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華爾街日報》昭告天下「台灣馬加入鞋子俱樂部」,這則報導沒比《經濟學人》那篇客氣,支持度13趴、失業攀升、經濟萎縮,文章快結束前天外飛來一筆,說馬政府拒絕達賴喇嘛的簽證,讓人更有理由指控馬向中國「磕頭」(kowtowing)。筆者以為這次《華爾街日報》在揶揄馬總統被丟鞋之餘,還把達賴扯進來,這對我國身為民主國家的形象損傷不是單單總統被笑bumbler所能比的。

    但這次我們的駐美代表還沒聽說要有所表示。倒不是學乖了,而是馬政府應該也了解到對西方民主國家而言,拒絕像達賴這樣備受尊敬的人物入境,根本是無從解釋的,只好隱忍《華爾街日報》使用「磕頭」這麼屈辱的字眼。也許總統府可再安排個大詩人如余光中者告訴國人kowtowing是「大尊若卑」,沒有磕頭的意思。否則,情何以堪?

    至於丟鞋一事,在回教文化裡,這是最深層的詛咒,但在小布希被丟鞋之後,歐美媒體總是嘻哈以對,布希反而變成一個幽默的人,對丟鞋的原由往往簡略帶過,也製造了許多只求抗議效果的模仿者。但從維基百科名單上的丟鞋事件來看,絕大部分仍是出於弱勢者做玉石俱焚的抗議,這次丟鞋也不例外,何來文化部長龍應台認為的「一種霸凌」?不妨看看那天是誰在鼓譟?誰在丟鞋?誰有麥克風?誰有團團護衛保護?

    馬市長說「子彈已經上膛」

    其實,那天鼓譟的是一群政治邊緣的挺扁人士,他們的訴求多年來不被正視,連民進黨都避之唯恐不及,何來力量霸凌總統?但馬政府要擔憂的不是那群「老年革命軍」的臭鞋和包包,而是為什麼《華爾街日報》與國內輿論立刻超越這群人的政治屬性,直接把那隻飛鞋與全民的憤怒畫上等號?

    如果不是馬總統連任以來的施政風格,如果不是這個制度對總統一點辦法也沒有,如果不是那些政客至今仍然勇於內鬥,人民會以這種方式宣洩而且一呼百應嗎?
    經過80年代街頭運動的人都知道,示威抗議前最重要的,就是把鞋子穿好綁緊,千萬不能掉,這樣鎮暴部隊出動時才跑得快。

    如今民主了,但我們更加無助,誰說丟鞋不妥?之前的馬市長說「子彈已經上膛,扁會死得很難看」,但法院判無罪。既然如此,「馬總統,我們的鞋子都已脫下了,您會臭得很難看」。


    國際視野 / 公民行動

       

上一篇:關心世界遭受的壓迫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桑德爾熱與甄嬛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