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或許為了提昇監察院低迷許久的存在感高鳳仙等監委日前以「性平教材內容觸法」(精確地說,是教師手冊),內容包含「性交、墮胎、使用保險套等過程」等「違法內容」,糾正教育部。

    性平教育內容自然包含性教育,性教育的內容不談性行為如何開始結束,不談結束可能會遇到的後果(懷孕或性病)、可以怎麼處理,是要談什麼?縱使法律禁止 16 歲以下青少年發生性關係,難不成青少年就這樣乖乖等到 16 歲以後才會做愛嗎?少男少女們到了生日當天,就能自動了解安全性行為是什麼嗎?

    實證調查戳破了監委們的幻想:青少年第一次發生關係的平均年齡已經提早到16歲(根據晏涵文之調查),未成年懷孕案例或性病感染年齡下降也佐證了這結果。因此,在這時間點之前,教導少男少女安全性行為、性行為的可能後果,不正是保護他們的最實際的方式?國外的禁欲教育、國內對性隻字不提的教育,早就已經證明全然無效、背反人性。青少年性教育跟CPR一樣:我們不希望用得上,但是事情發生時就可以保護他人、保護自己。

    最後,幾本書根本是教師手冊,不是給學生閱讀的教材,老師自然可以依據教學專業決定對學生教授的內容。而且,縱使教學內容提到性、保險套、男男性行為等,依據最保守的釋字617號解釋,出於教育、醫學、學術目的,稱不上猥褻,有老師輔導更非危害兒少身心健康之虞。監委立功心切,卻連標的都搞錯,只會讓人覺得監察院跟盲腸一樣,不但無用,發言/炎時更是禍害,不如割去。

    原文刊登於:性教育還要被耽誤多久 (高世軒)

    延伸閱讀:性別平等教材觸法 監院糾正教育部


    兩性關係 / 教育現場

       

上一篇:漢字最好全面羅馬字化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觀念理解勝於計算速度





作者其他文章

該作者無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