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昨日自由時報刊登「醫院應不敢濫用實習護士」一文,文中對許多醫界現況僅就法令層面解釋,並未描述實務狀況,最後甚至將護理人員的缺乏解釋為現代人不耐吃苦,身為前醫事人員,且親人也多位擔任醫事人員,實有必要提出說明。 醫院濫用實習生早不是新聞,不只護理師,各科的實習人員都被大量濫用。濫用的根源並不在於人力缺乏,而是健保制度本身設計就有問題。 舉例來說,過往無健保時代,復健科的治療師,每日工作量約十多位患者,罕見超過20位,這是維持治療品質的底限(依治療內容不同會有變化),超過就難以維持治療品質。 但健保局現在給每位治療師每日三十多位患者的額度,每位患者治療時間短則一二十分鐘,長的要40分鐘,任何一位小學生都能算出來,一天根本不可能為這樣多患者提供完整服務。 所以,已經完全商業導向的台灣醫院,為了利用最少治療師的牌照向健保局申請每日最高給付量,便需要實習生。 美其名為實習,其實根本是用來協助正職人員賺取健保局最高給付的工具,實習人員根本不用「冒充」正職人員,而根本是光明正大的在執行各項業務,多年來均是如此,這也同時造成許多醫院為了怕學生不來實習,必須在分數上盡量討好實習生的荒唐狀況。 台灣健保制度極端壓榨醫師是個事實,但醫事人員普遍被醫師壓榨卻也是幾十年來的沈苛,延長實習年限的誘因本來就是為了要針對護士荒來個殺雞取卵的策略,但只要仔細想想,各醫院早就在對醫事人員做這種事情了,這次不過是明文化罷了啊! 大家不妨去問問看,台灣的醫療院所,現在開會的時候佔最多討論時間的是什麼議題,答案是「業績」,而且是勞力密集的工廠生產線式的業績,品質?申報量最多 的人最有品質,說穿了,醫療人員不過是高級作業員而已,ISO、標準化、大量生產才是現在醫院高層喜歡的,仁心仁術這種東西,大概只有廣告看板上面才有了。


    公民意識 / 自由平等、憲政民主

       

上一篇:法國老劇院與1998台灣都更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台灣人與中國人的糾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