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司法是社會正義的最後防線。若司法本身不正義,就是製造社會對立的溫床;更是個人自由和人權的最大威脅,以及對民主的最大傷害。

    法官和檢方要如何處理林益世案,是否會「從重罪辦到輕罪」,全國人民都睜大眼睛在看,看司法會不會繼續擺爛。我們也來看看,距今144年前美國所制定的法律,奠定美國司法制度的根本基石。

    檢調違法已成「慣犯」

    1868年,美國國會通過憲法第十四修正案,明文規定:「各州不得在未經『正當法律程序』(due process of law)的情況下,剝奪人民的生命、自由和財產。」請注意,所謂的「正當法律程序」,也就是任何案件在偵查和訴訟過程,只要涉及違背「正當法律程序」的不當手段或證據取得,此案自始無效。

    我們只要用這點美國法律的常識來檢驗台灣目前的司法亂象,就知道我們的司法簡直還在蠻荒時代。

    林益世案是一個最好的對照組,可以看出檢調辦案的雙重標準,以及嚴重違背「正當法律程序」的程度幾乎已成「慣犯」。

    簡單說,檢調為了政治正確,可以「把無罪辦到有罪」,也可以「把有罪辦到無罪」。這些「慣犯手法」,令人瞠目結舌和髮指。列舉如下:

    一、為國民黨高官脫罪:江國慶案中,陳肇敏等七名高官涉嫌把江國慶刑求逼供超過37小時,迫其寫下自白書,最後依此自白書定罪槍決。江國慶冤死至今,罪證歷歷的高官們完全不必負責,最後此案被北檢以不起訴結案。理由是:「本案已超過追訴時效,而且刑求逼供僅為求破案立功,並無殺人犯意也與江的死亡無因果關係,因此偵結此案,對陳肇敏等七人做出不起訴處分。」

    「拉法葉艦採購弊案」有一竿子國民黨高官涉案,最後也被特偵組簽結。

    二、教唆偽證:「二次金改案」特偵組檢察官越方如為取得不利扁的證據,親自到日本會辜仲諒要辜咬扁。後來辜的律師陳明、金延華均作證指出,紅火公司獲利的三億元並未流向扁家,因辜擔心返台被押才答應檢方做出不實指控。辜後來更指控檢察官教唆偽證,但特偵組將此案予以簽結。

    三、恐嚇證人:元大證券前董事杜麗萍在「二次金改案」開庭時公開指出,檢察官越方如恐嚇她不能說給扁的兩億元是政治獻金,要她咬扁知情涉案,否則就羈押她。杜麗萍在庭上陳述時,檢察官還當庭喝斥她:「不要再講了,有媒體在。」

    再者,陳啟祥向檢方自首盼轉為污點證人。檢方在第一時間不是將林益世拘提到案,或者搜索林家以防湮滅證據或串供;竟然是出動高科技偵防設備,深夜突襲飯店拘提陳啟祥,並要脅陳不得對外說案情。讓陳的律師顧立雄搖頭大嘆:「我當律師30年,從來沒看過這樣『拘提證人』的。」各方臆測,陳啟祥可能被檢方恐嚇,以致後來態度轉為低調和配合檢方開始改變說詞。

    檢調辦案藍綠有別

    四、辦案藍綠有別:林益世案爆發後,特偵組為了轉移焦點,大陣仗動員26名檢察官、四百多名幹員兵分多路搜索嘉義縣政府等56處,並傳喚前後任縣長陳明文和張花冠等105人到案說明。相對而言,特偵組有如此大陣仗去搜索行政院秘書長辦公室嗎?「夢想家案」有此規模搜索文建會嗎?

    陳啟祥在《壹週刊》出刊前一天即向檢方自首,但檢方不採他的自首,直到週刊刊出後第四天,檢方才首度傳喚林益世讓林有足足四天時間去湮滅證據或串供。然而在蘇治芬案我們看到,檢方沒有先傳喚蘇,即於清晨六點到縣長官邸拘押人,且立即展開長達13小時的訊問。

    五、「偵查不公開」隨藍綠轉彎:黃帝穎律師指出,特偵組嚴格要求檢舉人陳啟祥封口,可是他們卻又屢次發新聞稿,不惜違反「偵查不公開」也要替可能涉案的吳敦義副總統撇清犯罪嫌疑。

    馬政府操作宇昌案指控蔡英文,特偵組也違反「偵查不公開」對媒體透露「辦案人員初步研判認為,國發基金會投資宇昌公司的撥款速度異常,且前副院長蔡英文家族投資並有實質獲益。」選後證實宇昌案純屬虛構誣陷。這不就是特偵組為了護馬的「偵查大公開」且誣陷他人

    不容司法繼續擺爛

    檢調辦案公然違反「正當法律程序」的「違法證據」罄竹難書,請自行舉證推演。我要嚴重質疑的是,檢察官明顯「有權無責」,即使他們犯了多少侵犯人權、致人於死(多少人不堪司法糾纏而自殺或抑鬱而終)的罪責,踐踏司法正義至此,至今沒有任何人必須面對司法制裁或丟官去職。他們不但不必負責,還可以因「政治正確」而繼續升官。請問,這種司法有任何公平正義可言嗎?

    至今令人質疑的案件尚包括:林益世案、江國慶案、盜賣黨產三中案、國發院土地不法交易案、富邦魚翅案、市立醫院聯合採購案、貓空纜車案、拉法葉艦採購弊案、機場捷運工程弊案、新生高採購弊案、夢想家案等。

    上述案件幾乎全是馬英九和國民黨涉及的弊案。特偵組的禁衛軍色彩濃厚,也難怪只要上網打「特偵組與東廠」,就有25萬筆的新聞資料可供查詢。

    美國有名的新聞自由案「尼爾案」大法官蘇特蘭曾在其判決文寫道:「人民有權獲知關於政府作為與不當作為的所有資訊,資訊充足的輿論是防範惡政最有利的對策。」

    在正義和是非價值被嚴重踐踏的年代,人民和輿論除了勇於反擊、大力聲討外,別無選擇。

    否則,讓檢調司法繼續擺爛下去,社會正義永不見天日,台灣的司法也將永遠停留在蠻荒時代!


    第四權 / 濫權瀆職

       

上一篇:黨性超過國民性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對抗洗腦加無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