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心圓側記

    星期日天氣陰到晴

    615醒來,念起:今天,要用全部的愛和慈悲來面對一離。要有源源不絕的愛和慈悲,必須正知當下,每一個觸都清楚明白,才能充滿著愛,正知每一個動、起身。

    盥洗著,念起:我要洗盡貪瞋癡,要用最乾淨的身口意來陪一離。淚緩緩從眼角汨出,感覺到…愛,其實是會痛的。念起:今天不想要那麼堅強,流吧。師的聲相浮現:流~,也要有導向喔!唉、心還是感覺很痛,喉頭好緊,胸口有點像要爆裂開來,看著身體的變化,護士推門進來了,要給一離打止喘的針。

    看到護士,念起:她們真的是天使啊!怕吵醒一離,我的動作其實分解到很小,而且很慢、很輕、很柔,可是,她們總聽得到,一有風吹草動,立刻帶著放鬆的微笑,來到跟前,讓人感覺好安心、好放心,打從心肝底禮讚她們、感恩她們。

    趁著一離醒來,問她:想不想上廁所?(搖頭。)要不要喝點什麼?猶豫了一下下,一離說:喝點溫水。水倒來,一離已經又瞇上眼了,但,她也非常的敏感,我一靠近,她的眼就張開了。兩人對望著,問她:不想動?(嗯。)那給你用滴管?(嗯。)滴了四下,又望著我。夠了?(嗯。)阿爸在嗎?(剛才還在。)那好,從現在開始,什麼事都別想,只顧好阿爸,千萬別掉囉?

    一離回著:嗯! ^ - ^,瞇上了眼。我的淚珠又不聽使喚地汨了出來,念起:今天真是多雨啊。見念起,嘴角也上揚了,看到、知道、就放下了。

    一整天,她都沈沈地睡著,吃少、喝少,自然也尿少,感覺又進入了一個新的里程,這對我是個新的考驗,注意到自己的目光,常不自覺地轉到她身上,有幾度會想確認,她到底還有沒有在呼吸。看到有想動作的念頭生起,會停一下、慢一下、確認一下,內心有沒有投射?有沒有恐懼?有沒有抓取?

    午後,林大哥送八德路的鎖匙來,一離最近常叮嚀著:一護,有空去八德路看看。林大哥很積極,我也立即動身,一出了醫院,一個念頭生起:也許根本不用到八德路去住了…。但,有什麼關係呢?我們都愛一離,都願意滿她的願。

    傍晚與先生、嬿芳和儿子相約去喝咖啡,儿子說:很久沒看到媽媽了耶!這也是學法的禮物,兩個多禮拜吧,我們沒見著面、沒通電話,但,確知彼此都很認真在活著,對彼此都很放心。儿子溫柔、體貼、陽光,先生永遠無所求、無條件地支持我所做的一切,而來渡假的嬿芳,很開心地,像小鳥般,吱吱喳喳地細數這幾天美好的遭遇。老天爺真的對我們非常的厚愛啊。

    晚間林大哥來,主動聊起:我知道為什麼她要去八德路,因為在六合路開店二、三十年了,她為人隨和、待人親切、視員工如親人、跟左鄰右舍關係良好,整條街的人大都認識她,也都很喜歡她。現在病成這樣,她不想在店裡上上下下、進進出出的,怕遇到這些熟識關愛她的人,怕人家會心疼、會不捨、會傷感…。

    我大吃一驚,一離的確有跟我提過,她不想回六合路的主要原因,我請問林大哥:您怎麼知道?她有跟您提起嗎?

    林大哥說:她什麼都沒跟我說,但是,我當然知道她在想什麼,在一起那麼久了啊!有的太太只會花錢,去佛光山寄付到獎狀十幾張,一輩子沒做過任何工作,到處遊山玩水。有的太太很單純、很善良,一生勤儉,待人寬厚又謙虛。店裡最輝煌的時候,三家店面、三層樓,六十幾個員工,她絲毫沒有老闆娘的架子,對待客人跟員工親切,許多離職的員工,至今都還感念著她,阮老爸上疼惜伊…。

    「那些道場,你捧去的錢較多,師父就靠你較近,有人捧比你更多,師父就離你遠去了。」林大哥長長的嘆了口氣說:這個家庭乎伊真操心喔,伊真正是「做磨仔心」啦!伊去《聖脈》學的這十幾年,有心開,我足歡喜,伊真正學得足好。

    聽得我百感交集,親愛的一離啊,你真的辛苦了,但真的很了不起,你回向了好多、好多正向能量給世間。

    林大哥前腳才走,一離就醒來了,蕙如常說,一離覺得先生不了解她、不關心她,我就轉述了剛才林大哥說的話,輕輕問一離:林大哥夠不夠了解你?

    一離淚汪汪,問她:怎麼了?
    「苦苦的。」因為這一生的遭遇?
    「發覺到…好多人都很了解我,我卻都不了解他們,我只怕傷害別人…。」

    這就是你最美麗的心啊,不是你不了解他們,而是你處處為人設想,沒有好壞對錯,大家都在做他的最好。說著,我又兩眼模糊了,唉喲喂啊,今天的雨量真是充沛啊!

    一離笑了,說:還好有你的陪伴和提醒,我才能慢慢面對和消化我的過去。
    還好有法、有師啦。

    阿爸在不在啊?「在、一直都在!那眼神!」
    連睡覺時也在?「不在!睡覺時不在!」
    那好,這就是我們用功的點喔,從今而後,你什麼事都別管了,只管把呼吸帶著,只管把阿爸看好。

    聊著,小夜的護士玉瓔進來了,像慈母般,以她生產血崩,差點瀕臨死亡的經驗鼓舞一離,千萬別氣餒、別擔憂,心圓的醫護團隊也全力守護一離

    聽著、聽著,一離的眼就瞇上了,我跟玉瓔繼續互動,從與孩子交心到定課與定力,玉瓔說:你們真的是很特別的組合,一離阿姨是我們照護過,最安靜、最安定的病人,她的家人對你如此的信任和放心,你跟她又有很相似的特質,不管是外相或舉止,我們團隊的伙伴都好喜歡來你們這一房,待一離阿姨的狀況再穩定些,來幫我們上些課好嗎,我還想建議醫院的呼吸照護中心,開這些課程,我們都好需要喔…。

    送出了第三張名片,聽玉瓔咀嚼著「嘸甘碼著甘、甘裡箇有嘸甘」,我的眼淚又要汨出來了,這一切,可是一離用她的鉅痛換來的啊!


    人籟萬千 / 生命教育

       

上一篇:嘉義失憶的「民主」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屏東糖廠吃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