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怪不得香港的如此自虐的、也怪不得香港的氣氛是如此消沉。七百萬人只看一個免費電視台,叫作無線電視。另外的亞洲電視,收視多次錄得零點。無線電視每晚就陪伴下班的香港人,好像家人一樣,又是一發抽了二、三十年的鴉片,一式一樣、但又欲罷不能,難捨難分。

    這個電視台一天到晚的播,就是最好的洗腦工具,尤其是對於教育程度不高的人、以及毫無防備的小朋友。

    二三十年來,無線電視的電視劇題材,針對主婦、高度重覆,無論主題是甚麼,內裡都是家族鬥爭、家庭倫理、多角戀情。

    最近香港的電視劇都說甚麼?八點半檔,演大家族劇,叫《名媛望族》。講一班女人簇擁在大老爺的身旁,想方設法要計好他、得他的寵。二太太對四太太說,我們不是說好要平分老爺嗎,這幾晚怎麼他都不過來?大太太轉過頭又訓示四太太,老爺始終是老爺,不能頂撞。女人呢,生來是人家的女兒嫁了是人家的妻之類——如此父權,奇怪怎麼沒有婦女團體投訴。

    至於九點半,則是講《大太監》,講清末太監李蓮英深諳後宮三昧的故事,講一群太監委曲求全、一群男人如何服侍主子、如何兩面三刀、口是心非。李蓮英(黎耀祥)那句那句叮囑後輩的「凡事不要太清楚,拉拉扯扯就好了」,更是中國人的寫照。

    我不知道這類電視劇播了三十年以後,可以對香港人的思維和文化造成甚麼影響。由於缺乏競爭,寫劇本的模式重覆了許多年,照樣如此。食不下嚥、審美疲勞的呼聲,在民間都響了好多年。

    到最近,電訊大亨王維基將電訊生意賣盤套現,招兵買馬要開設電視台。但是政府卻一反幾年前要電視行業引入競爭的承諾,在發牌問題上一拖再拖。民間看在眼裡,馬上就想到發牌問題,背後還是中共對媒體的控制。

    對官方來說,大眾媒體越少,他越容易控制。受罪的不過是一般市民、電視的觀賞品味低落,讓大眾頭腦簡單,更好管治。大眾都發出多方面的呼聲、又登報紙、又口誅筆伐,政府到今天仍然拖延著新電視台的牌照。

    都21世紀了,號稱先進的香港,只有一個免費電視台。大眾文化生了病,還很嚴重。社會的教化,正如晚上的電視劇,是教你做太監、做姨太太、做委屈的家嫂;教你陰柔、認命、服從、沒有主體的行屍走肉。

    人家《水滸傳》好歹還有過一番風光、狠狠造過一次反才出一個投降的宋江香港人卻是從小到大就確信要「和平理性非暴力」、要「包容」、要「和諧」——香港人是有大老爺的,那就是「中國」。雖然老爺欺壓你,但你終究是女人,不能反抗的。沒有老爺,你能到哪裡去呢?沒有老爺,你有甚麼身份呢?不只普羅大眾是如此想,連從政的也是如此信。

    老舊民主派相信好好歹歹,中共都是中國的執政黨。雖然它使幾千萬人活活餓死、毀滅了幾千年的文化、出動軍隊殺害學生、壓榨平民之手段層出不窮,根本就是一個瘟疫。可是那一代人太愛國了、太痴心了,好像一個跟老爺同床異夢卻要沒完沒了的怨婦,永遠不能放棄期望中共自我完善、中國步向文明的幻想。

    再說白一點吧,中共從來很清楚自己的位置,也冷酷得叫文明世界的人不敢想像。中共就像中東的武裝國家,拿婦女嬰兒做他們的人肉盾牌。而他們則拿著武器躲在人肉盾牌背後步步推進,你手上拿著槍,你射還是不射?平民啊﹗怎麼可以傷及無辜?

    可是中共就是看準了自己騎劫了十億平民,平民就是他們的武器。香港人就是在中共的人肉盾牌的攻勢下繳械投降,連打的意志都沒有,轉過頭就宣布「勝利」自我感覺良好一番。我們很多愁善感,不願傷害別人。可是中共不是這麼想,中共是目的至上,只要壓制了你、以後慢慢剝削。

    中共這招對大陸人沒用,因為大陸人足夠自私、也沒有多餘的幻想,只為自己的利益鬥爭。中共就是拿著平民、拿著天災人禍、拿著整個中國來源源不絕地吸取香港和海外華人的忍耐和支持。這麼多年來,你捐過多少錢?最後發現,建的學校,全是豆腐渣。但我們都不管啦,捐的時候夠感覺良好就是了。最終孽報隨身,怨鬼回來索命了。

    養大了鬼仔,就回來找你的麻煩。感情用事,香港的墓志銘。他們不只為自己寫,還幫自己的下一代一同寫了。

    本文作者盧斯達,1990年出生,土生土長的香港青年,浸會大學歷史系學生。


    歷史眼光 / 歷史人文

       
  • 站長的話:

    一向以奸詐陰險、禍國殃民形象示人的《大太監》李蓮英被「漂白」了。黎耀祥演的是他與慈禧間的主僕情誼、與太監宮女們的手足情深,以及他在後宮「識人識事識心計,步步為營步步贏」,最終掌控紫禁城大權,環環相扣的曲折。簡單說,奴才也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大太監》推的就是這種奴才也可出人頭地的奴才想像。

上一篇:講禮貌的豎子?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先強暴再評估結婚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