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雖然陳光誠先生是外國人,但馬英九先生或許可以考慮找他當台灣的親善大使。

    過去五年來,馬政府不斷的喃喃自語「提高台灣的國際能見度」,還愛標榜國民黨最有「國際觀」,從聽障奧運到花博到世大運等等動輒天價的大型活動,每每如曇花一現,數百億新台幣在短期內就消失匿跡。若與12年國教「排富」半天才省25億元比較,讓人不禁要懷疑,整個馬政府裡難道沒有人知道如何打算盤?台灣人民繳稅養這麼多公務員又是何苦來哉?

    也許有人會質疑在下,是否忘了吃藥還是吃錯藥?陳光誠又不是獨派的,而且他還表示支持「一國兩制」。當然如果您愛看統媒,就會發現聯合報立刻喜孜孜的用這樣的標題〈中國盲人維權律師陳光誠獨已過時〉,藉以強調「台獨」的顧人怨。但陳光誠的談話有其完整的邏輯;他表示自決權已經被規範於聯合國的兩個人權公約中,而且他的「一國兩制」還有兩前提,一是由人民決定,而非當權者;另一個則是制度要是活的、可改變的,不是死的

    另一個之所以可以「接受」陳先生發言的重要因素,其實就是因為他是外國人。陳光誠不是民進黨,他不能參與台灣的選舉,也不用訴求我的這一票。只要他的底線是尊重台灣民意和基本人權,我自認沒有必要對他大呼小叫;因為多一位對抗中共霸權的盟友總比多一個敵人要好。

    也因此,多年來只要有中國朋友強調他們也支持「台獨」時,我們的回答向來不變︰「你不需要支持台獨,你只要尊重人權和住民自決,台灣將來的命運應該由住在那塊土地上的人民來決定。」

    事實上,陳光誠過去幾天的發言和媒體的對話,勾起了本人十幾年前和一位中國留學生的一段交談記憶。這位也在美國念研究所的中國學生,和在下同屬一個系所但不同老闆,而且實驗室也不算是比鄰而居。所以既然本人的額頭上沒有刻了「台獨」兩字,到現在我還不明瞭為何他會突然在1996年阿共仔射飛彈的期間對我說︰「拜託你們不要台獨啦,我們還是很期待哪天中華民國可以回大陸統一全中國,把民主制度帶回中國的!」

    雖然對方是很誠懇的態度,但當下我還是忍不住,噗呲一聲就笑了。不是想潑他的冷水,但我給對方的解釋如下︰

    第一、台灣人民當然支持中國人爭取人權和民主。但你不得不考慮幅員的限制;要一個36千平方公尺的國家和兩千多萬的人口去「拯救」那麼大的中國?我們要面對現實,這是阿婆仔生子啦。

    第二、台灣現有的自由和民主制度通通不是中華民國給的,更不是中國國民黨心甘情願放手的。我們之所以有言論自由和總統直選的權利,全是來自民主的前輩犧牲自己甚至家庭的幸福所得。到現在全球最長的軍事戒嚴還是台灣的記錄,就是中國國民黨政府搞出來的。所以你期待這個和中國共產黨半斤八兩的爛黨回去解放中國,一定會失望的。

    可以想見的是,這位中國留學生是把台灣歸屬於「華人」的社會,和陳光誠的想法類似;所以陳先生才會在台灣演說時表示︰「台灣證明華人也能民主。」

    基本上我只認同自己是台灣人,討厭這個在英文中是模棱兩可的「華人」字眼。但台灣社會中的人民對認同有很複雜的組合,而且如果我們主張國家的組成和血緣或族群無關,在同一塊土地上,若有人自認是「華人」但希望台灣是主權獨立的國家,並認同住民自決,又有何不可?

    言歸正傳,回到文章的第一句話。

    陳光誠先生的特定發言也許刺耳,但他的邏輯並沒有矛盾,也沒有搖擺不定。他抵達台灣也不過幾天,「台灣的國際能見度」果真大幅成長,三天內就有一百多則相關的英文報導,而且不是那種中央社發的英文稿,然後沒有任何人採用的訊息都是華郵、紐約時報、時代雜誌、BBC、英國金融時報、美聯社路透社等等知名的媒體。

    不過真正的重點是絕大多數都是對台灣做了正面的報導。例如,「陳光誠讚揚台灣的民主」、「陳談天安門事件和台灣民主做對比」、「體驗台灣民主的美好」、「中國應以台灣民主為模範」等等。

    其中,美聯社25日的報導,也特別提及了台灣國會向來有名的「全武行」。但針對朝野立委的肢體衝突,陳光誠表示︰「寧可在立法院推搡(擠),也不要坦克開上大街、開上廣場」;他又說在自由民主世界表達抗議是基本權利,只有獨裁者才會少見多怪。這樣的說法是一百分,也同時凸顯了台灣社會一些矯情的言論和思考方式;例如對馬政府「依法」迫害人民的事端不以為意,但對勞工為了基本的生存權做出激烈抗爭時,卻還敢說嘴「叫火車壓過去」臥軌的人民

    多年來一直有不少國際媒體會「嘲笑」台灣國會的衝突,甚至只有立委打架時我們才會在美國電視上看到台灣的消息。在台灣,許多假惺惺的人甚至以此將民進黨和其他在野黨貼上「暴力黨」的標籤;完全沒有想到台灣國會的生態一直是掌握在中國國民黨的手中,也從來不會記得「美牛瘦肉精」是誰叫他們吃的?「核四拼裝車」是誰要他們開的?

    事實上,身為綠營的支持者,又有多少人能夠如此精闢的為弱勢的民進黨和台聯捍衛?所以若要票選陳光誠台灣之旅的貢獻,這一句被諸多國際媒體大量轉載的「寧可在立法院推擠,也不要坦克上大街"It's still better to have shoving in the legislature than to have tanks rolling in the streets"」,絕對是我個人的選擇,因為它立刻點明了台灣和中國最大的差別。

    陳光誠也強調台灣人應該要看清中共的顏色,表示問題的關鍵就在中共的獨裁政權「連我都知道,何況你們這些明眼人」。

    不論你同不同意陳先生的發言,他這句話也點出了台灣人民最嚴重的盲點。近幾年來絕大多數的台灣人民不願和中國統一,有六成七的人民自認是台灣人而非中國人(2009年研考會民調),甚至在平日對馬政府的無能和腐敗呼天搶地。然而只要選舉一到,老是有過半數的人民執意要投票給和中共麻吉麻吉的中國國民黨。坦白說,這些台灣人豈只是眼盲和心盲而已,根本就是置自己和下一代於死地的腦死行為。

    原文刊登於
    http://tw.myblog.yahoo.com/tottoro-meowmeowmeow/article?mid=8404


    國際視野 / 好國好民

       

上一篇:沒公道就沒「公」視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確定是肛門息肉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