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敲鑼打鼓成立一些疊床架屋的機構,除了替改革塗脂抹粉外,總是一事無成,這已是馬政府改革的標準模式了。廉政署早已成為笑柄,去年1月頒布實施的「檢察官評鑑實施辦法」也是如此。該法洋洋灑灑寫了好幾大頁,評鑑委員會成立時也熱熱鬧鬧大開記者會,煞有其事,讓各界充滿期待。

    一年過去了,成果呢?只移送一位劉姓檢察官懲戒。如此敷衍了事,無怪民間司改團體大為不滿,還具體指出他們認為不適任的林姓檢察官,要求法務部給個交代。

    若仔細分析檢察官評鑑的立法精神,美其名為外部監督,實則逃避內部職務監督的責任。這種國家形同放棄監督責任的評鑑制度,在尋常百姓面對司法現實時完全沒實質意義。

    法律訴訟牽涉極為專業且複雜的程序,當事人除問案態度等枝微末節的小事外,未必能意識到檢察官違法濫權的技術犯規,而專業的委託律師在無名利可圖的情況下,也未必願發難,何況當事人要不就是為了起訴後的後續訴訟焦頭爛額,要不就是得到不起訴而喜出望外,回家吃豬腳麵線都來不及了,鮮少有回頭與檢察官計較的。

    就算社會聚焦有高度政治色彩的案件也是如此,涉案者非市井小民,但能奈檢察官何?只取大者,如最近的蘇治芬案,在超過4年的訴訟之後無罪定讞,之間歷經羈押、15年徒刑威脅,絕食抗議,這些紛擾誰來負責?

    考核影響少難監督

    同樣的,邱義仁歷經羈押無罪定讞、謝清志歷經羈押無罪定讞、吳乃仁無罪定讞、陳哲男由12年演變到7個月定讞,另一海外學者郭清江莫名其妙被限制出境快一年,調查了5年,至今還沒給個說法結案。甚至陳前總統當初多案在身,檢察官罪疑從重,滿門抄斬,至今無罪宣判者多。族繁不及備載,檢調辦綠不辦藍,豈是空穴來風?

    肅貪只是個美麗的藉口,檢察官濫權濫訴的作為絕非偵查不法的必要之惡。曲解獨立辦案的精神讓專業的職務監督失去功能,一方面讓首長有躲避政治責任藉口,一方面讓檢察官的考績退化成一道無意義的數學公式。

    一件濫訴的案子對當事人是多年折磨,但依「檢察官辦案績效考查實施要點」最後無罪定讞對檢察官只是某年度考核成績不到0.1分的影響。也就是說,檢察官若執意以司法之劍對特定對象濫殺無辜,等於完全無法監督,若有其他政治誘因加入,今日司法亂象就不足為奇了,而「檢察官評鑑實施辦法」不過又是一塊替馬政府剪裁的遮羞布罷了。 


    公民意識 / 濫權瀆職

       

上一篇:行政院長張俊雄宣佈停建核四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近不悅遠不來的華夏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