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博愛路下的秘密通道,是用人民稅金養的,最早是緊急用途,後來為府方與軍方人員往來之便,絕未設想有一天要提供給在位元首藉以避人耳目到北檢第四辦公室去接受偵訊所用。馬英九,讓這條密道增生了這被濫用的不值,這,又留下紀錄。

    總統走密道,不能光明正大,不是單一事件,五年來,反映在許多黨政要事的操持上,與民主國家強調的決策透明、多元參與,徹底背道而馳。總統讓總長在颱風夜到官邸報告黨內與在野政敵的個案,一開始就是下了密道。黃世銘說他是把司法最黑暗、醜陋的一面掀開來,主觀上黃想講的是關說;但是客觀情況顯示,他與一路重用他的主子,卻使用了國家機器中最黑暗、醜陋、而且違法的手段來達成他的特定目的。為此,總長必須付出代價,然全民亦不容許總統只以總長下台作為其引發毀憲亂紀風暴的停損點。

    密道作風,是全面的。就有國民黨前要員透露,敏感的黨產動支與處理,馬主席向來習慣是口諭,不留下白紙黑字。黨中央有無匯出鉅款到國外?競選費用的來去?刊登廣告有無退佣?若有,佣金到哪裡去了?連黨秘書長都無法與聞,不敢回答有或沒有。即知黨為尚黑的道理。

    參考前述模式的疑慮,當初立法原旨要來專辦總統與高官的總長與特偵組,不但雙方竟搞成過從甚密,而且當九月間,總統與總長已經挨告,兩個當事人還在密集通聯,到底口諭了什麼?北檢能不詳查嗎?同理可證,總長上任至今還有沒有接到更多的總統口諭?這些口諭有哪些類別?有沒有統計的集中趨勢?倘能一一釐清,即可知總統與全國檢察官最高長官之間,到底都在密道中幹什麼了。

    沒有違法,就不用擔心打開密道、公開口諭。用馬英九的邏輯來辦就對了。

     

    原文刊登於:馬英九決策密道

    延伸閱讀:總統府密道 扁曾說:馬要逃亡時用的


    歷史眼光 / 濫權瀆職

       
  • 馬英九說「不違法就不怕被監聽」,從今起,全民監聽馬總統如何?

上一篇:與民為敵才需攔鞋網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你對得起國家人民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