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在屏風表演班,看到工作人員離開時,都會打卡,這倒是我第一次看到表演團體這麼做。「國修有卡嗎?」我問。「他當然有,他也打卡。」我聽了其實有點感傷,我這個愛打卡的天才朋友,相信在天國,也會跟上帝要張卡來打。) 

    「國修好走」文章出來之後,截至今天上午八點,有119,711人上來看過。 

    對於老友,當年答應國修夫婦總有一天會做的事,我很驕傲地說,我做到了。 

    週三下午,收到國修一名弟子的簡訊,寥寥數語,不過我很欣慰。「光遠叔,您《國修好走》一文,讓我非常激動,這真是他所在意,卻從未公開聲明的事!連《暗戀桃花源》都是國修的點子!昨天與紀盃還聊到這些事。」喔,對了,簡訊裡的紀盃,就是紀蔚然,在我的劇作家朋友裡,他們在創作上是頂尖的兩人。 

    其實,國修、蔚然跟我還曾經在1997年符昌鋒導的電影《絕地反擊》裡一塊露面過,在那部由蔚然編劇的黑色喜劇電影裡,我是(嗯,有點不好意思)男主角,國修以黑道大哥裝扮客串一角,蔚然則是在片尾希區考克似地露了個臉,講了一長串幾乎要他老命的台詞(take很多次,沒有一次台詞是一樣的)。

    昨晚得空,於是前往位於木柵的屏風表演班向國修上炷香鞠個躬,之後,與國修的幾位弟子聊了聊他們與國修相處之事。國修的團隊因為做喜劇的多,所以與我挺合的,要不是國修的病,前兩年屏風還幾乎要與給我報報合作玩戲,當時都談得挺細節了。 

    聊天一聊就是幾個鐘頭,話題當然會扯到那個姓賴的夢想家。將近午夜離開時,我從這幾位年輕演員、編導那裡得知一個國修曾經做過的結論,而這結論與我昨天在文章裡講的完全一樣:《夢想家》這本子,絕對是賴寫的,而且應該是他非常驕傲的「創作」,這還真的要恭喜他。 

    昨天跟今天,好幾位記者來電問「那一夜,我們說相聲」之事,我因為有些家事待處理,無法面談,不過在電話裡跟記者們講的一個大概念是,台灣這些年來,文化圈、娛樂圈許多仗勢欺人、胡作非為的事,我因為在圈子裡,知道得很多。金溥聰馬英九掌權之後,以他們兩人為中心的一堆混帳王八蛋(真的王八蛋,不是金馬「密友」之一的嚴凱泰講的那種王八蛋)越來越囂張,身為文化人,身為評論者,如果我們都噤若寒蟬,台灣的文化國力、娛樂國力,總有一天被這些混帳王八蛋鯨吞蠶食吃乾抹盡。 

    讓混帳王八蛋得逞?先過我這一關吧!!!


     

    老友國修走了,於我而言最遺憾的事,就是2011年剛與他談好合作事,就因為他突發的病情全案打住。  

    國修在創作上的成就,大家有目共睹,今天在這裡,我必須再為他豐富的作品集加上一筆,就是被賴聲川擺進他《賴聲川:劇場1》的〈那一夜,我們說相聲〉。其實大家都知道〈那一夜,我們說相聲〉是國修與李立群兩個人編出來的,可是這個叫做賴聲川的,就是有臉把劇本佔為己有,在《賴聲川:劇場1》的405頁「首演資料」中,大辣辣地將「編劇」的資料寫成「賴聲川主持之集體即興創作」,然後才再列一行「參與創作:李立群、李國修」。 

    有回,國修與王月在我這裡吃飯,聊著聊著,我提到〈那一夜,我們說相聲〉這麼精彩的本子,編劇怎麼會是「賴聲川主持之集體即興創作」,而真正的編劇國修跟立群僅是「參與創作」,問完,大家都很有默契地笑了,因為不止這個本子,厚厚四大冊《賴聲川:劇場1、2、3、4》裡頭16齣戲,每齣戲的「編劇」,都是「賴聲川主持之集體即興創作」。 

    其實早在上個世紀,我就對賴聲川這種下三濫作為極為不齒。1999年《賴聲川:劇場1、2、3、4》出版,當時我還是中國時報「娛樂週報」的主編,因為在報系身兼好幾個工作,就把編務交給同事,自己並不太過問。有天發現怎麼這套書的出版新聞,竟然成為娛樂週報的頭版頭,於是跟負責的同仁電話了將近兩小時,跟她講為什麼我不同意一個根本不懂編劇,只會剽竊別人智慧結晶的人,有權利出版這麼一套聲稱自己是「作者」的劇本集。 

    在夢想家弊案爆發之後(喔,對了,這個爛劇的「編劇」確定是賴聲川沒錯),我因為批判賴聲川很兇,他一狀把我告上法院,罪名為「毀損名譽」,其中就包括我批他剽竊別人創作成果這件事。不過,今(2013)年1月31日檢察官不起訴處分書裡,倒是把我在部落格裡的文字「賴聲川是我所知道的劇場人裡頭最不會給別人credit的一個痞子」列入不起訴的內容之一。 

    國修永遠離開創作圈了,馬英九在總統臉書上讚揚李國修對台灣的貢獻,看了頗覺諷刺,因為我知道國修的屏風表演班經營得很辛苦,可是馬英九親朋好友圈子裡的那個賴聲川,一齣戲,而且是齣爛戲,就浪費我們納稅人兩億多,一批混蛋兩個晚上燒掉分掉的錢,可以幫助多少個屏風表演班啊? 

    想起「賴聲川主持之集體即興創作」這說法,只能說,不該離開戲劇創作的國修走了,而真正應該永遠離開戲劇創作的「賴聲川主持之集體貪婪腐敗」之徒,卻還賴在那裡。


    原文刊登於:http://whiteeyeishere.blogspot.tw/2013/07/blog-post_3.html


    國家靈魂 / 歷史人文

       

上一篇:藍綠兩黨都傾中?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拒絕給恐懼綁架的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