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今日最難過......剛剛收到外電最新消息,諾貝爾文學得主--愛爾蘭詩人Seamus Heaney去世。

    好多年的時間,他因為健康關係都沒有公開活動,直到前幾年他身體稍復,幾次少數公開演講中曾來到新堡和我們學校,我參與了兩次他的活動,他在我心底的印記因此繼續深烙,包括他國家認同的經歷以及作為人的高度。我在新堡參與文人作家活動裡,看過最熱烈場合的,就屬Heaney,市政廳近千人場地滿滿的,大家是那麼珍惜他。現在,他真的在我心中住下來了。

    他寫了一首名為「來自良心共和國」From the Republic of Conscience的詩。他說,我們都是良心共和國的公民,你如果來到共和國,接受了它的正式認可,並決定受委為大使的話,那麼就一輩子任職,無能歇息了........

    愛爾蘭應該全國都震驚哀悼,英國應當如是,雖然英國一直很想要把生於北愛的Heaney當英國人。但Heaney始終堅持他是愛爾蘭人,後來他也為了他的國族認同,而舉家遷往愛爾蘭的都柏林。並且公開他的主張:他認為英國應該放了北愛。(http://www.bbc.co.uk/news/uk-northern-ireland-23895582 

    以下是陳黎、張芬齡的譯文

    來自良心共和國(From the Republic of Conscience

    1
    當我降落在良心共和國的時候,
    引擎熄火之後,四下無聲,
    我聽到飛機跑道上方麻鷸的叫聲。

    在入境處,一名年長的職員
    自手織的外衣取出皮夾子
    把我祖父的照片拿給我看。

    海關的女士要我說出
    用以治療喑啞、避開邪眼的
    傳統的口訣和咒語。

    沒有腳夫,沒有通譯,沒有計程車。
    你自負重擔,很快地
    你倚仗特權的症狀不見了。

    2
    在那裡霧是駭人的凶兆但閃電
    拼讀出宇宙的美善,而父母們在雷雨中
    把襁褓中的嬰兒懸掛在樹上。

    鹽是他們珍貴的礦石。海貝殼
    於誕生和葬禮時依附耳邊。
    一切墨水和顏料的元素是海水。

    他們神聖的象徵是傳統造型的船:
    船帆是耳朵,船桅是傾斜的筆,
    船身成嘴形,龍骨是睜開的眼睛。

    在就職典禮上,人民的領導者
    必須宣誓擁護不成文法律並且哭泣
    以示為自己厚顏追求官職請罪
    ——

    並且表明他們堅信一切生命源自
    淚水中的鹽份──那是天神夢見自己的
    孤寂綿綿無期後落下的淚。

    3
    我自儉樸的共和國歸來,
    兩袖清風,海關的女士
    堅稱我的津貼就是我自己。

    老人起身,注視我的臉龐,
    他說那是正式的認可,
    如今我已具有雙重國籍。

    他因此希望我回去後
    以他們的代表自居,
    用我的母語代他們發言。

    他們的大使館,他說,無所不在,
    但獨立作業,並且
    所有的大使都永遠不會被免職。

    原文刊登於:幸佳慧臉書


    國家靈魂 / 好國好民

       

上一篇:「熱線接觸」騷擾家人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選吃好麵包





作者其他文章

該作者無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