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美國國安局(NSA)僱員史諾登,在香港揭露NSA對全球網路通訊監聽的「稜鏡計劃」,掀起美國社會一陣討論,華盛頓對此也展開檢討。有趣的是,自由派對此並無火力全開,也不盡然只是對歐巴馬總統護短,而是史諾登至今除讓美國難堪,並沒有說出什麼真正新鮮的事。倒是保守陣營內部的看法分歧,在國家安全與個人隱私之間猶豫不決。

    史諾登的行為所凸顯的是政府部門的管理漏洞。很難想像以史諾登的學經歷,竟要處理可能涉及國安的第一手資料,還可輕易下載,這才是美國主流輿論關注的重點。

    怪的是國內的反應,若只是以理想主義觀點抨擊政府藉現代科技對公民生活的滲透,尚可言之成理,但若以中國觀點訕笑美國出糗,卻坐視中國以現代網路搭起的新鐵幕,全面監控自己的異議人士,那就錯亂之至

    當我們以表面價值抨擊美國NSA的全球監控計劃時,我們的政府對網路安全與網路自由的認知又是什麼?繼日前境外封網引起網友不滿後,NCC再度閉門造車,準備大修《電信法》。一旦通過,我國電信基礎建設的敏感參數將處於透明狀態,等於讓我國網路安全門戶大開,各單位官員都以為不可。

    網路公安比「稜鏡計劃」恐怖千百倍

    但新法又對網路言論自由設下撒手鐧,授權行政部門向業者索取用戶資料,跳過法律程序,得以主觀判斷內容是否危害社會,逕行移除或封網。較之於美國NSA嚴格限制於反恐業務,權力之大、對網民之害,何止千百倍?完全是警總復活,與中國網路公安何異? 

    我們過猶不及地大玩《個資法》,卻由一群我們無從信任的人來經手敏感個資。民間業界的人員無法掌控只是一部分問題,我們還有一群自負輕狂的司法人員,國家給他們能依法對任何人監聽、錄音、跟監的權力,上至總統,下至你我,卻無從節制。

    我們要慶檢調獨立,打擊犯罪人人平等;還是憂慮哪天我們也出個史諾登,在權力與責任失衡的煎熬下,握著總統的通聯紀錄,跑到香港控訴我們是警察國家?


    國際視野 / 信息倫理

       

上一篇:北投公園的買春者銅像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重典反而加重酒駕英雄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