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2011311日下午246分,九級大地震和毀滅性的海嘯摧毀了日本東北的沿海地區。一位住在日本東京的美國人也是製片人 Stu Levy,在第一時刻(315日)抵達了宮城縣石卷市(IshinomakiMiyagi)。受災區的石卷市是東北地區最大的沿海城市,人口數約163千人;在東北三縣的遇難者中,每五人當中就有一位是石卷市的市民。Levy先生在此停留了六個禮拜,擔任志工並拍攝海嘯餘波後的重建工作。他所捕捉的當地居民和來自日本全國及世界的志工們的影像,在311東北地震的一週年後,〈PRAY FOR JAPAN〉「為日本祈禱」的紀錄片得以發行全球。

    地震的那一天, 60歲的會計師也是石卷市的市議員庄司慈明(Shouji Yoshiaki),從倒塌的建築物中逃出後,一面騎著腳踏車一面大聲呼喊警告附近的市民盡速避難。等他逃至最近的一間小學,爬上二樓轉身一看,學校的操場已經被洪水和污泥給淹沒了。庄司慈明說,他的生和死之間的差距大概只有五秒鐘左右。當天,這間小學的二樓到四樓內擠進了1100多名的市民,而庄司先生則成了避難所的領導者。

    最初的三天,他們缺水停電而且完全孤立。等外界已經發現這個避難所,太多的瓦礫和廢墟,致使直升機無法立刻降落補給。而最嚴重的問題,就是在搜索各個角落後唯一發現的是4大瓶的飲用水,所以優先只讓脫水的人、老人、小孩和嬰兒喝水。健康的成人包括庄司先生等大多數人,只能耐心等待救援,並忍受日以繼夜長達三天以上的飢渴。

    終於,第一批食物到了,只有300個飯團,即使三個人分一個飯團還是不夠。想當然爾,已經餓昏了的災民間立刻引發了激烈的辯論。這個時候,庄司慈明下令暫緩分發,因為據他研讀過的〈石卷市地域防災計劃〉的手冊,除非食物足夠大家平均分配,寧可不要輕舉妄動。後來,更多的飯團抵達了,終於每個人能夠分到半個飯團。在影片中,表情嚴肅的庄司表示:「還好我們按照救難手冊的建議,要不然當時的恐慌有可能演變成暴動。」他又說:「公平是最重要的,否則一定會激怒人們。當一個人受苦的時候,如果身旁的人處境與自己相似,大家就會願意一起忍耐和堅持下去。」

    庄司先生的這段話,其實可以用很簡單的四個字作總結,也就是馬英九先生經常掛在嘴邊的「共體時艱」。

    因為共體時艱,為了日本東北的重建,所以日本政府官員和公務員相繼減薪。
    因為共體時艱,為了厲行支出的緊縮,歐洲眾多的國家領導人近日自動大幅減薪。
    因為共體時艱,為了政府財政的赤字,過去幾年美國多州紛紛讓公務員休無薪假。
    因為共體時艱,為了因應經濟的衰退,新加坡官員的減薪從2009年起就開始動刀了。

    反觀台灣的「共體時艱」又如何?

    2008年馬先生上台後,台灣人民平均薪資已經逐年降到十四年前的標準。但20082011年的三年間,馬政府替財團減稅近兩千億新台幣,並把此事視為政績沾沾自喜;也難怪台灣的稅收來源高達75%來自受薪階級的「薪資所得」。當然馬政府向來強調,為財團減稅能刺激大公司投資台灣市場進而提高就業機會。但今年連九降的GDP和不斷升高的失業率,正是戳破這個謊言最明確的證據(註:創造工作機會本來就不是資方的意圖和功勞,參考舊文)。

    馬先生執政四年後,國家債務淨增1.6兆元,超過民進黨執政八年(審計部資料)。根據推估,未來四年中央政府的債務大概還會再增加1兆元。不僅如此,在台灣經濟依舊不景氣的情況下,20111月馬政府讓軍公教18趴回存,同年的7月又替軍公教加薪3%;但為了「共體時艱」,勞工基本薪資的提高,不過是一天多一顆茶葉蛋,卻在2012大選過後被凍結了,因為馬先生說:「這是產業結構問題;薪資不能加,是因為廠商覺得錢賺得不夠。」

    這個「錢賺得不夠」不僅是私人財團的說法,也是獨佔市場的國營企業的藉口。馬英九在選後的「今天不做明天會後悔」的油電雙漲政策,一開始,就是以「漲價是不得不然,否則台電中油都會倒」為由。可笑的是,為了「共體時艱」所以許多人民得乖乖的勒緊褲帶過日子,但是台電和中油的經營卻無需改革,而虧損累累的國營單位員工們還是年年照領數月的年終獎金。至於最近沸沸揚揚的勞保基金恐將破產的事實,以及日趨惡化的「無薪假」和失業率,對照上軍公教退休人員年終慰問金的議題,更是把台灣舉世無雙的「共體時艱」,發揮到淋漓盡致的境界。

    當然,冤有頭債有主;台灣社會諸多不公不義的現實,其實是來自國民黨政府根深蒂固的自私、濫權、和腐敗。這個118年的「黨國」組織,永遠把鞏固自己的政權,置於全民和國家的利益之上。更何況,當馬英九每個月進帳48萬元,當他在電視機前信誓旦旦對人民立下「633達不到要捐半薪」的諾言,但事後又以「捐款就可以解決未免太容易」的託辭來搪塞,也難怪許多制度造成的既得利益者會認為事不關己,而「共體時艱」本來就是一句BUMBLER拿來唬弄愚民的天大笑話。


    國際視野 / 世代正義

       

上一篇:贊助者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媒體懸崖勒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