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潑糞虐遊民 惡少跪求饒」,這是13日某大報的頭版頭條,還附上一大張兩名「惡少」下跪道歉的照片。對遊民潑糞絕對不可取,更是錯誤的示範,但有必要放在頭版公審、請求「社會」的原諒嗎?

    嚴格說起來,對遊民潑糞和公共利益有關嗎?潑糞的受害者是誰?公開下跪磕頭是在對誰道歉?向誰求饒?是社會大眾?媒體?還是你、我?台灣是法治的國家,需要以輿論公審、搞民粹的方式來定罪?他們的行為當然要處罰,但要依據比例原則,而不是輿論的大小聲,否則操弄輿論就可以入人於罪,那刑法、甚至所有的法律都可以廢了,學共產黨公審就好了

    對遊民潑水的台北市議員應曉薇需要下跪道歉嗎?需要磕頭求饒嗎?強恕中學在新聞稿中指稱,學校平日即透過各 類管道向學生宣導尊重人權、照顧弱勢、同理心對待等道德觀念,但仍發生此等憾事,校方深感痛心,對社會表示歉意云云,經討論、表決,將兩位學生予以退學處分。「強恕」真正在乎的是校譽吧,上了頭版、在全民公審的壓力下不得不開除學生?但退學了就不關校方的事了?問題就解決了?這年頭切割法真的是萬靈丹!退學真是簡單又容易的廉價教育,退學是讓他們有反省改過的機會?還是徹底的放棄他們?潑糞的學生被學校退學了,潑水的應議員要下台嗎?

    台灣的媒體和網友似乎很有正義感, Makiyo 等人毆打計程車司機、高雄賓士駕駛酒駕,害死三條人命的車禍、以及南投撞人後還折返輾斃的酒醉車禍等事件,相關新聞一出,群情激憤,引發各界撻伐!網友們憤而發起人肉搜索,還幫「葉少爺」和 Makiyo設立了「兇手葉冠亨毀了一個幸福的家庭」及「反 Makiyo」的官方粉絲團。

    這些揚言一定要抓到兇手,找出真相的正義使者們,同樣是人命關天,但有多少人在乎誰是殺死陳文成的兇手?有多少人誓言要揪出林義雄滅門血案的劊子手?又有多少人要追究二二八大屠殺、白色恐怖的元兇?為什麼對潑糞、打人、甚至博愛座沒有讓坐這麼義憤填膺?為什麼對政治上的大是大非、不公不義卻無動於衷?冷漠以對?是正義感有雙重標準?還是公平正義有選擇性?或者是杮子挑軟的吃,不敢挑戰公權力,網路匿名不用負責?

    真這麼有正義感?這麼堅持公平正義?什麼時候媒體要頭版公審馬英九黨產歸零、六三三跳票、薪水減半的謊言?什麼時候網友要人肉搜索油電雙漲及馬英九的綠卡和特別費的真相?什麼時候要向中國國民黨要求給所有的政治受難者一個交待?


    公民意識 / 自由平等、憲政民主

       
  • 站長的話:

    政治受難者張茂雄花了15年,在去年解嚴24周年的前夕,公布「3250案」萬人受難的真相數據庫,輸入1萬2,541名戒嚴時期的政治受難者迫害資料。人權學者為了研究,向「戒嚴時期不當叛亂暨匪諜審判案件補償基金會」申請查閱補償案件相關資料,卻被基金會「依法」打回票。政府部門僅把資料移交「國家檔案局」,卻很難使用。吳乃德表示,1980年後,全球有60個國家從獨裁轉為民主體制,台灣也是其中之一;其中有50個國家先後成立真相委員會,但台灣執政者卻遲遲不願做

    從小揹負「匪諜儿子」罪名的文化大學哲學系教授王曉波,白色恐怖殺他母親江西人章麗曼、關他父親貴州人憲兵中校營長,他說,政治受難案件中,外省人被槍斃的比例高達41%,但外省人當時在臺灣人口比例只有15%,比例遠高於本省人,從學者角度來看,白色恐怖不只荼毒本省人,也荼毒外省人,他希望「白色恐怖政治受難基金會」可以與「二二八事件」相同,轉型為常設機構,並且展開對白色恐怖的口述歷史搜集。

上一篇:初讀曹開遺稿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總統就職宣誓沒有監誓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