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雞排妹」本名鄭家純,去年因拍攝網路短片一夕爆紅。不到2年的時間內,剛滿20歲的她已在台灣、日本出了幾本寫真集,更經常在臉書粉絲頁上分享關於公共議題的看法,讓外界對於她的評價十分兩極。

    有人認為,她只不過是又一個賣弄青春肉體、有胸無腦的寫真女星,隨著美色與話題褪去後,終將消失在演藝泡沫中。然而,也有許多人對她真率敢言的姿態大為讚賞,認為她年紀輕輕就對許多「冷門」公共議題有獨到觀點,是美貌與智慧兼具的演藝新秀,未來發展不可限量。

    她究竟是「賣肉的雞排妹」還是「有腦的鄭家純」呢?也許,這個提問本身就不正確;我們何時才能接受一個年方雙十年華的女孩,可以既性感又聰明,既有娛樂貢獻又對公共議題保有熱情呢?

    為何對公益有熱情?

    我常說自己沒有星夢,但總是沒人相信,記者也不想寫這個。高中的時候媽媽過世,我心想低薪打工根本是在浪費時間,所以才跑去當模特兒。去年過年時,因為炸雞排影片爆紅,我意外地開始有一點名氣。

    那陣子有不少美少女、宅男女神在網路上把自己照片做成悠遊卡賣給粉絲,賺了不少錢。我看很多人為了支持社運、公益議題很辛苦,總得到街頭抗議,我覺得自己不缺錢,就突發奇想利用自己名氣,看能不能用自己的照片做公益,支持弱勢。

    當我說出這個想法時,有個廣告主還嘲笑我很天真。結果,那次我只是點點滑鼠,就在網路上賣出17,000多元的照片,後來我還自己到便利商店轉帳給聯合勸募,印象很深刻。這次的事情讓我更確定,一個人的名氣可以拿來發揮正面的影響力,之後會在粉絲頁張貼公共議題,也是出於一樣的原因。

    回想當初賣照片的事,是啦,如果現在突然出現個包子妹,跟我說她要賣照片做公益,我也會說她很白痴,但很多看來天真的事情,真的還是要做了才知道,我真的相當幸運。

    你的成長背景和個性有關嗎?

    我沒有童年。我爸爸是個有錢人,和媽媽離婚後得到了扶養權,但把我丟給大媽照顧。小時候寫暑假作業時,我總得自己瞎掰,說家人帶我去哪裡玩了。國中時有老師寫給我的評語是「脫韁野馬」,因為他覺得我根本無法受控制。後來有個醫生說,也許就是因為我從小沒有父母管教,反而培養出獨立思考的精神,和其他人都不一樣。

    18歲之後,我就自己一個人在外面生活到現在,雖然還是會和一些家人聯絡,但應該是處於離家出走狀態,我沒有和我爸說過話了。

    說起來我從小就不缺錢,也清楚錢可以做很多事情,但這反而讓我不是把錢看得很重,因為很多需要錢的人,反而都沒有受到幫助。我常在想,如果當初有人願意拿錢幫我媽,也許我就會有童年了。

    我沒有星夢,也不想發大財,但如果我現在有點名氣和錢,我會拿來幫人。

    這麼直率的個性會不會妨礙演藝工作?

    成為「雞排妹」爆紅後,雖然我的相關工作還不是太多,但總是有經紀約的人,算是進入演藝圈了。我當時的男朋友跟我說,我的個性太直了,應該要虛偽一點,不然無法在演藝圈生存,但我堅持要當自己。

    還是要說自己很幸運,因為經紀人不會干涉我的言行,證明不是非得虛偽才能在演藝圈生存。雖然我常說自己「在演藝圈沒朋友」,但實際上我在工作時,也不會感受到不友善的氣氛。

