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任何人應該都會同意,一輛汽車的擋風玻璃比後視鏡的尺寸大上幾十倍是想當然耳的設計。畢竟,從行車安全的觀點,察看車後狀況當然重要,但比起我們需要專注在迎面而來的交通,兩者之間的時間差仍是天壤之別。

    同理可推,與其不斷後悔過去所犯的錯誤或沒有達成的目標,今天和明天更應當是被重視和努力的機會。

    然而,這並不代表我們可以拆掉後視鏡;或者更糟糕的,就是乾脆用深色膠帶將鏡面貼起來,然後卻自欺欺人強調車子的後視鏡功能無礙。

    不幸的是,這正是我們對台灣歷史的態度;兩千三百萬的台灣人民搭乘的是一輛沒有「後視鏡」的車。至少,這個國家有超過半數的公民,對於中國國民黨在上世紀的所作所為,不論是在台灣這塊土地上所造成的悲劇,還是在戰敗逃離中國之前的腐敗和魚肉鄉民都不以為意。

    「不要只會往後看啦,台灣要向前行!」這是最典型的口號。特別是在談到228的屠殺鎮壓、世界紀錄的戒嚴統治、和白色恐怖的世代時,中國國民黨人或其支持者就會把社會的轉型正義和活在過去劃上等號

    「馬英九和國民黨不也道過歉了嗎?!人又不是他殺的,現在的國民黨已經和以前不一樣了。」這樣的說法,也是一些搞不清楚真相或刻意混肴視聽的人士最常見的藉口。

    然而我們的社會卻忽略了,馬先生也許可以大談228的歷史教育或把受難者放在嘴邊,然而他也年年祭拜獨裁者並為他心頭上的兩蔣流淚,他更在去年進一步指示中研院要「重新研究」並公布228事件的「史實」。至於中國國民黨這個賊仔黨,直到他們把不義的黨產還給台灣人民之前,沒有吐錢和服刑的強盜,又有什麼資格談洗心革面的機會?更不遑說台灣的歷史中充滿了受害者,但加害者不僅沒有為任何罪行付出代價,甚至和藏鏡人一樣沒有公諸於世。

    兩天前的228前夕,在看完〈牽阮的手〉紀錄片之後,表情沉重的老公嘆息著說道﹕「這麼多人的生命和犧牲,結果台灣都沒變,還在原地踏步!」當然,說什麼都沒改變是言過其實了,但台灣確實沒有真正面對並矯正過去歷史的錯誤,而「轉型正義」也早已淪為口號而非社會多數的基本共識﹔我們也許有直選總統和政府公職人員的權利,但一部世界罕見的鳥籠〈公投法〉卻是阻擋人民實施直接民權的絆腳石﹔對許多人而言,228頂多是日曆上的一個「國定假日」,而鄭南榕或陳文成教授等人的名字,也只是一個似曾相識的感覺。也因此,我們的社會可以接受中正廟的存在,繼續膜拜世界殺人榜上有名的獨裁者,但台灣大學卻拒絕為陳教授設一個簡單的紀念碑而國立成功大學也在學生和教師多年奔走和連署的努力下,終於於今年的19日,在解嚴25多年之後,才移除了校園中蔣介石的銅像。我們真的已經是一個民主國家嗎?

    〈牽阮的手〉記錄的是田爸爸和田媽媽(田朝明醫師以及田孟淑女士)的一生,他們的愛情故事用可歌可泣來形容真是一點也不為過。尤其是七十多歲的田媽媽,不斷的對久病臥床的田爸爸叫 HONEY(甜心),讓人不禁會在淚光中愛上這一對古錐的老人家。但更令人感佩和動容的,是他們兩人的一心和一輩子為臺灣民主運動投注的無怨無悔。當田爸爸為了自己沒有跟其他民運人士一樣被抓走、被判入獄,而責備他自己做得還不夠時,我們除了熱淚盈眶之外還有萬分的羞愧。如果不是因為這對夫婦以及許多像他們一樣熱情的民主前輩,《刑法一百條》可能還在掌控台灣人民的思想,而今天的我們也不會有這一丁點的言論自由和發掘歷史的機會。

    〈牽阮的手〉不僅片裡有令人心酸沸騰的情節,連片外也是感人至深的濃烈感情。莊益增先生和顏蘭權女士寧願以新台幣300萬元和公視解約,也不願對台灣的歷史真相動刀﹔結果這對多年來以鏡頭訴說台灣草根故事的兩位導演,還得抵押屏東老家的農地,投入5年之久的時間來完成這部紀錄片。

    田爸爸和田媽媽近一甲子的牽手扶持和不變的情愛令人難忘。無數放棄自己家庭幸福甚至生命,只為了追求台灣民主、自由、和人權的勇者更讓人無限感恩。而顏蘭權莊益增導演對影片和真相的熱情也令人感佩不已,因為他們對守護歷史的堅持,〈牽阮的手〉才可能成為台灣的一面明亮的後視鏡。


    國家靈魂 / 好國好民

       
  • 站長的話:

    原文刊登於http://tw.myblog.yahoo.com/tottoro-meowmeowmeow/article?mid=7553

    原標題是台灣的後視鏡〈牽阮的手〉觀後感

    標題改為有後視鏡的痛》,強調看後視鏡是必要的,不能嫌麻煩、不能怕痛、不能心不在焉、虛晃一下「台灣只要向前行,不要只會往後看!」代表台灣人很怕過去過不去,很怕越往後看越不接受過去,其實只有認真往後看,才能學習、才知所進退。後視鏡匆匆一瞥是不安全的,急著向前行或倒車都可能失控或出事。向過去學習才不會活在過去,懂得愛才能活出過去。

上一篇:不能發聲的「第一夫人」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吳淑珍有公務員身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