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大概是八年前,帶著一群美國好友到台灣,從北到南四處旅遊還去了最南端的墾丁。朋友們對台灣的風土人情外加美食大為讚賞,但趴趴走的過程中,朋友淡淡的說了一句令人印象深刻的話︰「在台灣如果你是老人家或身體殘障的人,日子大概很難過。」

    朋友意指的是騎樓高低不平的路面到處可見,誇張一點甚至像上下樓一樣。或者,許多店家將自己的生意如小吃攤或機車行,大剌剌的擴張到照理說是公共用地,惡霸一點的乾脆把兩面通道也圍起來據為己有。

    這麼多年來一直無法忘記這句話。雖然朋友說時態度誠懇,也沒有不屑的表情,但當時自己的感覺是慚愧的。尤其是每次回台灣就會勾起這個回憶,而且坦白說,台灣的「硬體」建設也許不斷推陳出新,但在公德心和尊重人權的「軟體」上,朋友說的一點也沒錯,我們的社會對弱勢的人民確實是既殘忍又刻薄。

    也因此,每每聽到「台灣人最善良、有人情味」這句話,不由自主會心虛、會胃底一陣緊縮。如果我們是善良的,為何家園將被徵收拆除的大埔四戶人家是「不講理」,而責備抗議陳情的人家是「在電視上裝可憐」的劉政鴻,卻搖身一變成為「委屈的地方父母官」?如果我們是善良的,這個害死大埔阿嬤的劉政鴻,怎麼會是五星的「四連霸」縣長

    不過最搞笑的還是大埔里長鄭文進。他帶領30多名被徵收戶和地主開記者會,不僅揚言要是這四戶不拆,就換他們走上街頭,並拍桌怒罵:「不然辦里民公投,看是同意拆的人多,還是不拆的人多?」鄭里長真愛說笑,台灣有的是半吊子的民主,除了「賭博」以外,哪來的地方性公投可投?更何況,若公投過了就可拆,那就來個全國公投決定要不要拆鄭里長的家吧!這種多數決的暴力,根本是假民主之名,行違憲和侵害基本人權之實。

    以過去五年來馬政府主政下的經驗來看,大埔這四戶居民的前景是悲觀的。光憑這句「先溝通再強拆,依法行政立場不變」,劉政鴻確實是深得馬英九真傳的愛徒。更可笑的是當外界質疑吳敦義時,他不但否認承諾跳票,為了說明應變的重要,還特別舉例說︰「爸爸砍你時不跑嗎?

    能讓白海豚轉彎的白賊義果真語不驚人死不休,而且還是一針見血。台灣人,政府砍你時不跑嗎?馬政府和阿共仔簽署的「貿服協議」,不就像一把架在台灣人頸上的大斧頭嗎? 

    問題是,萬一你是弱勢的台灣人,又能往哪裡跑?


    參考新聞︰

    1. 劉政鴻:大埔4屋必拆
    2.
    劉政鴻動氣:政府被妖魔化同意戶看不下去
    3.
    政策跳票?吳敦義:爸爸砍你時不跑嗎?
    4.
    劉政鴻:先溝通再強拆依法行政立場不變


    公平正義 / 土地、居住正義

       

上一篇:當我們屈服於恐懼…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堅信Local is Global的李國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