    我不是很在乎市場的問題。雖然出道沒多久我就到日本出了寫真集,但在那邊工作不開心,我也很直接表達出來,結果就被覺得耍大牌了。在台灣,我想當馬克杯就能當馬克杯,但在日本就會被強迫當玻璃杯,沒有人在乎你感受,因為你就是個商品罷了,我不喜歡。台灣的環境人道多了。

    還有就是現在每個人都看重的中國市場。我很堅持台灣是台灣,中國是中國,絕不是什麼大陸或內地,這可能影響我工作,但我不管。已經有太多善良正直的人,為了市場被迫低頭了,我覺得不是非那樣不可,在台灣我總能找到願意欣賞我的人,而我也相信中國有那樣的人。

    你會成為「社運人士」嗎?

    自從我開始在粉絲頁貼一些和大埔、水保法、動保、世大運選手村有關的訊息後,大家就開始用一些名詞套我,說我要變成「社運人士」了。其實我只是利用名氣散佈重要卻冷門的議題,希望大家多去關心,但不代表我自己會走上街頭,而且我的工作對我有很多拉扯。再說去現場只會讓議題失焦,而且我不認為有多少粉絲會因為想看我就到現場,那沒有幫助。

    之前有粉絲跟我說,他在臉書上貼了水源保護區要被開發的新聞,結果沒朋友要轉,但我貼同一則新聞後,他就看到朋友開始轉貼,這代表很多人會因為我貼新聞而分享。

    也許很多人是抱著「連雞排妹都分享了,我怎麼可以不分享」,或者「連她都能搞懂這議題了,我怎麼能不懂」的心情在轉貼訊息,但我覺得沒關係,訊息被看見是比較重要的。

    有人批評我貼性感照談社會正義,整個就很跳TONE,或者說我要炒新聞,但我覺得這是一種吸睛的方式,總之我的訊息傳達出去了,而且我自己喜歡這種違和感。還有就是我的「一天一粒」影片,也會用聊天的方式談公共議題,因為我覺得大家喜歡用聽的,勝過花時間讀報導。

    怎麼看待現在的台灣社會?

    雖然還是有熱心的人存在,但整體來說,我時常覺得台灣人很冷漠。即便如此,我還是得把握自己能自由說話的時候,努力把真話說出來,不然難道要等變成像陳光誠一樣時,才知道要覺悟嗎?

    我覺得和我同輩的人普遍沒有學習氣氛,我自己念職校時,學校也沒有提供太多學習機會。還有就是酸民文化,大家不喜歡談公益,不想花時間瞭解公共議題,卻很愛看別人的八卦醜聞,這也批評那也要酸,說穿了就是在發洩,我想是因為大家都過得不開心,錢不夠用,整個社會都在倒退。

    前陣子有人在網路上發文章,質疑大家都在罵國家,但實際上自己到底為國家做過什麼事情來,結果引發一陣圍剿。我覺得這種質疑當然很傷人,但也是事實,因為多數人確實沒有為社會做過什麼事情。

    你自己最重視的議題是什麼?

    之前有香港媒體專訪我,其中一個問題是要我對苗栗大埔強拆事件發表看法,我當場就把那個問題刪掉,說我不回答個案問題,但我支持大家應該有上街抗爭喊「拆政府」的權利,這是公民社會很重要的指標。

    我曾經改編德國牧師 Martin Niemoller 的格言,寫說:「當北極熊互相殘殺的時候,我保持沉默;我不是北極熊。當某個公司倒閉欠薪的時候,我保持沉默;我不是那些員工。當某恐龍法官發病的時候,我沒有抗議;我不是受害者。當核四問題爆發的時候,我保持沉默;我沒有感覺。當哪一天核災的時候,已經沒有人能救我了

    你知道嗎,我絕對不想讓「沒有人能替我說話了」,或「我已經不能說什麼了」這種事情發生,所以要趁「我還能說」的時候,不停地說。

    原文刊登於:「天真」雞排妹敢做敢說愛公益


    公民意識 / 公民行動

       

上一篇:不信正義無法伸張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我的失望不是普通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