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當談及大部分社會問題的解決辦法時,「教育」彷彿是個萬能key,例如面對毒品荼毒青年的問題,我們必須透過教育下一代吸毒的禍害,以免他們受朋輩影響,沉淪毒海;面對就業的問題,我們必須透過教育讓下一代獲得知識,使知識成為資本,讓他們獲得工作並邁向上層社會階級。面對港人對性小眾文化的誤解和缺乏包容的氣候,良好的教育制度配套無疑能各學生推廣性小眾文化,然而,現今香港教育持份者的狹隘視野無助包容性小眾文化,令「恐同」氣氛蔓延。

    宗教辦學團體對性/別討論的壓抑

    根據香港中學概覽,2012-13年度四百多間中學中,146間屬基督教學校、88間屬天主教學校,合共佔中學總數的五成。筆者曾就讀沒有宗教背景的官立中學和由佛教團體辦學的中學,學校和老師對性文化的論述甚少,面對同學對性文化的提問,老師都只是輕輕帶過。有宗教背景的辦學團體,對性文化的論述和推廣更見保守:

    根據梁碧琪(2006)在一所天主教女校任教並推廣愛滋教育的經驗,該所學校透過宣揚異性戀主義、提倡家庭的價值來實踐性教育,例如老師不斷向學生傳遞「同性戀是罪,不為學校及教會所容」訊息,亦不容學生發表任何與天主教教會的價值和立場不相符的意見,同學間的親密會被懷疑為同性戀行為,會受到校方的監控,甚至處罰。

    青春少年少女常處於對自我價值和取向的迷思和與社會的割裂當中,學校不但剝削同學對性/別和性文化的討論空間,更針對稍有偏離主流文化的行為作出嚴密監控和處罰,如此壓抑的教學空間和狹隘的視野完全無助學生認識性文化,更遑論讓學生學習在多元性文化的社會自處。

    性教育活動的不足

    據筆者經驗,在學校舉辦性教育講座大概分為兩個階段──初中及高中。於初中時性教育的講座的內容針對兩性生理上性徵,社工提供大量不同性病病人的圖片,藉此警告我們不要進行性行為,否則會染上性病;性教育講座亦談及踏入青春期針對「性行為」在兩性關係中的迷思,大概是關於「男方好想做,女方不知給不給好」這些例子,最後社工都會下個結論叫我們不要婚前性行為。於高中時期,學校舉辦的性教育活動由宣傳避免婚前性行為轉到如何使用不同避孕方法,大概是知道年輕人的性行為無法避免,只好推行安全性行為,以免「搞出人命」。

    不論在初中或高中時期,這些由學校舉辦的性教育活動都只是針對生理性徵、性病、主流文化中的性行為,就性小眾,例如不同性傾向、不同性別認同、跨性別人士的探討與論述,幾乎是零。

    香港考試文化與課程的失敗

    社會利用成績定奪學生的成敗,各式各樣的數字主宰學生命運,成績優秀的同學被示為成功,成績稍遜的同學被標籤成垃圾,在此學習氣氛下,學生只好追逐標準答案和應試答題技巧,對於認識、發展、演繹自己或思考社會道德倫理方面,不論學校、老師、家長都甚少給予重視和機會協助學生成長。

    再者,正因為考試導向和職業導向的學習氛圍,學生學習知識的範圍局限於考試範圍,而考試的答案通常只有「對」、「錯」之分,在極端的二元對立概念下,學生亦困於僵化的考試制度中,無助他們突破主流價值框框。於公開考試中,通識科評核學生對性文化的理解並不多,於高考通識針對性文化的試題寥寥可數(例如2006年第5題關於同性戀),在高級補充程度會考中國語文及文化科(2014年取消)方面,所探討的性/性別、婚姻問題,屬傳統儒家文化的價值觀,雖然同性戀行為或同性間的愛慕早於先秦時期已有記載(《詩經鄭風》,但因偏離儒家以家庭為重心的價值,多元性文化於中國語文及文化科沒有任何的討論。由此可見,利用考試成敗論學生價值、不全面的考核範圍,實在有違教育的目標,對學生發展批判及創新思維了無益處。

    建議

    本文所提及的建議針對老師在課堂間能進行的活動,推廣多元性小眾文化。相信大部份的教育工作者都聽過名言「教是為了不教」,除了知識上的傳遞,教育其中一樣工作是培養學生疏理思考,其後演繹自己的想法。針對推廣多元性文化,筆者建議老師能從流行文化入手,於課堂上播放關於性文化的音樂、電影,讓學生就內容或表達手法發表意見,倘若學生有興趣作深入討論,老師亦可派發學術文章使學生對議題有更深的了解,從討論中發展思維能力。

    除了從流行文化入題,老師更可從日常生活對性文化的論述帶起討論,例如從電視劇中作女性打扮的男性角色以探討男性氣質(masculinity)和女性氣質(femininity)、或從cosplay男女反串的文化看性別認同和操演(Perform)等等,這些都能刺激學生的思考,相信老師能運用課堂中的自主權,推廣性小眾文化,使學生學懂在多元文化社會自處。


    兩性關係 / 非關風月

       

上一篇:判死刑也可以抄襲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港府與中聯辦」模式複製





作者其他文章

該作者無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