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馬仔」也者,不是故意以馬總統的尊姓尋開心,而是近年在中國的一個流行語,泛指惡勢力豢養的鷹犬,平時對老大溜鬚拍馬,阿諛奉承;主子有需則充當打手、做狗腿。在惡勢力的保護下看似風光,但馬仔不過是靠自辱來取悅主子的奴才,既無尊嚴,也沒有獨立思考的能力,更無善惡與道德觀。有時主子倒也未必有意為惡,但不免被馬仔的殷勤主動逗得龍心大悅,以使壞為樂。

    說來奇怪,馬總統臉皮薄,為了一個英文字,不惜產官學總動員鬧了十幾天,但面對中國時,卻是比bumbler還要不堪的「馬仔」行為。馬總統踩著前人鋪的路到達頂峰,卻把台灣這盞「民主明燈」玩成中國馬仔的「跑馬燈」。言重了嗎?看看從2008年陳雲林來台的國旗事件、降國為區、總統變先生,等於宣告了我國可辱的模式。

    之後為了修補八八水災引起的民怨,放行達賴喇嘛來台祈福,卻令中國大為跳腳,強硬表示「無論達賴以什麼形式和身分訪問台灣,中國都堅決反對」,馬總統果然謹遵教誨,立刻對熱比婭說不。如今國內支持度已完全渙散,面對中國當然就更加不敢造次,讓達賴來台?門都沒有!所謂外交成就,不過是以自辱止爭的短暫和平,立國精神何在?

    外交部還算知恥,面對質疑回答得結結巴巴,但有「馬仔國」就有「馬仔報」,《旺報》社評標題毫不諱言「婉拒達賴是正確的政治訊號」。時逢中共舉辦十八大甫閉幕,喜氣洋洋,何必觸其霉頭?這還不夠,小社論再補一腳,大剌剌地說「只要達賴保證放棄西藏獨立,隨時歡迎。」像不像從前警總對海外黑名單的口吻?只要放棄台獨,一切好講。

    銀彈比子彈還可怕,《中國時報》在戒嚴時期,還堅持一絲的自由主義氣息,三年前《旺旺》接手之初,還能刊登數篇自由派學者的投書,以自由主義的精神批判馬政府拒絕熱比婭入境。但短短三年,從記者到主編,出走的出走,噤聲的噤聲,已轉為中國喉舌。民眾對《旺中》集團入資壹傳媒的疑懼,豈是杞人憂天?

    市場邏輯只是表象,「狗仔報」誘惑你的眼,要賺你的錢,但市場法則可以導正它;而「馬仔報」洗你的腦,要取你的靈魂,只要主子以銀彈支持,賠錢也無所謂。「狗仔」與「馬仔」,我們寧願選「狗仔」。


    第四權 / 信息倫理

       

上一篇:他們被趕出大陸的主因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哆啦A夢也廢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