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佛祖曾用四種馬來比喻世人深淺不同的根器。第一種馬為良馬,不但日行千里,還能體察主人的心意。只要主人輕揮馬鞭,或見鞭影,或觸其毛,便知左右緩急,隨御者意。第二種馬反應稍慢,無法一見鞭影就知主人心意,必須鞭其皮,扯其轡,方知奮起而馳。此種馬雖然被動,但加以適當的驅策,仍能日行千里,不失為好馬。

    第三種馬是庸馬,不但對鞭影視若無睹,連馬鞭轡繩也難讓其會意,一定得用力鞭打,痛入皮底肉裡,才懂得上路奔馳。雖然辛苦,但至少還能駕馭。第四種馬為劣馬,好吃懶做,皮又特別厚,即使主人已火冒三丈,鞭如雨下抽打皮肉,還是無動於衷,非得等到主人忍無可忍,以馬刺踢刺,讓牠痛徹骨髓,方知邁步前進,此為下等之馬。 

    佛祖問眾弟子,你們要當哪一種馬?其實人人天生的根器不同,未必能成為第一等的良馬,但修行則在後天,努力當匹好馬並非不可能,至少也要當匹庸馬把本分做好。無論如何,萬萬不能賴皮當劣馬。 

    像古墓俑馬無知覺

    民主時代,以佛祖這四種馬來比喻國家領導人及其政府再適當不過。

    人民是主人,政府是馬,執政就是戴上鞍轡,要載人民上路,民意則如馬鞭。上等的政府如良馬,馬鞭一揚,執政者便能體察。次等的政府需要民意的鞭策,但鞭策下能有效率地施政,仍算是好馬。再次等的政府則屬平庸,慢了半拍,要等到人民生氣了,才知努力。最劣等的政府就如劣馬,要人民時時在盛怒下以馬刺踢打,才勉強一動。

    行文至此,我們當然要問,那位曾經自稱勇腳馬的馬總統是哪一種馬?前兩種好馬不必說了,連庸馬都不如,因為主人生氣用力鞭打,庸馬還是會明白的,但馬總統永遠在狀況外。

    那馬總統是第四種馬嗎?如果是,那國人可能比現在還要有福氣一點。因為劣馬還是馬,不管慢幾拍,只要怕被宰,都會勉為其難走幾步。而民主時代的人民不怕沒有馬刺來刺激政府,選舉、罷免、倒閣、彈劾、杯葛、輿論、示威抗議,都是民主國家宰馬、刺馬的方法,但我們的馬總統怕了哪一樣?

    多少時日以來民怨鼎沸,輿論批判之重已嚴厲至極,馬刺早已踢到錐心刺骨,再劣的馬若稍有神經,也要知痛動起來了。

    可是馬總統時而像尊古墓裡的俑馬,毫無知覺,時而像瞎馬失控狂奔,什麼千萬人吾往矣?其實是和人民對著幹,把行政院長當砲灰,左打勞工,右捅軍公教,還踹立委一腳,搞得階級互相對立,全國烏煙瘴氣,連自己人都看不下去,輕輕講兩句,就又氣急敗壞,在自家的牛欄裡鬥起牛母來,連小牛也不放過。

    唉!面對這樣的總統,要不口出惡言,還真難。即便佛祖再世,恐怕連他的慧眼也看不懂這匹無法想像的第五種馬吧!


    歷史眼光 / 社會觸角

       

上一篇:對抗洗腦加無腦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人類同理心不如鼠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