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何青衣採訪蘭嶼青年魯邁

    Q:近年回家鄉蘭嶼,有何變化?

    A:我從小在蘭嶼長大。蘭嶼人口外流嚴重,教育機會匱乏,高中畢業後我跟多數蘭嶼年輕人一樣,為增加競爭力踏上台灣本島求學。

    畢業後我在台北工作,做過水電工、接管線等大樓機電工程,月入4到5萬,扣除伙食、房租等開銷,能存的薪水有限。母親年紀大了,達悟族的文化認為土地荒廢象徵人已不在,所以父親過世後我承接家中土地,於6年前回蘭嶼做旅行業。蘭嶼每年3到10月為旅遊旺季,其他時間我就到台灣進修。

    蘭嶼達悟族約4000多人,蘭嶼的核廢料貯存場從1982年啟用,一直使用到1996年,才有學術單位關心核廢料帶來的異常狀況。在達悟族文化中,族人不能靠近病人,因為核廢料對族人造成危害,我感覺近年怪病越來越多,身邊罹癌人數增加。

    癌症高居蘭嶼頭號死因

    Q:蘭嶼罹癌狀況?

    A:根據蘭嶼衛生所統計,1994年到1997年蘭嶼民眾死因第一位為心肺衰竭、老邁跟呼吸衰竭;1998年起第一大死因變敗血症;1999年起癌症穩坐冠軍直到今日。短短幾年,惡性腫瘤就躍居蘭嶼第一大死因

    台電及原能會過去在蘭嶼以興建魚罐頭工廠為名,謊騙族人興建核廢料貯存場,之後一桶一桶的核廢料運到蘭嶼貯存,我父親過去在核廢料貯存場做過吊運工作,8年前因胃癌過世。蘭嶼多風、多雨、濕度高,核廢桶更易老舊鏽蝕,釋出輻射線的風險很高。為了更替核廢桶,核廢料檢整工程的承包商僱用蘭嶼在地人搬運,每梯次人力約需30到40名。部落就業機會少,隔壁村的親戚4、5年前做過核廢料檢整工程,也因癌症辭世。

    近10萬桶核廢料在我的家鄉像顆巨大的不定時炸彈,最早的已放了30年之久。近兩年蘭嶼已發布兩次海嘯警報,而核廢料貯存場距離海岸不到50公尺。

    前年,我們當地青年成立「蘭嶼青年行動聯盟」,積極表達核廢料遷出蘭嶼的訴求,我也是聯盟一份子。達悟族世居這塊土地,30年來,沒用到半度核電,卻為全台2300萬人承受了30年的核廢料。

    日本櫻美林大學中國地域研究教授中生勝美及首都大學健康福祉學部放射線學科準教授加藤洋,在福島核災發生後,帶著輻射偵測儀器抵達蘭嶼,在多處地點檢測到遠高於台電提供的輻射劑量數值,令族人心生恐懼。

    國家人民的良知能喚醒?

    蘭嶼是我的家,為了捍衛生存,蘭嶼青年近年前往總統府、行政院、經濟部、凱道等地表達訴求,盼將裝滿核廢料的黃色罐頭遷出蘭嶼,還給我們乾淨的家園。30年來歷經3度政黨輪替,蘭嶼人的心聲卻始終沒人聽到,難道要等到達悟族滅絕,才能喚醒國家人民的良知


    永續生存 / 綠色科技

       

上一篇:司法像皇帝的貞操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沒知識兼沒衛生」的文化





作者其他文章

該作者無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