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聲明在先,這個文題不通,主詞與動詞都荒謬,但這就是馬英九的邏輯與思考。他硬要把一本制憲者都早亡故,政府早被推翻,原適用領土只剩金門與馬祖的憲法名稱當「國家」用,夸夸其言「一個中華民國,兩個地區」。
    除了馬英九和他的天才智囊外,全世界沒有人精神錯亂到把「中國崛起」,說成「中華民國大陸地區崛起」;更不會白癡到接受「一個中華民國,兩個地區」,但只有「中華民國」管不到的「中華民國大陸地區」,在國際組織享有會籍,它統治的地區反被排斥在外,凡事要叩頭求北京同意。
    一中兩區定位荒謬
    馬英九獲「中華民國大陸地區」加持,當選連任,急忙派吳伯雄去叩頭謝恩,承諾「一國兩區」,等他正式粉墨登場,又躲在「總統」府,對一批面帶愁容的同志宣稱「一個中華民國,兩個地區」。
    馬英九濫用法律規範當國家、兩岸關係定位,並牽扯李登輝、陳水扁,既不合立法用意,也不符政治演變的現實,多數台灣人民不能接受;李前總統、台聯及民進黨均已聲明駁斥,留下重要紀錄。
    實際上,馬英九的講詞既妄言「一個中華民國,兩個地區」,卻又自吹「我國在三年前正式以大會觀察員身分,回到離開38年的世界衛生大會」,已經是自打嘴巴。用「中國台灣省」當大會觀察員「回到」會籍已被「中華人民共和國」取代的世衛大會,只戳破他自己的謊言,絕非外交成就。
    屈從中國三個原因
    四年前,馬英九政權不延續兩個本土政權的國家認同,也不知「戒急用忍」之策,反而暴衝,以國民黨強加於台灣的破憲法,陷入一個中國框架,危害台灣主權與國家安全。他屈從中國,主要原因有三:「統一,反台獨」的意識形態、「中國崛起」和中國經濟市場與廉價勞工市場。
    當年國民黨培養的所謂權貴「精英」,都以搞國際政治、搞宣傳為專業,但他們所學卻只是弱肉強食,對強權要屈從。他們到中國大城市走馬看花,看到平地起高樓,中國成為世界工廠,所以結論只有認輸,俯首聽任擺佈。
    他們看不見或聽不見中國存在的嚴重問題,只看到它出口導向經濟的成長。中國仗著它人口多,勞工、土地都便宜,吸引外資、技術及爭奪海外市場,「國企」官僚和 有權勢者賺大錢,得意忘形自稱「崛起」,國際間幫閒學者替它宣傳「中國共識」或「中國模式」:政治威權、共產黨一黨專制;經濟走國家主導資本主義。它的快速成長被描述為「中國崛起」。
    中國模式已成笑談
    但曾幾何時,「中國模式」已成笑談;崛起的經濟開始下滑;張狂的霸權嘴臉,到處引起反感,而美國卻成中國人尋求庇護與教養的天堂,民調稱有三千萬人希望能移民美國。
    這一切都源自中國的暴發戶心態:它並無外在威脅,卻利用經濟成長,急速擴充軍備,引起周邊國家和在亞太地區有重大利益的美國之疑懼。各國為嚇阻中國的擴張野心,紛紛與美國加強安全關係,而久陷中東的美國也重新在東亞部署軍力,修好與印度、緬甸、越南關係,在澳洲派海軍陸戰隊輪駐,與菲律賓談海軍整修設施與共同演習,與日本解決駐軍琉球問題。
    官方當然否認,但美國的防範策略,實際上已把中國當假想敵,在它的周邊建立包圍圈,同時也希望從中國內部促使這個政權或其政策方向的改變。
    薄陳兩案暴露亂局
    雖然中國想藉宣傳掩飾霸權與政治壓制的真面目,在美國媒體購買附送廣告,也斥資設置有線電視網新聞台,替自己塗脂抹粉,但薄熙來和陳光誠案暴露的中國亂局,讓美國人看破這個「大國」的手腳。
    這兩個案子有一個共同點:問題都因為當事人在中國體制上求救無門,尋求美國保護,才告引爆。盲人維權律師陳光誠被迫害,受非法軟禁,竟能神奇地躲過重圍,逃進美國大使館。重慶副市長王立軍查出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之妻谷開來因經濟利益毒殺英國商人海伍德,自己生命卻受威脅,只好奔赴成都美國總領事館,提供醜聞事據及高層內鬥機密文件,尋求保護。
    一個鼓吹民族主義的「大國」,卻無法處理和保障自己國民的法定權利,迫使他們請求「美帝」保護;它虛張聲勢,要美國道歉,交出陳光誠,承諾下不為例,但還是乖乖讓陳光誠流亡美國。這種「大國」沒什麼好驕傲,而更像舊蘇聯放逐文學家索忍尼辛,代表大國蘇聯內部腐化,走向瓦解。
    谷開來貴為重慶市第一夫人,竟謀害英商海伍德,在中國未提出確鑿證據之前,實在更像虛構小說;以谷開來及王立軍向美方揭發醜聞,整肅薄熙來,明顯是政治鬥爭,但意外暴露中國官商一體、濫權腐化、黑錢外移的帝國末日現象。
    美國主要媒體因此大幅報導中國「紅色貴族」的特權與糜爛,承祖上蔭庇,控制大企業,或掛名企業拿鉅額乾薪;把子女送進一年學費生活費達七萬美元的哈佛大學及其他長春藤盟校。
    問題是錢從哪裡來?為什麼高幹要把子女送到國外?老中國通馬法奎(Roderick MacFarquhar)在《紐約時報》發表專文,直言原因之一是他們對中國未來沒有信心。
    中國高幹知道他們經濟成長數字的秘密,也知道成長的好景不長,泡沫隨時可以繃破,因此,趁機撈錢,把金錢和子女送往海外,就是買政治保險。
    獨斷陷入一中框架
    跟這種政權打交道,馬英九不知謹慎衛護主權,竟獨斷陷入一個中國框架。他為避免張揚「國旗」,選擇閉門就職;宣稱「一個中華民國,兩個地區」,卻捨棄憲法明定的「中華民國」國旗,而違法懸掛莫名其妙的布條,昏庸亂紀,喪權辱國,莫此為甚。


    公平正義 / 信息倫理

       

上一篇:如果沒有新國家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邱永漢的傳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