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1986年,流亡海外的許信良降落桃園機場,憲警與群眾激烈衝突;1988年,農民北上請願,警棍石塊齊飛,台北街頭從入夜打到天亮。兩次慘烈衝突都因採訪而躬逢其盛,兩相比較,大埔事件的抗爭溫和多了,連丟漆都刻意挑容易清洗的材料,即使這麼「體貼」,人民仍遭政府騷擾。

    像聲援大埔事件的「樂團人街頭陣線」發言人林羿含,就遭警察直搗她家,向家人指她被「列管」;可議的是,林羿含是成年人,也不是通緝犯,且列管只是警察的行政手段,就算警方要「熱線接觸」也應接觸她本人,怎能騷擾她家人?有相同遭遇者不少,這是國家機器恣意妄為地侵犯人權,違憲!

    政府對付公民,手法和白色恐怖時代沒什麼兩樣,騷擾你家人,讓他們因擔心而勸阻你,逼你從街頭退回家庭。

    和捷克前總統瓦茨拉夫‧哈維爾生前遭遇很像,台灣公民同遭拘捕,面臨牢災,但他們所實踐的,只是哈維爾主張的「人人憑自己的良心說真話」而已。哈維爾遭共黨政府以「顛覆共和國」名義下獄,也因不斷批判政府而遭警拘留,他一生爭取言論自由,雖遭共產政權壓制,終成偉大領袖,獲國際尊崇,今天的台灣公民只是見賢思齊。

    《紐約時報》社論提到,無論是捷克或其它世界,都因有了哈維爾而變得更美好。我們要說,由於擁有優質而勇敢的公民,台灣因而變得更堅強。

    原文刊登於:勿用白色恐怖對付公民

    延伸閱讀:暴力的條件:潑漆、靜坐、丟蛋、砸店


    公民意識 / 公民行動

       

上一篇:廖亦武筆下的當代中國亂象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良心共和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