著好怕怕喔,然後鼻子都露外一半的裝飾品。

    萬一還有人對口罩防疫的信心不足,有兩個故事給大家參考。去年在密蘇里州的一家髮廊,所有員工和客戶都佩戴口罩,其中有 2 名已經確診的髮型師,為 139 名客戶提供服務,後來所有的客人都沒有人發病,而其中 67 位願意接受 PCR 檢測的客人也都是陰性。另外一個是更有名的例子,去年四月在美國羅斯福號(USS Theodore Roosevelt)航空母艦上,發生了疫情嚴重的武肺病毒的群體感染,結果事件之後的疫調和研究發現,那些守規定戴著口罩的官兵們,其感染病毒的風險降低了 70%。麻煩大家用腦筋幾秒鐘就好了,試想在航母上的生活空間有多麼的擁擠,但口罩減少 70 趴的風險!

    說實在的,去年秋季我們的日子可是過得相當忐忑不安,但我們也很幸運的熬過來了。2020 年 3 月開始的漫長 418 天的抗疫日子,其中還有比較緊張的 3 個月,直到今年 5 月 5 日打了輝瑞疫苗的第二劑,我們終於可以比較安心了。不過呢,打完後我們的日子不變,還是繼續戴口罩勤洗手,只是我沒有在老公洗手的時候,老是站在水龍頭旁邊數數兒。

    至於打哪個疫苗比較好?只要是經過中央食藥署把關和檢驗通過的都是好疫苗。基本上,不論是 AZ、Moderna還是 Pfizer/BNT,如果拿得到原廠原裝的疫苗,我都舉雙手贊成。不過 Pfizer/BNT 的運輸或保存都比較難,需要攝氏負 80 度的冷鏈;這會造成小型診所比較難以投入疫苗接種的行列,真的會很可惜。而且我就是要強調,要原裝的疫苗而不是可能在某國分裝過的。某國到底是哪一國?真的還得問?就是那個會把塑膠材料(三聚氰氨)加進嬰兒要喝的牛奶的那一國啦。

    此外,一個很重要的觀念是疫苗不是美國仙丹的類固醇,絕對不是今天打了明天就是無敵鐵金鋼。施打之後需要等兩週讓免疫系統發揮作用,而根據研究,即使只有第一劑也可以產生部份的免疫力。然而,若要再加上第二劑的等待注射時間等等,要能夠獲得完整的免疫力是兩個月之後的事。此外,各家疫苗對數不盡而且還是日新月異的變種病毒株能不能有很高的保護力,任誰也不敢現在就拍胸脯掛保證。直到台灣能大量甚至全面性的施打疫苗之前,最便宜又有效的「疫苗」就是戴好口罩、勤洗手、不摸眼鼻口,和宅在家。

    台灣在武肺的疫情控制中的上半場表現極佳,由阿中部長帶領的這支團隊,每一個人都戰戰兢兢的盡自己的本份以科學為根據來抗疫。當然,全體的人民就像是忠實的粉絲為自己的「球隊」歡呼打氣,也齊心遵守紀律並聽命指揮官的指令。這就是台灣為何在去年可以一局一局克服困難的過關斬將,一支安打、兩支短打、甚至有令全民振奮的全壘打。今天我們來到第九局了,我們的台灣隊也許有一點失誤和跌倒,結果有些人竟然突然間忘記過去一年來美好的日子,只會隨著對方陣營起舞,不斷的指責和大聲噓這個依舊努力不懈的團隊?這算是哪門子的台灣人?

    日文有一句話,果報は寝て待て;它在英文也有相呼映的句子,「All things come to those who wait.」我的中文程度太差,所以絞盡腦汁還是想不到好的中文對照,但基本的意思就是好事終將來到那些耐心等待的人。該有的疫苗很快就會來到,而且只要國產疫苗的結果在六月中解雙盲之後有好消息,台灣就不用再老是為了購買國外疫苗而被刁難。但是,在等待的期間千萬不要忘記,每個人都還是可以好好的照顧自己和親愛的家人;「戴口罩、勤洗手、不摸眼鼻口」,對了,還有每天要聽好聽滿阿中「總教練」的領導吧!
     


    公民意識 / 好國好民

       

無上一篇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疫苗國產──國家才能自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