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一早起來發現這一則新聞。即時的反應竟然不是生氣,而是害怕。

    先是一陣加冷筍,然後是胃底的緊縮,好像突然有一隻手用力緊捏久久不放。

    在車諾比核災(1986426日)的27周年,在日本福島核災兩年之後,中國國民黨推動的核四公投案在立院闖關成功逕付二讀。

    本案由中國黨的立委李慶華領銜提出︰「你是否同意核四廠停止興建不得運轉?

    雖然還有一個月的協商,但提案大概會在中國黨的人數優勢下於五月底順利通過。預估,中選會應該可以在11月底或12月初舉行公投。

    台灣的公投案歷史上,由於高門檻的鳥籠法,至今沒有一次公投案成案過(澎湖和金門的公投並沒有遵行這個法律)。加上年底若舉行公投將是完全單獨的投票,既然沒有任何其他選舉合併進行,極可能會造成投票率偏低

    因此歷史若重演,此案將流產,則結論為「台灣人民不同意核四廠停止興建不得運轉」。

    如果超過半數選民投票,但只要沒有450多萬人同意停建核四,結論還是「台灣人民不同意核四廠停止興建不得運轉」。

    念起來很拗口嗎?負負得正的結果就是「台灣人民同意核四廠繼續興建和運轉」。

    這也就是為何中國黨會堅持以「停建核四」而不是「續建核四」命題的主因。

    屆時,在原能會主委蔡春鴻口中是「先天不良、後天失調」的核四拼裝車,就可以在台灣人民的「民意支持」下正式起動。

    經濟部今年初的報告指出,台電預計20142月向原能會申請裝填燃料棒,7月裝填,201510月正式商轉。 事實上,核四廠裡已經有872束全新的燃料棒在儲存池裡等著「民意」的加持。

    核四距離我們有7000多英哩,超過一萬公里之遠。但這個公投案的通過讓我們為台灣憂心,也為我們的親朋好友害怕不已。

    福島核災兩年後,日本東北地區仍然是一個重災區。一百萬名撤離居民中仍有三分之一的災民住在臨時住所中。核電廠周圍的禁區大概40年後依舊是禁區。

    但比起失去家園和一生積蓄還更糟糕的,就是他們從此生活於恐懼之中;害怕自己和家人患癌症的風險提高(而且恐怕要許多年以後才知道),怕生活永遠不能恢復正常,連每天日常生活中簡單的問題也是恐懼的來源。水可以喝嗎?那個蘋果有沒有汙染?甚至,那一塊生日蛋糕安全嗎?

    這是發生於去年秋天,一對日本的年輕夫婦野村賢治和愛子Nomura Kenji & Aiko)的故事。為了慶祝愛子的35歲生日,在郵局工作的賢治決定給她一個驚喜。回家的路上他買了一個他能找到的最大的蛋糕,上面全是奶油和粉紅色玫瑰的裝飾。

    回到家時賢治臉上有掩不住的笑容,然而愛子事後回憶著說︰「我無法控制自己,當我看到蛋糕時的第一句話,就是奶油是安全的嗎?」

    311
    以來,野村家就避免買東北區域內生產的奶製品和其他食品。賢治當時承認他忘了檢查這些奶油是哪裡來的;賢治說應該沒問題的啦,並懇求愛子吃一點點,就這一次吧。但愛子拒絕了,也不肯讓兩個女兒吃。所以賢治一個人在沉默中拿起叉子,把整個蛋糕吃光。這一對夫妻後來有兩天沒有交談。

    事實上,愛子的憂慮確實有所本。截至20132月,日本已經測試了133千名福島的孩童,發現42%有異常的甲狀腺囊腫。 其中有3個癌症病例已經被證實,另外還有7個孩子是疑似的病例。

    「我們不可能從核能事故完全恢復的,每滿一週年,我們就會想,今年會不會是我們女兒得病的年?」賢治愛子的兩個女兒分別是3歲的野村櫻15個月的野村琴。沒錯,福島的核能反應爐爆炸時,野村愛子當時是懷孕五個禮拜。

    愛子對訪問她的英國記者表示,她很生氣政府和東京電力公司的欺騙,她也很生氣自己和其他人與福島核電的勾結。她說︰「我們都有責任。我們都投票贊成核能廠的建成,只因為我們都期待核能廠所帶來的物質上的利益。

    只剩一個月了,估計核四公投最快將於528日完成二讀程序。一旦送交中選會審查,台灣的命運和兩千三百萬的台灣人民,將很快和「中研院正副院長四人都表態不支持」的核能四廠綑綁在一起。


    公民意識 / 綠色科技

       

上一篇:保固期屆滿前談罷馬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未同意不嫁就得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