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美國的德國馬歇爾基金會 (Marshall Fund) 安全民主聯盟的新興技術研究員林賽·高曼 (Lindsay Gorman) 在外交政策 (Foreign Policy) 上發表文章《鳳梨戰顯示台灣不會屈服於北京霸凌Pineapple War Shows Taiwan Won’t Be Bullied by Beijing》。強調民主國家必須聯合起來才能避免中國的脅迫。

    中國一直是台灣最大的貿易夥伴,購買了台灣鳳梨農民90%以上的出口產品,本月初中國突然禁止進口台灣鳳梨,這是中國利用其日益增長的經濟影響力,以針對民主國家的一系列懲罰性貿易措施中的最新動作。但台灣不因此而屈服,正全力對抗北京的威脅,也迅速成為美國拜登政府「凝聚民主盟友對抗中國」外交政策最篤定的潛在盟友。

    美國總統拜登上週在四個民主國家的領導人(澳洲、印度、日本和美國)四邊機制(Quadrilateral Security Dialogue) 聯合聲明中宣布,他們對印太地區的支持「堅持民主價值,而不受制於脅迫 (anchored by democratic values, and unconstrained by coercion)」。基本上,拜登政府似乎也採取了堅決支持台灣的立場,美國國務院在一月份的一份聲明中表示,華盛頓對台北的承諾「堅若磐石」。

    為因應中國的貿易禁令,台灣政府針對「自由鳳梨( #FreedomPineapple campaign)」展開了熱烈的公開宣傳,該運動已風靡一時。在台灣總統蔡英文帶頭下,台灣名人敦促台灣人通過多吃鳳梨來對抗中國的脅迫。蔡總統說:「繼澳洲葡萄酒之後,中國的不公平貿易行為現在針對的是#台灣鳳梨。」「但這不會阻止我們 …支持我們的農民,享受美味的台灣水果!」

    全球網民迅速加入了對台灣鳳梨農民的支持,發佈了鳳梨蛋糕和鳳梨蝦球的照片。台灣富有創意的餐廳開始創新鳳梨菜餚,並在牛肉麵湯等主食中添加了鳳梨。台灣駐美國大使分享了一張她在台灣一家農場大口咬一整個鳳梨的照片。來自全世界各個角落的聲援,包括英國,丹麥,印度和美國,都團結在「自由鳳梨」的號召下。

    當然,來自國外的支持大部分是道義上的,而不是經濟上的,因為台灣生產商轉移出口需要花相當長的時間。例如,美國的大多數鳳梨都來自夏威夷和波多黎各。但是,對北京的迅速而公開的反彈,顯現了全世界民主國家與中國經濟霸凌的受害者越來越強烈的一體感。

    北京這樣的經濟策略並不新鮮。中共過去一向是想要威脅某個政府,就會先威脅其私營產業。

    2020年秋天,中國條列了14項抱怨表示將對澳洲葡萄酒課徵關稅。其中最主要的是媒體報導重點關注中國的侵犯人權行為,以及澳洲呼籲對COVID-19病毒的起源進行獨立調查。2010年挪威奧斯陸的諾貝爾委員會將諾貝爾和平獎頒給中國人權學者劉曉波之後,挪威鮭魚產業就開始蕭條了。到2015年,即使是丹麥很小的法羅群島,輸出中國的鮭魚也比整個挪威還多。最後,挪威政府被迫於2016年與中國簽署聯合聲明,確認對諾貝爾和平獎的關切,並承諾不支持破壞「中國的核心利益和重大關切」的行動,兩國關係才開始解凍。

    中國的霸凌行為還不僅限於進口限制。根據鞏固民主聯盟 (Alliance for Securing Democracy) 最近彙編的《威權干預追踪》(Authoritarian Interference Tracker) 的數據,自2000年以來,在歐洲和北美,中國已經使用經濟脅迫手段進行了60次干預。其中包括為了讓華為進入德國5G電信網路而威脅德國汽車業,以及華為高管孟晚舟在溫哥華被捕之後,發佈旅行警告以危害加拿大的旅遊業,還有取消美國國家籃球協會(NBA)在中國的轉播,以回應休斯頓火箭隊總經理莫雷 (Daryl Morey) 挺香港反送中的推文。當中共國不認同私營公司的信息時,它會立刻出手脅迫與干預。這些經濟策略是迫使真相屈服於中共意願的更廣泛的信息戰略的一部分。

