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台糖新園農場開發案爭議升溫,繼區內生產氧化鋅及鋅錠的廠商「慈陽」後,新園農場環境自救會再針對其餘「震南」、「油機」、「英鈿」、「天聲」等機 械、鋼材生產(還有一家尚未提出計劃的「國鋒」,為肥料廠)製程中電鍍、酸洗廢液排入農業灌排系統,將造成土地污染的問題提出質疑; 5月15日自救會與數十位路竹鄉親前往高雄地檢署鈴控告廠商及高雄市政府。 鄉民上法院來告官 自救會總幹事許東源表示,在廠商「天聲鋼鐵」的開發計劃中,寫著「無農業灌排系統」,但是,其中所列出高雄農田水利會同意函文卻明白表示該案「為本會轄內灌區,放流水體流經本會新園圳,未經同意不得排入本會所屬灌排系統」,水利會說得很清楚,明明就有農業灌排的「新園圳」,計劃書卻仍說沒有,有這麼這麼明顯的問題,高雄市政府經發局卻審核通過了這個開發案,因此,自救會對「天聲鋼鐵」提出「偽造文書」、對高雄市政府則提出「瀆職」的控告。 地球公民基金會研究員蔡卉荀指出,「新園圳」向南注入阿公店溪,目前新園農場中,除了已經設廠完成的「油機工業」的排水系統,是向北注入二仁溪之外,其餘五家的排放水,都將透過這裡,流入阿公店溪。而全長29.7公里,就有28.7公里(96%河段)遭到污染的阿公店溪,本來已經是環保署公佈,去年台灣污染最嚴重的河川(相關剪報), 新園圳本身,又是新園農場以南,廣達300公頃特定農業區的灌溉渠道,廠商的廢水,將使得這些良田遭受污染,此外,向北排放油機的廢水住入二仁溪之後,下游就緊跟著是1,200公頃、養殖虱目魚、石斑的「湖內養殖區」,這些工業污染,都將對當地的農業與養殖業造成威脅。(圖片: 阿公店溪流著土紅色的血) 特別趕來支援的台南市水資源聯盟理事長黃安調,向在場的路竹鄉親表示,不要認為「已經動工」、「不可能」就不抗爭,他以台南東山永揚掩埋場抗爭為例,雖然已經動工,但是在在地持續抗爭、十年的堅持下,最後終於獲得勝利。 污水來了,良田不保 目前各廠商中,油機已經完成建廠,慈陽也已經開始動工、挖掘排水的溝渠,由於路竹新園農場一帶,與南邊主要種植番茄、花椰菜等的特定農業區緊鄰,新園農場本身也有不少土地出租給當地農民種植西瓜;這些排水渠道與農業的灌排系統相通,加上整個地形北高南低,未來工廠蓋好之後,排放水都將直接向農地流去。這六間工廠,不是經濟部列管的工業區,沒有統一的污水處理系統,未來這些酸洗、電鍍的廢液,勢必直接透過農水路進入農田裡面。 剛滿40歲的許東源說,家裡面世代務農,自己現在雖然開著一間汽車修理廠,不過,早就和老婆計劃著40歲之後,要把修理廠的工作放下,用家裡的一甲地,好好地展開農事的生涯;想想很美好,但是前一陣子,卻聽到修車廠的客戶說,你們這邊馬上就有高污染的工廠進駐,對「作田」這個美夢來說,簡直是晴天霹靂,於是便開始收集資料、連繫鄉親、組成自救會,要把污染擋下來。 「螺絲窟」的發展與代價 新園農場的西南方,就是櫛比鱗次的幾個工業區:岡山、永安、允成、本洲…構成俗稱「螺絲窟」的台灣金屬扣件業的生產重鎮,造成阿公店溪嚴重污染的來源,螺絲窟的「貢獻」極大(參見:公共電視我們的島「螺絲窟的代價」),經過媒體報導之後,高雄市政府經發局在雜誌買了「很像新聞的廣告」,為「螺絲窟」的產值大力宣傳,經發局說,台灣的金屬扣件業,產值排名世界第三,而岡山地區的產值,又佔了全台灣的七成,生產出來的產品,90%是提供外銷的。 (相關圖片:高雄市政府經發局在雜誌刊登的「廣告」,取自1314期、2012/05/09「新新聞」。如果依照媒體觀察基金會和新聞記者協會的標準(參考報導),這應該屬於「置入性行銷」。) 一個面對全球市場、無限增產能的生產線,金屬扣件業的發展,又是一個標準全球化帶來土地侵奪的案例,根據經發局的說法,目前正打算在阿蓮設置一個「金屬扣件物流產業園區」,岡山、本洲、永安,到阿蓮,這條線一劃,路竹就出來了。屏東教育大學社會發展系教授林育諄說,目前金屬扣件業屬於工業局主要要輔導的產業,希望扶持它們成為一個產業的群聚,在這些區域,原本農地裏面,就有許多非法的違章工廠,而政府的政策是既有的工廠,要放寬規定, 舊的問題不解決,可是新的問題還是一樣,違章工廠一間一間地出來。 違章工廠不只是在設廠的土地上,佔用農地,加上污染的擴延,使得週邊的農地也無法使用,這是一個問題,而類似新園農場這樣的台糖地釋出(關於台糖釋地,請參閱「這篇報導」),又是另一個問題,「如果中科四期的計劃,是鯨吞農地、那麼新園農場的案例,就是蠶食」,林育諄說,「先在整片的農地上,找到單點,之後連成線,沿著快捷的道路、交通運輸系統,變成一個帶狀的工業區」。 把圖攤開來看,南二高、高鐵、中山高、台鐵,四條大動線從路竹、阿蓮切過,隱隱構成「螺絲窟」向東北發展的軸線,再對應震南、英鈿、天聲、慈陽…這些名字,他們本來也都是在岡山、永安、允成、本洲,乃至路竹科學園區有設廠的廠商,螺絲窟的產能往這邊來,而「螺絲窟的代價」也往這裡來。 「螺絲窟」的噩夢 「你看,這是我們這裡的水庫,我們小時候都在這裡玩」,下過雨之後新園圳的水顯得十分混濁,朝著「水庫」看下去,還有土虱扭動著身驅,在泥巴裡滾動著,這一條路竹三百甲良田的生命泉源,未來也有可能成為傳遞著工業污染的惡水。在日漸老齡化的台灣農村裡,發了一個夢,想要回到田裡的青壯年,還真的是不多,不過這樣的一個夢,碰上「螺絲窟」的大夢,也就跟每一個小農,碰上全球化大工業發展的巨輪,只有讓步的份。不過,不肯低頭的人,總是有的;「對面」, 在許東源的修車場,隔著條馬路,就是新園農場的管理處。 「4月19號,我們在這裡開記者會(相關報導),之後,他們把東西丟了,就不知道跑到哪裡去了」,管理處人去樓空,地給了慈陽,房子也不要了,面對這些「不知道在想什麼」的公家單位,許東源露出個無奈的笑容,跟著又上前招呼些車的客人,沒多久,就跟客人高聲談論起來,關鍵字還是酸洗、電鍍、廢水


    永續生存 / 土地、居住正義

       

上一篇:悼念陳庚辛先生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當年刺蔣今獲政大傑出校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