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上車後,那布問了司機大哥的名:你跟葉啓田有關係嗎?你叫做葉啓能欸。(我幫他取一下好叫的名字,就叫能哥)能哥說,沒有啦。

    接著問我們從哪來的,要去哪裡表演。

    那布從我們要唱遍全臺灣為反核開始和能哥聊開了,他是彰化人,來臺北19年了,就算許多不能接受的,為了生活還是必須妥協。

    從古亭出發,還繞去拿我們借放在公館的東西,接著前往大稻埕思劇場。

    能哥幫著那布把我們又重又多的行李和琴都卸下,巴奈和我還坐在後坐找不到能哥的跳錶機,啊,沒有亮數字,我們下車找能哥問他是不是忘記按跳錶了?要多少錢呢?

    能哥假裝很忙地看著我們的行李,還是逃不過我們等著他公布車費的眼神,便害羞地還搖搖手:免啦。

    留我們三個人同時停下手邊的動作,一起傻眼,再一起感動。

    我問能不能讓我拍個照,能哥很帥的墨鏡說:麥啦,哇拍謝。

    接著能哥火速開車離開,留我們三個人在原地拿著琴。

    我捕捉到一些能哥的畫面,謝謝他給的感動,謝謝他的溫暖。

    臺灣,真的很美吧。

     

     

    原文刊登於:臉書非核家園臺灣五十場巡迴演出

    延伸閱讀:「給孩子們,非核家園」歌手巴奈50場反核巡迴開唱


    永續生存 / 綠色科技

       

無上一篇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中國是廖亦武的夢魘





作者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