    但是,主要的民主國家偏重於抵制獨裁國家的軍事侵略,而忽略如何對抗經濟脅迫。拜登政府在一個月前發布了新的貿易議程,稱將使用「所有可用工具」來打擊中國的不公平貿易行為,但仍未有明確的對策。

    丹麥前外交官保雷羅-普萊斯納 (Jonas Parello-Plesner) 提出的一個冷戰工具包方案以啟動《北約第5章 (NATO’s Article 5) 》的經濟模式:攻擊一個民主國家的經濟就是對所有國家的攻擊。每當來自一個國家的產業受到威脅時,民主盟國就會以報復性關稅對付中國。這個想法的邏輯或許沒錯,實際上卻可能太複雜而無法實施。在最好的情況下,它將需要精確的經濟引線和報復措施的統籌協調。在最壞的情況下,它很容易捲入全球關稅戰。同時也讓其他沒參與的國家更容易被中國一一報復。

    另一個可行而有效的選擇是,讓所有國家分攤成本來減輕對一個國家的打擊。當單一國家被北京以進口禁令或關稅重擊時,民主國家可以增加對受影響商品的購買。

    像#自由鳳梨( #FreedomPineapple campaign)這樣迅速的公共宣傳活動將是成功的關鍵。民主國家早已經在互相學習:在對抗中國的跨議會聯盟領導下,於2020年12月發起的支持澳洲「自由葡萄酒」的運動也引起了類似的關注。如果受害方政府敢於面對中國的脅迫,那麼全世界的消費者就會因此而支持受害農民,漁民或葡萄酒商人。由於中共對信息控制的高度重視,民意戰爭的明顯失利將讓他們瞭解到其經濟侵略是適得其反。

    在分析家爭論全世界是否將與中國進行新的冷戰時,但與蘇聯不同的是,中國已深深融入全球經濟。儘管華盛頓有些人呼籲脫鉤,但中國已超過美國成為歐盟最大的貿易夥伴。因此,北京正為了自己的利益而武裝這種經濟上的相互聯繫,包括在香港的殘酷鎮壓到新疆的維吾爾族大屠殺時,迫使民主行動者對中國人的虐待保持沉默。

    民主國家一定不能屈服於北京的「分而治之」(divide-and-conquer) 戰略。相反地,必須找到新的方法來平息刺痛。世界各地民主國家的公民都應該能夠吃到台灣鳳梨。

    中共利用經濟策略對民主國家的脅迫早就昭然若揭,澳洲和台灣是企業或農民受害後,政府最先起來支持並倡導全民對抗中共經濟霸凌的兩個國家。也因此鼓勵了網民利用網路宣傳在全世界掀起對抗中共霸凌的購買運動,也得到全世界多數民主國家人民的支持。

    所以鳳梨戰是一個很好的例子,「自由鳳梨宣傳」活動的勝利,證明我們要倚靠的是自己的實力,而不是「血濃於水」或「兩岸一家親」這樣的虛誑不實。過去中國國民黨和馬政府以及柯文哲等投機政客,一直誤導台灣企業和農民以中國廣大的市場為目標,絲毫無視中共「套養殺」與解放軍渡海併吞台灣「留島不留人」的狼子野心。還好台灣農民篤實認真,不因專銷中國而降低自我要求,能夠專注於生產技術提昇產品的品質,所以在面對中共霸凌,全世界挺身支持台灣的時候,才發現台灣農產品真正的好。

    美國人練槍是防身,看了Emmy追劇時間,才知道胡采蘋練槍是「一直在接受軍訓,台海只要開戰,我也會去參戰,我們一定會贏,台灣會打贏,台灣的孩子我們一定會贏。」

    台灣有胡采蘋,台灣人絕對不會屈服於中共霸凌!

    延伸閱讀:

    Pineapple War Shows Taiwan Won’t Be Bullied by Beijing

    胡采蘋臉書貼文


    國民精神 / 好國好民

       

上一篇:《孤味》裡「那個女人」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中共收割韭菜的邏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