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第49屆金馬獎台灣電影幾近「摃龜」,用文化部長龍應台在香港大學演講的用詞,第二天就「出了大事」。

    這個帶點諷刺的「大事」,大概就是指各界口水齊發,有大罵金馬獎吃裡扒外的,有自我感覺良好的,有要停辦的,有叫囂有種出來的,有一邊一國要劃清國片與外片的,很熱鬧。

    但龍部長說,這些都是泡泡,就像德國啤酒上面的泡泡,香醇的啤酒在下面,台灣高傲的電影人員,堅持金馬獎是以「藝術的標準為唯一的標準」,「絕對的、公正的、大義滅親的。」

    嗯!的確不容易,但更難的是,藝術要用得適當,政治的節奏要抓得好。侯導當年的《悲情城市》如何由外銷轉內銷,如何由純藝術轉到現在維基百科上說的「挑戰當時台灣社會的禁忌話題」?這部戲我看了五遍,其實算難看的,有很長一段時間,「像侯孝賢的片」變成一種枯燥的形容詞,不過說藝術,筆者不懂,但若要泛政治,《悲》片扭曲了史觀,可是說來話長,在此不表。

    電影的力量太大了,從左到右的統治者都知道,政治的節奏抓錯了,純藝術也難救。卓別林何許人也?他還是得面對放逐,但卓別林絕對值得我們起立致敬,去他的藝術,去他的美國市場,卓別林選擇做卓別林

    但金馬獎抓住政治節奏,抓住「內地」市場,卻又傲慢地要教我們純藝術,不要冒泡!

    那一年,梁家輝跑到中國拍片,反共的影劇《自由總會》取消他的自由影人身分,害他差點無法參加金馬獎,女主角林青霞也差點連同受害。同年台灣解嚴算是把難題給解決了,但林青霞顯然不喜歡吵著要解嚴的那群人。

    可是物換星移,如今主持人來自「大陸」,「兩岸三地」變成圈圍純藝術的標準用語,但在我聽來,卻變得是十分政治的純統戰。

    龍部長認為,台灣最可愛的地方在於不假裝偉大雖然我們有個老裝可愛的總統,但我們十分同意龍部長的觀察,我們對藝術沒有偉大的情操,我們的電影市場也不大,我們對藝人擁抱「內地」也能理解,但當我們累了一天,轉離都是泡泡的政論節目時,我們還是希望看到一個台灣的金馬獎,何況那還是我們的滷蛋錢辦的。

    這麼一個卑微的要求,就要有種跳出去和大導演對幹嗎?我希望侯導也給個道歉,當然,他不會,因為他太偉大了!


    公平正義 / 歷史人文

       

上一篇:報紙與99%的台灣人民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擁笨為王的奸佞之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