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婦女投票權」是上世紀女權運動的指標,挪威女人享有這項權利的歷史,至今年六月已邁入第一百年,於此之際,挪威女權主義者大舉借用荷蘭學界提出的一份報告,聲稱挪威是繼瑞典之後,另一個進入高度女性化(feminine)的社會,然而早自二十世紀七零年代,挪威即有文獻,承認自己舉國上下無不充斥著女性價值觀,時至今日,挪威女人當然不光只以投票權為滿足。

    當今政界,挪威女性國會議員長期占有近四成的席位,內閣中擁有半數的女性閣員並不稀奇,乃至所謂「陽剛部會」──國防部,也可有女部長領軍,私人公司企業裡的女性董事人數比例(平均達四成),亦堪稱世界之最.挪威女性主義者在追求兩性平等的同時,她們其實也大舉改造了挪威男人

    於是,這個國家便出現了長達12周的父親育兒假,休假期間還能同時支領全薪,爸爸們因此可以在無後顧之憂下放手操持家務,其他歐洲國家,如英國、德國、意大利雖然各有類似法令制度,但當地父親實際使用育兒假的比例,平均還不到三成,反觀挪威,十個挪威父親,就有九位願意請假在家照顧小孩。緊鄰挪威的俄羅斯,因父親必須扮演家中主要經濟支柱,小孩子於是全都交給媽媽,今天在奧斯陸街頭推著嬰兒車的,很多是挪威爸爸,關於這點,俄羅斯男人始終覺得那有辱男性雄風。

    但假如我們以為挪威之所以成為「高度女性化社會」,是因為挪威男人的睾酮素不足,進而導致了他們的行為、興趣和肢體語言全盤女性化,那將是誤會一場。挪威男人實際上在這個國家仍從事著許多相對危險的事業,舉凡開戰鬥機、出海捕魚、在險惡的北海油田上鑽井,這些職場依舊是陽盛陰衰,關鍵在於他們擁有不同的價值思考,對於生活排序的輕重緩急,和父權社會下的男性大異其趣。一如奧斯陸大學教授海森Dag O. Hessen)所言,比起居於墨西哥、澳洲和奧地利的男人,挪威男人顯然比較容易對人表達出關懷和同情,且少有自滿、自負的一面,畢竟衡量一位斯堪地納維亞男人成功與否,還得看他樂不樂於花時間和小孩共處,並非只專注於他的財富和事業成就

    從歷史上看,挪威人長期生活在唯有依靠合作才能存活的惡劣環境(土壤貧脊、海象險惡),培育出他們代代相傳不以競爭為習的基因,以互助為氛圍的社會,而後衍生出平等精神,甚且早在維京時代,他們即有無分男女尊卑的觀念,挪威女權百年來順利開展,同樣是在平等主義的邏輯下獲得充足的養分,每個人都可以看到自己在社會中恰如其分的角色,加以不曾豢養出少數貴族特權階級,然後彼此能夠公平對待,遇到外來壓力,總能一致對外,社會內部便很少陷入你爭我奪、吵成一團

    英國學者威奇森Richard Wilkinson)和彼凱特Kate Pickett)曾合寫了一部何謂平等社會的專書,他們的發現是,凡能實踐平等精神的社會,幾乎就是幸福、繁榮社會的同義詞。德高望重的前麻省理工大學教授霍夫斯泰德Hofstede),更早之前曾對「女性文化國家」有過以下描述,他說:這些國家多是強調以福利照顧弱勢,窮人相對較少,人民政治意識傾向中間偏左,且習慣以對話和妥協解決爭端,另一個特點是,民眾比較願意相信政府。兼以這幾位大師級人物的觀點,挪威社會正是依順這些理路發展而來,從群體分工刺激出平等主義,再藉此塑造出具有「女性化特質」的思維,如此一來,主導挪威國家發展的「女性文化」,內在意涵,就不只有女人當家這件事而已。

    美國是不折不扣陽剛味濃郁的國家,當它面臨911恐怖攻擊事件,動用大規模的武力還手報復,便是他們唯一想得出解決問題的答案。2011年夏天,挪威發生722屠殺事件,挪威人則以滿城的玫瑰花和寧靜,彼此撫慰度過難關,典型陰柔國家的反應。自古以來背載著女性化社會氣息,反而是讓挪威這個命運多舛的小國愈發堅強。

    我們似乎長期誤解了女性化社會的表徵,以為把男人全搞得娘娘腔就是最後結局,原來除了馬基維利式的思考之外,人類的腦袋裡其實還裝著其他意想不到的智慧。話說回來,假如一個國家的女人和男人一樣,皆受父權色彩中的男子氣概左右,那麼,儘管她們有機會在不同領域嶄露頭角,恐怕也無從創造以平等、互助為本質的遊戲規則。

    挪威甫慶祝了「婦女投票權百年紀念日」,過去一個世紀,女權意識抬頭確實為這個國家帶來很大的改變,但它其實也提醒了我們,一個國家的政治、社會文化,並不會因為大幅調整「性別比例」,就自然出現新局,至於充斥「女性價值」的社會,也與「脆弱」沒有關係。


    國際視野 / 世代正義

       
  • http://www3.weforum.org/docs/WEF_NR_GlobalGenderGapReport_2012_CN.pdf

    世界經濟論壇第七年發佈的《2012 年全球性別差距報告》顯示,北歐國家排名領先,前 10 名中還是歐洲國家居多,其中冰島排名第一,其在教育表現和政治參與方面的總體分值最高,後面依次是芬蘭挪威瑞典愛爾蘭,再後面是丹麥(第7名)和瑞士(第10名)。比較令人意外的是菲律賓排名第8名、尼加拉瓜9名。

    作者提到德高望重的前「麻省理工學院」教授霍夫斯泰德Geert Hofstede),資訊有誤。霍夫斯泰德不曾與美國麻省理工大學沾上邊,他是荷蘭格羅寧根大學(Groningen University)社會人文學博士,在荷蘭馬斯特里赫特大學(Maastricht University)擔任組織人類學和國際管理學教授,1993年,75歲正式退休。專長是比較文化構面的模型。1980年因出版《文化的效應》(Culture’s Consequences)一書奠下學術地位,1991年,出版《文化與組織:心理的軟體》(Culture and Organizations: Software of the Mind)。

上一篇:法媒報導西藏殖民 記者受中國威脅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文化是控制或迷惑或施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