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電影「露西」,描述一個Party girl與毒品意外「連結」而產生了種種超能力,暗示著:採「政治繞道」或「政治迴避」,可以尋得苦難的出路。

    然而,這個世間的困難不可能迴避政治,只要不透過直面政治,改造世界就失去可能。想像以注射毒品或特異功能就能制伏邪惡,無異行銷非因計因的認知鴉片。

    透過毒品或藥物注射無法刺激腦力的開展,因為每個人的腦筋在當下只能專注處理一件事,頂多只能提高專注力或處理速度。人類比較需要開發的是,提高心量、愛心與包容力,透過禪定的練習,可以清除過往許多負面的記憶,就像電腦清除垃圾與不相配的軟體。

    在「壞人」的想法裡,力量就是天下,資源的奪取和分配決定在武力。

    我們需要跟世間分享的是,常常問對方:你的夢想是甚麼?

    幫助彼此解脫束縛,開展愛心!看到每個人的佛性(主體性),呼喚彼此的覺性,將心比心,因為深深的知道沒有人喜歡被壓榨,被奴隸,每個人都希望得到最大的自由,做最真的自己。

    傳統佛教的千手觀音,指的是心量,神通無法解決人類的問題,所以佛陀和上帝講的都是慈悲與愛。愛與自由,才是人類真正需要的信仰,而且自由的位階一定高於愛!任何信仰,違悖愛與自由,都是人類悲劇的源頭。

    東方強調牢籠裡的自由,推崇沒有政治自由的自由。但這樣的「政治繞道」通常只會讓每個人失去個性、失去主體性,從而選擇當專制政權的奴隸。台灣社會很悲哀的是,有一個標榜佛教的慈濟團體要求信徒不要過問政治,意思是要信徒不要過問政府的濫權瀆職,也不要過問政府的內亂外患,更不要關心每個人的自由與基本人權,這樣的台灣社會不沉淪、不被出賣,絕無可能。

    宗教對世界的貢獻到底是正面還是負向的?要問的是:我們可以不要特權嗎?可以不要壟斷嗎?12年國教可以不要考試嗎?從彼此沒有見諍的部分談起,談我們最嚮往的國家是甚麼?談台灣可以表達自己的政治意志嗎?可以用「自由人」來界定自己嗎?

    一個國家的人民只要沒有表達政治意志,就是奴隸,國家如果剝奪人民的表達權,它就是野蠻的國家!我們可以自己界定國家貧富差距應該是多少嗎?可以希望自己的國家不要像中國那樣,可以像日本、像北歐…?

    做自己的最真,人生才沒有白來。

    我們希望台灣是甚麼樣的國家?希望我們有甚麼樣的家庭、婚姻、感情…?

    生命有夢想,心量才會變大,生命的動力一定來自我們的夢想,那絕對不會是跟現實妥協的。

    很多人怕失去現狀,寧可苟活著,那不是我的夢想!勇敢的要我的要,勇敢的不要我的不要,就是我的夢想!

    禪定的世界,生命可以很簡單,心安靜了,就知道自己想要走的路,透過安靜的身心,可以跟天空、跟大地、跟白雲、跟森林連結…我的夢想,可以大而無外,也可以小而無內,就從當下一顆願意謙卑學習的心開始,願意學習開展一點點心量與自由開始。

    禪定不是超能力的世界,禪定只是平常心、平等心,做自己的最真最自然,也能呼喚別人的最真最自然。


    人籟萬千 / 信心清淨

       

上一篇:勇敢做大夢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陸(中)生不是台灣公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