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在國民黨祭出最嚴厲的黨紀全力固票的情況下,倒閣案鎩羽而歸乃屬意料中事,9.2趴的馬意再度成功依靠這部恐龍憲法控制了國會。一切回到原點,除了監聽、洩密、關說等事主將繼續硬抝外,危險的是,馬設定的歷史進程將開始以置台灣於險境的法案鋪陳,成為馬王爾虞我詐交換的籌碼。無法想像這樣的憲政設計,竟能讓一個在內政上因無能而完全跛腳的總統,跳過台灣海峽,朝其國慶文告裡兩岸無國界的統一大夢躍進,而在野黨卻也只能無效杯葛。

    在馬總統發動政爭之初,從中研院黃國昌教授臉書上看到一句警語:「我們有的只是一部憲法,沒有憲政主義(What we have now is a Constitution, without Constitutionalism)」,這是截自一位烏干達人權律師剛好發表在九月中的一篇短文。

    烏干達建國僅50年,恐怖統治與內戰不斷,目前行憲的憲法頒布不到20年,軍頭與政客毫無自限權力的傳統,至憲法被任意玩弄踐踏,作者感慨烏干達空有一部憲法不能治國,惟有靠烏干達人民奮起,才能真正建立起憲政主義的精神

    文章講的是遠在千里之外黑暗大陸深處的烏干達,但反觀國內政爭,讀來卻令人久久不能釋懷。比起烏干達,國人大概十之八九自認高人一等。但,真的嗎?馬王政爭未艾,倒閣不成後這部殘缺的憲法將繼續束之高閣,不屑一顧者有之,冷嘲熱諷者有之,主張撕掉重寫者有之,但對倒閣這唯一僅存稍有實踐可能的制衡機制,不但被主要政治人忽略,還被一再誤用、誤解。

    的確,比起各界興致勃勃地討論馬王鬥的陰謀論,能嚴肅討論倒閣的評論不但少,還過分簡化,往往以一種機械式的計算冒充理性,以一種敗北主義的無為冒充溫和,更無視支點於何處卻奢言未來掌控全局。

    稍有憲政常識的人便知,馬的鬥爭手段已是足以改變國體的政變,與希特勒製造的國會縱火事件無異,而所引發的憲政危機,豈是兩個戴草帽的蠟像人皮笑肉不笑握握手就能一筆勾消?但我們一再看到的場景是,黨紀一出,民代變部隊,表決永遠一翻兩瞪眼,馬江體制憑空得到一年保固。這個國會、這個司法、乃至於這部憲法,這整個憲政分立的體制,我們已無可期待,監察院長還公開指導立法院動用警察權,那麼,要擋服貿、馬習會、投降協議,恐怕只能喚起80年代衝破戒嚴的精神,靠公民全面的街頭運動了!

    是有幸,也是不幸,我們和烏干達的人民來到同一個起點,台烏的人民一起奮鬥吧!

    原文刊登於:烏干達的台灣憲政與憲法

    延伸閱讀:

    Jacqueline Asiimwe ─ Uganda: Only The People Can Stop The Desecration Of Our Constitution


    國際視野 / 自由平等、憲政民主

       

上一篇:馬江集團的「大是大非」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最後一封給新竹市政府的公開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