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馬王之鬥外觀是馬總統小題大做,乘機剷除黨內政敵王金平,而所引發的府與三院大混戰,實則已是一場企圖非法改變國體的流產政變

    但這次政爭所展現的問題,恐怕不只在馬總統,他犯的錯輕易可見,違法監聽、不顧權力分立、不知社會反馬氛圍、錯估輿論等,但除了這些技術性的問題,馬總統與站在他對立面的反對黨,乃至於不少意見領袖,恐怕還有更深層的文化問題。

    倒不是關說、越權這些道德層次的問題,而是完全缺乏依憲政邏輯解決紛爭的憲政主義精神

    瞻前顧後坐失良機

    多少年來,我們對《憲法》敲敲打打加了些增修條文,基本上是我國民主化以來憲政運作的架構。但修憲的動機往往是為了要做一件當時認為政治正確的事,如國會全面改選、總統直選等,卻嚴重忽略《憲法》不只是規範權力產生的過程,它還必須提供解決衝突的機制。

    為人詬病的不只是修憲每每夾帶當權者的擴權條文,更嚴重的問題是,增修條文中固然也寫進了如罷免、彈劾、倒閣等,類似民主先進國家的辦法,卻在門檻上的設定讓這些辦法形同具文。

    由於現實上的困難,無法養成在野黨循憲政邏輯來制裁執政者的習慣,一個廉價的藉口就是門檻過高,無能為力。去年明知王金平固票滴水不漏,卻故意力推倒閣,要給陳冲難看。也就是說,這些大張旗鼓的罷免、彈劾、倒閣都只是作秀,並無實踐上的意義。弔詭的是,比陳冲惡劣十倍的江宜樺與馬連手大演鍘王記,舉國譁然,意外地開啟了成功倒閣的機會,民進黨卻瞻前顧後,坐失良機。

    不敢倒閣自曝弱點

    原本在野聯盟只要趁馬王殺紅了眼之時,確實掌握12名國民黨倒戈的立委,將能制伏馬政府。倒閣通過後江宜樺必須下台,至少重挫馬黨內威信,不但新閣揆人選挑動國民黨內權力傾軋,還須尋求在野黨同意,否則在野聯盟掌握連續倒閣的利器,不受一年限制。如果馬總統敢解散國會,套用民進黨蘇主席的話(不管是不是真心):求之不得,將是有史以來泛綠陣營首次有可能過半。競選過程也將是全面的批馬運動。由於新國會任期要重算,總統大選與立委選舉也可順利脫鉤。

    很可惜,一堆綠營國師東算西算,自以為理性,實則連工具理性都有問題。倒閣的構想要等政爭三星期後才被動回應,進入綠營中樞的思維。如今馬王互示善意,王已坐穩主席台,倒閣的機會已失。我們不得不懷疑民進黨的窘境是根本找不到國民黨12票支持,甚至在野聯盟的45票都無法鞏固,提出倒閣只是自曝弱點。

    令人感慨,國會已全面改選超過20年,民進黨也成立27年,我們有政黨輪替,但我們的政黨政治還沒開始;而平常只知罵《憲法》窒礙難行,真要實踐,算盤打得比誰都快,我們有的也只是一部《憲法》,不是憲政主義。

    原文刊登於:民進黨難道只有政治算盤


    國家靈魂 / 好國好民

       

上一篇:多行不義必自斃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無良炒地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