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聽到中國廣東為了控制H7N9禽流感,而將12萬隻鴿子放進塑膠袋後活埋的消息,著實難過了一陣子。如果是為了怕疫情擴大,這些撲殺行動或許是必要的;但事實上,真正的因素是禽鳥銷售受嚴重影響,鴿農無法負擔高昂的飼料費用,只好出此下策。看到這樣怵目驚心的執行方法,不免會想到飄浮在上海黃浦江的萬頭死豬,以及四川南河河道所發現的千隻死鴨。

    中國確實已經成為世界第二大的經濟體,「拼經濟」也許早就是中國的全民運動。只不過「繁榮」的背後所付出的代價,到底值不值得?更何況代價的受害者,多半還是一般的弱勢人民,對主政者或大老闆們沒什麼實質傷害。因為拼經濟,中國地圖上的河流在過去20年來已經乾枯消失了一半。因為拼經濟,已經有呼吸道的疾病名稱是以北京命名。而華爾街日報剛出爐的一份報導,就是有關許多外國汽車廠的中高級主管申請離開的主因︰〈為何離開北京?為了呼吸〉。更不用提三聚氰胺毒奶、地溝油、瘦肉精豬肉中毒、含重金屬的中國米等等數不清的食品汙染事件,在在都顯示著「沒良心」的經濟行為有多麼的可悲和可怕。 

    事實上,中國之所以變成全球流行性傳染病的大宗輸出國,主因也是來自這種量化的「經濟掛帥」的觀念。這個國家不僅人口密集,從流行病學的角度來看,許多風俗習慣讓中國成為一個致命的病毒跳躍物種的溫床。人民經常住在他們所吃的動物附近,所以豬、人類、和水鳥混合的環境,就成了讓流感病毒很快樂的實驗場所。 

    加上人民對傳染疾病的認識不足或觀念錯誤,那種為了省錢而隨意丟棄動物死屍的習慣,更是控制傳染病的殺手。至於中國政府習慣性隱匿初期的疫情,也都是流行病學最害怕的觸媒。 

    難怪20世紀中兩個最嚴重的流感大流行(1957年和1968年),就是由中國開始的;而21世紀至今最可怕的流行病就是2003年爆發的SARS(嚴重急性呼吸系統綜合症),以及多年前始於香港的H5N1禽流感,也是出自中國。

    有關H7N9禽流感的疫情,過去幾天除了一位7歲的小女孩成為北京第一個確診的病例,最新的狀況則是一個已經證實被H7N9病毒感染,但沒有顯現任何臨床症狀的4歲男孩,據說是家裡向鄰居也就是發病小女孩的家庭買了雞。之所以發現這個例子,是因為北京衛生單位測試了那些和小女孩有過接觸的人而得知。醫院目前持續在觀察小男孩,注意他是不是會出現症狀, 

    小男孩的感染是一個很重要的發現。它表示由H7N9引起的疾病,不僅限於重病的症狀。可能有輕微的病例,甚至沒有症狀;所以也許病毒沒有想像中的致命。相反的,連人類也有輕微或沒有症狀的情況下,這會讓追踪更加困難。

    到目前為止,從最早的三個死亡病例得到的新型H7N9病毒的基因序列顯示,病毒是禽流感的「三重重組」病毒。因為病毒的不穩定,流感病毒學家認為H7N9可能還在與其他病毒株交換基因,所以大家對將來病毒的突變和發展也不敢下斷言。就像《路透社》最近的一則新聞標題,基因的交換重組讓H7N9禽流感病毒變成跟打靶一樣,而且靶標是不斷的在移動。 

    人類記載的歷史上,全球至今最嚴重的流感大流行就是發生於1918年的「西班牙流感」。據科學家的研究發現,當時造成超過50萬人死亡的這個病毒,就是禽流感病毒因為基因的交換和突變,而最後變成能夠有效的在人類中傳播。也因此,全球都為了中國不斷擴大的疫情而戰戰兢兢。

    《華爾街日報》昨日的另一則新聞指出,浙江湖州市的活禽批發市場變得很安靜,因為當地規模最大養雞公司在上週五撲殺了230萬隻雞,損失為9000萬元人民幣。撲殺的理由跟大家害怕禽流感而不吃雞肉有直接的關係,市場的工作人員說︰「雞肉現在比芹菜還便宜。」 

    結論︰我們當然可以為了「拼經濟」而想盡各種藉口來美化自己的行為和選擇。只不過自然界向來是很無情的,人類對它的傷害和濫取,它都會很誠實的回報給我們。

    參考新聞︰

    1. Analysis: Gene swapping makes new China bird flu a moving target

    2. Vigilance in Asia Increases As New Bird Flu Spreads


    永續生存 / 世代正義

       

上一篇:宮廷鬥爭工具從來不缺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讀史才有正常國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