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美國公共電視臺有一個《尋根》(Finding Your Roots)的節目,是由亨利•路易斯•蓋茨(Henry Louis Gates, Jr.)博士所主持;蓋茨是哈佛大學的教授,也是非洲和非裔美國人研究所的所長。這一系列紀錄片的概念是「探查美國文化的DNA」;而受邀的來賓以美國社會中的名人為主,有政治家和民權人士、有媒體工作者和教育家、也有影視界的明星等等。藉著公開記錄的搜尋、家族史、以及DNA(基因)的檢測,蓋茨和他的研究團隊棄而不捨的追查每一條可能的線索,並在節目中以「生命之書」(Book of Life)呈現這些人物的家族歷史。在眾多的來賓中,美國國會議員約翰•路易斯(John Lewis)的「生命之書」是格外的動人並充滿驚奇的發現。生於1940年的約翰•路易斯經常被稱為是美國歷史上「民權運動有史以來最勇敢的人之一」。年紀輕輕的時候,他就已經成為公認的領導者之一。1963年,他和馬丁•路德•金恩博士以及其他四位領袖被稱為是「民權運動的六大領袖」。同年的8月28日,在《前進華盛頓》的大遊行當中,23歲的路易斯是這個歷史性遊行中最年輕的主講人。《前進華盛頓》大遊行的目標是為了爭取非裔美國人的公民權利和工作權,它是美國歷史上有關人權的最龐大的政治集會。與會者有20萬人(警察的估計)到30萬人(根據遊行組織的數目)等,根據旁觀察者的估計,遊行者有75-80%是黑人,其餘則為白人和其他少數族裔。當天金恩博士也在林肯紀念堂之前,發表了歷史上著名的「我有一個夢想」的演講,呼籲各種族之間的和諧。約翰•路易斯和金恩博士認識的經過相當特別。當年只有18歲的路易斯,寫了一封信給金恩博士,結果金恩不僅回信,而且還附上一張灰狗巴士的車票,邀請路易斯前往阿拉巴馬州的蒙哥馬利市和他會面。這一場相遇,開始了路易斯終身為公民權利和平等而奮鬥的生涯。從1963年到1966年間,在民權運動的高峰期,路易斯經常在這些抗議和遊行中被警察毒打。事實上,1965年為了投票權的抗議遊行中,路易斯幾乎被阿拉巴馬的州警毆打致死。路易斯議員是非裔美國人,他的祖先當年也是黑奴;而和大多數的非裔美國人一樣,路易斯並不知道他的祖先是誰,或來自哪裡。但蓋茨博士和他的團隊追溯了四個世代,找到了他母系方面的高祖父母的資料和記錄:托比亞和伊麗莎白•卡特(Tobias & Elizabeth Carter)。調查發現,美國內戰結束後在奴隸制度廢除後僅僅10天,托比亞和伊麗莎白•卡特在1865年12月16日到法院註冊申請結婚證書。其實,「新娘和新郎」當年已經四十五歲了,而且在解放之前就是夫妻關係,但因為奴隸沒有結婚的權利,所以很顯然的,路易斯的祖先了解也珍惜這個得來不易的基本人權和它的象徵意義。蓋茨博士的研究還發現,托比亞•卡特也在1867年在阿拉巴馬州完成選民的登記手續,這比他的玄孫約翰•路易斯取得投票權的時代還早了將近一個世紀。路易斯在節目裡回憶說,他的成長過程中,他的父母親、祖父母、和曾祖父母都沒有投票權。但托比亞的故事告訴我們,一百多年前路易斯的先人就懂得並珍視人權、平等、和社會正義的重要性。其實,當年南方的黑奴在內戰後的重建時代(1863年至1877年),在奴隸制度廢除後曾短期享有身為美國公民的權益,其中也包括了投票權。但在幾年之內,阿拉巴馬州和其他州開始通過法律來阻止和恐嚇黑人不得投票。直到1965年,聯邦政府通過投票權的法案成為永久性的聯邦法規之後,非裔美國人才再度被允許登記投票。 得知自己的高祖父在一百多年前就懂得確保自己的公民權利,情緒激動的路易斯俯視著自己的「生命之書」,並為了他的奴隸祖先的苦難、勇氣、和勝利而流淚。對於這項發現,約翰.路易斯不斷發出驚嘆之聲,路易斯同時表示,也許,也許是先人傳給他的DNA或血統,讓他不能偏離這條道路。當路易斯為他勇敢的祖先而哭泣的時候,不自覺之中,熱淚盈眶的我也不禁想要檢視自己的DNA,不曉得我們是否已經辜負了我們的先人,在台灣的自由和人權道路上為我們所做的犧牲和鋪路?約翰.路易斯不愧是畢生以非暴力方式爭取民權的運動領袖,他在節目的尾聲表示,「雖然我們的祖先是搭乘不同的船舶來到這個地方,但現在,我們都在同一條船上了。」


    歷史眼光 / 公民行動

       

上一篇:尋找改變台灣的力量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玩命的核二廠螺栓斷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