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槍桿子出政權,歷代帝王都有深刻體會,因為軍權不穩,政權就不穩。詞人韋瀚章在「長恨歌清唱劇」中的「六軍不發無奈何」一闕中,以「怨君王沒個主張,寵信了楊丞相;怨君王沒個主張,墮落了溫柔鄉」痛貶了曾經中興唐室的唐玄宗。

    有妻如周美青,相信馬皇不敢墮落溫柔鄉;台灣丞相姓江,姓楊的部長也已下了台,但是「君王沒個主張」,卻幾已成了全民共識,連一個軍中人事都會搞得朝野動盪,昔有五日京兆,如今成了六日部長。

    周美青過去常扮救火隊,你不會忘記,大選謝票日,是誰用手壓著馬皇的頭,向全民鞠躬?視察莫拉克風災,一路被災民罵,又是誰以一個個貼心貼面的擁抱,分擔了災民的愁與苦;聆聽颱風報告,竟然打瞌睡,又是誰以一句:「以後早點睡。」四兩撥千斤呢?

    無用的男人捅了樓子,往往只得靠妻子出面緩頰,但是政府偷拆大埔人家的房子,你要周美青去握誰的手?國軍聯手坑殺了弟兄,你要周美青如何去抱洪媽媽或洪姊姊?連洪仲丘舅舅都不認識,周美青是不是要沒常識的老公回家多看電視?

    台灣的媽媽們組織了媽媽監督核電廠聯盟,今天,「爸爸非核陣線」也要成立了,白衫軍問馬英九:「你敢有聽著咱的歌?」其實不也同樣問著周美青


    原文刊登於: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13/new/aug/8/today-f1.htm


    公民意識 / 信息倫理

       

上一篇:軍法官不宜轉司法官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公民行動的主體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