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馬總統可不是笨蛋,施政固然無能,但權謀算計可是一流,競選期間用經濟發展來包裝他的兩岸政策,避開充滿菁英思維的國族認同,最後更不惜發動台商如王雪紅背書,粗糙但有效。

    只是,選後以經濟幻想為基礎的兩岸關係無以為繼,中國的讓利圖窮匕見,惡果將至。馬總統深知,如想在兩岸議題上繼續得分,勢必得編織一個新的政治幻想,來取代已經破滅的經濟幻想,而第一步就是說服民進黨加入由中國做莊的賭局。

    民眾未必不知馬政府的算盤,等民進黨下定離手,一定加碼通吃,但民進黨與其菁英卻躍躍欲試。正如馬總統一心想要「歷史定位」,民進黨菁英的問題也是不願去思考民眾的「小」事情,總要把自己投射在所謂的歷史轉捩點上;整天想著千秋大業,造成民進黨捨近求遠,不以解決國內事務為優先,卻絞盡腦汁要去解開這道無解的兩岸魔咒,不但白費力氣,還徒增黨內紛爭

    但,民主政治負責的對象從來不是歷史,而是人民。民眾關心的是每天要面對的食衣住行育樂,而讓民眾生活每況愈下的是政府無能、人民無權、貪官污吏橫行、司法不公、分配不均、議事不彰、黨政不分。年金問題讓老無所終,失業問題讓壯無所用,教育問題讓幼無所長,房價、健保、油電、核四、證所稅等等,族繁不及備載,豈只鰥寡孤獨廢疾者?而是全民皆無所養!這一籮筐的問題,哪個和兩岸有關?

    不可否認,中國因素的確讓我國的國際處境充滿憂慮,但過猶不及,這個憂慮不該成為菁英的盲點,忽略必須優先處理的國內事務。何況,外交本來就是內政的延伸,如果我們捨本逐末,以為兩岸是一切問題的癥結,而不思建立一套健全的憲政機制來制衡,不管總統的意識形態是統是獨,當他想暴衝獨斷時,誰能制住他?


    歷史眼光 / 歷史人文

       

上一篇:如果當時吉田服從命令…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撤退中的台灣民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