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菲律賓警衛隊射殺小琉球漁民洪石城事件,在外交談判觸礁後,張力愈形緊繃。上位者挾權力以令政策制裁,企業主高分貝捍衛國格,小市民同仇敵愾,怒氣無處發洩,各地爆出菲勞被毆、宿舍被砸等零星衝突。於是,從中央到地方官員紛紛呼籲理性,勿遷怒菲勞;港都檢警忙調閱監視器,超高效率揪出動手的青少年,在媒體鏡頭前達成二造和解,以展現台灣警方協助菲勞的人情味;假日的移工聚集區,SNG車聚焦加強巡邏的警車,以展現政府「保護菲勞」的決心;同時間,內政部長喝斥仇菲謠言,祭出網路警察,警告若散播不實報導會有刑事責任...。

    這一切,無不是深恐壞了國際形象,讓台灣從被害人成為加害者。

    被害的是被菲律賓公務船射殺的台灣漁工,長期遭遇海上勒索,至今討不回公道。他們在台灣漁業政策放任長年濫捕與不當開發下,別無出路,沿海漁產枯竭,只能貸款購船,被迫一再冒險越域捕撈。在漁權與海權不明的大海中,多年來犧牲的何只洪石城一人。

    被害的是被台灣政策帶頭打壓的移工,長工時低工資,承擔種族及階級的雙重歧視。他們也是菲國貪腐政權下的失業工人,為謀求生計不得不借錢繳交高額仲介費,遠赴海外打工。在台灣不得自由轉換雇主等歧視性的外勞政策下,宛若奴工,猝死傷殘不計其數。

    台灣漁民和菲籍勞工,都是雙方無能政府的受害人。

    看過廣大興號45顆彈孔的人,都會對菲國政府睜眼說瞎話的謊言憤恨難平。「外侮當前,一致對外」似成社會共識。

    「菲律賓」作為一個國家稱號,是抽象的,愈抽象、去實體化的符號,愈容易被國族主義操弄成仇恨情緒的投射。台灣政府在國際社會的孤立、弱勢,過去二十年來卻因為擁有移工輸入權,動輒以「凍結」懲罰那些不正視台灣主權的國家,以作為外交失利的反擊手段。外勞外交,藍綠執政都戰績輝煌。如此因循已久,對台灣社會也起了上行下效作用,不論是一時激憤的便當店老板,或港都毆打移工(是不是菲律賓人真的不重要)的青少年,政治人物都難辭其咎,憑什麼此時還出來指責民眾非理性、亂遷怒?

    相對來說,「菲律賓人」在台灣,進入具體的人與人的互動交流,是有過程、有脈絡、有跡可尋的:她是照顧阿公的麗莎,是和台灣漁民出海就長達月餘才返航的阿伯特,是嫁給巷口早餐店兒子的大肚子瑞亞………..在日常生活的相處中,菲勞與本勞不乏彼此善待,相互幫忙,或者家庭內菲傭與阿公阿嬤建立的深厚情誼,也真實存在於台灣各個角落。不會受盲目的「仇非」言論起舞。

    行政院宣佈凍結菲勞時,工總、商總率六大工商團體立即表示全力支持,「一切以國家為重」。工總理事長許勝雄甚且說,此次菲律賓捅了大婁子,必須付出代價(我簡直以為他接著要說捐款給海軍,為油資預算不足加碼,以利常態性派軍艦護漁)。不到數日,台菲關係仍緊張,同一批人又與江宜樺院長會面,直接要求逐年降低雇主的勞保保費分攤比,以及修法大幅降低證所稅的二大訴求。國難當頭,工商大老怎麼還念茲在茲數年後的保費問題呢?

    國族主義陷阱何其多,不管是自願被吃豆腐的「中華民族抗菲」,還是巴著美國作主的「台灣人不是好欺負的」,並無以掩蓋內部矛盾。政客與財團都各有利害算計,配合宣誓愛國容易,要犧牲自身利益則萬萬不肯。企業界向來視非技術性移工為降低成本的工具,凍結菲勞換越勞印勞,換人如換物,薪水一樣低就好。若今日台灣軍艦護漁而遭到東南亞相鄰海域抵抗,必要為了國家尊嚴而全面凍結移工,恐怕第一個大呼小叫的就是工總商總。國格又算什麼!

    相對受害的,其實是二萬多名聘用菲傭的台灣雇主,照護工作富含細膩的情感勞動,關係建立不易,好不容彼此適應了,又不得展延續聘,只能自行承擔變數與空窗。至於那些本已簽訂契約預計來台的菲勞,面對的是仲介貸款的負債深淵,及徒勞的長時間耗損。以政治手段高壓防堵遷移,導致逃跑等扭曲困境,最終還是由跨國移工自身付出更高昂的代價來償還!

    企業主「配合」國家政策如此爽快,但實質付出什麼代價?六大工商團體坐擁資本,若要嚴懲菲國政府,應主動號召台商撤回在菲律賓的投資產業,以宣示主權受到本土資本強力支持。台灣作為菲律賓第十大投資來源國,最大的利器不是懲罰弱勢菲勞,而是全面撤出資本,包括工總理事長許勝雄擔任集團總裁的金仁寶科技公司,目前在菲國特區有數條生產線及新的增資案,都應該放棄免稅優惠的特區待遇,立即停止投資。否則,台灣企業主一手投資「敵國」,另一手卻要求減免對本勞的退休保費,如何也說不通。

    1929年出版的日本小說「蟹工船」裡,漁工們在冰天凍地的北海,由受賄的日本海軍驅逐艦護送,冒險潛進俄國領海捕蟹。工人們在國族主義的激勵下,認為所有辛苦都為了服務一個更強大的國家,自覺受到軍事保護而感動不已,含淚遠眺掛著日本國旗的軍艦離去。但最終當工人們因不願冒險賣命而發動罷工時,卻受到日本海軍無情的鎮壓。

    強國的美夢,如果只是軍事擴張結合資本主義的奴役形式,工人終究是一無所有洪石城的家人說得精準,他的犧牲若有意義,就是要喚醒政府正視台灣漁業的海權、漁權問題,還給漁民與海洋生態共存的長久生計。若沒有相對應的內部反省與改變,「共禦外侮」也只是掩蓋真相的麻醉劑而已。


    國家主權 / 信息倫理

       

上一篇:包圍中國的安倍外交學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中國因素入侵台灣新聞





作者其他文章

該作者無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