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下午茶會的母女對話,也很有趣,讓我回想起未學法前和學法初期,我和我家阿母的相處,不也是這樣,不過我和我家阿母更對立。

    雖然還不能說彼此間的對待已經可以很如法、很流動,有時候還是會有對立、會有不開心,但這些都是在提醒我,要修正自己。

    在今天之前,我都覺得我家阿母真的是超級有潔癖,但下午的母女對話,真的讓我覺得:天啊,我怎麼這麼好命啊。原來我媽的愛乾淨是屬於輕症。

    我們常常都會往外看、比高低、爭主從,覺得別人家的老婆、別人家的媽媽都比自己家的好、別人家的孩子比較好;一直向外看、也一直看自己的沒有,這都是長久以來的「漢文化」教育養成。這樣的文化教育,不只是從學校來,也從社會來,讓我們不會去看自己的有、不懂彼此尊重。

    隨著時間越來越久,不是相看兩不厭,而是越看越討厭,沒有導向、沒有尊重、沒有欣賞的彼此對待,就會有「你不了解我、我不懂你」的情況。

    以往我家也是有這樣的母女對立,但是現在的情況少很多很多,沒有什麼方法,就是一方要有空間可以放鬆、可以欣賞、可以相信;當我老媽說:你可以幫我收衣服嗎?以前我會說:噢~~這樣聽來不是很鬆,但是現在我說:等我事情做完後,馬上就收。明白的告知,這樣對方就可以清楚的知道,而且不要把自己的「慾望和要」強加在別人的身上。

    透過今天的法談,明白兩性關係不是只有男和女,也包括親子、社會、國家,要找到一個適配的對象真的很不容易,我們無法選擇我們的父母、但是我們可以選擇我們的伴侶,不能選擇的時候,還是要保持自己的最真、做自己的最好,當我的最真、最好,開始讓家人嚮往的時候,或許家人就會跟上來,當我看到台灣越來越沉淪的時候,會感到沒有希望、會感到不安、但就如同每個偉大的國家一樣,在成長的路上一定有一段辛苦的路要走,台灣人還有很多很多還在睡、還不會痛,所以仍是呆呆的活著;就像禪修一樣,很痛、很痛,但是痛過後,所感受到的是一個完全不同的身心狀況。

    痛,是一個必經的過程,在這個痛中,我們還是要一直保有和佛陀一樣的心、兩千五百年前聖弟子一樣的心,相信自己的最真和自然、做自己的最真和自然,保有那個願力,讓這個願力越來越大,深深的相信、認真的去做自己能做的,這個自由、民主、被尊重的路,或許還要很久,但是當台灣70%的人都站出來的時候,那時的台灣,就會是一個被全世界所尊重的偉大國家。


    人籟萬千 / 道法自然

       

上一篇:表姊身上的三姑媽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台中小小的「V怪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