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先來一段有關牛油和竹竿的報導。 

    「......警方可是費盡心思,想到既不會傷到民眾又能辨識逮人的方法。

    法寶一就是在大水槍裡裝牛油噴灑在拒馬上,能夠阻擾抗議民眾推倒拒馬,還可將牛油射向滋事民眾身上,方便員警辨識滋事份子逮人;法寶二就是準備了長竹竿,如果滋擾份子企圖要推倒拒馬或是爬上拒馬,警方隨時用這支長竹竿,就能隔著拒馬阻擾滋事者。

    警方戒慎警戒、小心翼翼,目的就是為了要防堵抗議的民眾,做出不理性的抗議行為。」

    以上的報導並不是針對五月一日勞團在行政院與台北市中正一分局警察的竹竿衝突事故。

    這是2008年底,為了阿扁總統到特偵組應訊時,警方祭出的對策。

    事實上,從馬英九上台後,從陳雲林首度訪台以後,台灣警方的「心思」就是專注於防堵「暴民」的反抗。

    就在日前五一勞動節竹竿事端的隔天,台北市政府警察局發出新聞稿表示,勞工到行政院集會遊行禁制區和破壞警方阻材都是非法行為,所以警方已依法蒐證究責。內容並強調,「警方向來均基於尊重人民言論自由之立場,依據「保障合法、取締非法、防制暴力」之原則。」

    馬政府高層是否有授意已經不是討論的重點。2008年起,上揚唱片事件的李漢卿高升北市士林分局長;圓山飯店包圍事端後謝文傑高升嘉義市警察局長;沒收抗議氣球的何明洲高升大安分局長……等等更多馬政府對警方的鼓勵。

    有了這些因果關係,從此,警方當然是「自動自發」。

    2008年的時候,警方準備了兩支竹竿,到了2013年,警方準備了卅五支竹竿。

    中正一分局長方仰寧53日表示,「事先準備卅五支竹竿、包有塑膠套,希望不要傷到人;上面塗了牛油,避免民眾抓取。竿子只用來撥開抗議者拉扯拒馬。」

    市警局並承認:「員警使用竹竿的技巧與經驗不足,未來將力求精進。」

    也就是說,警方會勤加練習,以後用竹竿對付滋事人民的「技術」會更好一些。

    至於媒體的部份,針對五一勞動節「竹竿戳勞工」的報導,據Google搜尋的結果,平面媒體只有七則左右(以自由時報居多而且多家報紙都缺席);電視新聞也只見民視和中天稍有著墨。在整個事件中,唯一值得「欣慰」的是這次沒有媒體抱警察和政府的大腿說︰「警方戒慎警戒、小心翼翼,目的就是為了要防堵抗議的民眾,做出不理性的抗議行為。

    竹竿戳人民的故事當然只是冰山一角。兩年多前,苗栗縣政府以推土機剷平大埔農家的稻田時,也是靠警察擋下那些「不理性」的農民;在許多都更的計劃中,如士林文林苑和光華社區等等拆遷爭議中,政府一聲令下,警察就毫不留情的拉扯甚至毆打抗議的人民;而近日的苗栗苑裡民風車事件,當居民和聲援的學生圍坐在英華威風車工地時,警察卻將無暴力行為的學生銬上手銬帶回警局。

    然而,面對國家機器的暴力,多數台灣媒體不僅沒有盡責監督政府,甚至還成為當權者的傳聲器。這些媒體如果不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態度相向,就是有頭無尾或有力無氣的報導。

    當馬政府、警察、媒體這個「鐵三角」一個鼻孔出氣時,警察變成政府的「依法行政」的打手,多數媒體背後廣告資金最雄厚的大老闆就是政府,台灣的司法和勞權逐年退步也是不足為奇。也難怪勞委會的潘世偉,在拒絕與絕食長達九天的工人會面協商後,仍有臉說出「自己每天經過都有看」的一番話,而台灣人民的「幸福指數」也只能靠家裡的馬桶數來撐場面了。


    公平正義 / 公民行動

       

上一篇:以人權捍衛台灣生活方式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罪刑的自由心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