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國民黨的四中全會,按照南方朔在香港《明報》寫的評論說,那是一場反馬大會黨內要人紛紛向馬英九主席開砲,當然滑頭如吳伯雄者,也會對馬進行緩頰,實質拍馬屁,以利兒子未來的前程。

    在反馬言論中,引起比較重大反響的是連勝文的批評,他認為最重要是經濟問題,否則選贏了也是丐幫幫主。之所以會如此,不但是因為連勝文是國民黨榮譽主席連戰的兒子,代表了黨內舉足輕重的反馬勢力,還因為「丐幫」這個字眼太刺激了,堂堂富可敵國的國民黨,其主席怎麼會是丐幫幫主?那國民黨不是成了丐幫?既不合事實,也抹黑國民黨。

    但是更讓爭議擴大的,乃是馬英九連勝文做出強烈反擊。總統府在半夜出來代表「不具名黨政人士」指連勝文的說法「不甚得體」。能夠在半夜讓總統府出來說話的,非馬總統莫屬。也就是馬總統親自對連勝文開砲。這才讓國民黨內部憂心忡忡,擔心馬連分裂。但是善於權謀的馬英九,接著又讚揚連戰功在黨國。馬總統翻雲覆雨的權術令人嘆為觀止。

    總統府在聲明中還有令人關注的一段:黨員參選公職不該是為了榮華富貴,就算經濟不好也要同甘共苦,而不是等經濟好後才出來選「坐享其成」。矛頭所向,又是連勝文,暗指他平時不努力黨務,只想參選來「坐享其成」。

    歸結一句話,馬總統擔心的,還是連勝文參選台北市長,會壞了他培養接班人、扶植江宜樺的部署。馬總統的腦筋裡,無時無刻就是選舉,任何言行,都為選舉服務。包括最近,行政院長陳沖答應取消軍公教的年終獎金,但是接著就修正為,僅是一年而已,為今後選舉的變相買票埋下伏筆。而能夠讓陳沖不顧老臉出爾反爾,又是非馬總統莫屬。

    但是,我並不認同連勝文「丐幫幫主」之說,我認為「強盜頭子」更為合適。最近就有以下兩個重要例子。

    一, 台灣經濟低迷,總統應該苦民所苦,輕徭薄賦,推行休養生息的政策,這也是古代明君的做法。但是馬英九相反,反而加價、加稅,不但油電雙漲,更來個證所稅,鬧了好幾個月,賠了一個財政部長,股市至今尚未復元。馬政府還從股票股利中抽取二次健保的補充保費;而抽取中又違反馬英九一再聲稱的「公平、正義」原則,把股利定了一個上限,結果小投資者一網打盡,財團則擁有上限以上的豁免權。這種趁火打劫手法,粵語有一個很形象的說法,叫做「趁你病,攞你命」。

    二, 馬英九一直以為公益捐錢為榮,以致法官也拍他馬屁說,他對貪污並無犯意而免了他特別費的貪污罪。實際上,是在民進黨聲言要提告他時,才從他家的私人戶口中匆匆捐出,換取偽善的面目。馬英九眼看此計得逞,就繼續玩弄這一套。因此在民眾要他實現6年前競選總統的承諾,在633跳票時減薪一半,相信他告訴陳沖說,他早已捐出薪資超過一半了。因此在立法院接受質詢時,陳沖為總統緩頰而如此說,結果引來總統府的強烈否認。陳沖的老臉又被馬總統刮了一巴掌。陳沖沒有中風,算他命大。

    人們從馬總統的財產申報,看出每個月的存款都超過他的薪資(除了幾乎一切開支公家報銷,還有他的存款18厘利息,以及周美青存款的13厘利息),怎麼說是捐出了超過一半?那不是說,如果他不捐,財產還會暴增一半?所以黃帝穎律師告他「財產來源不明罪」。但是馬英九早做防範,在通過所謂的陽光法案時,馬英九早閹割這個條款。那就是貪官被起訴時,這條才適用;如果沒有被立案起訴,這條就廢了武功。因此只要馬英九不被起訴,檢調就不可查他的財產來源。立法院原先通過這條法案時,我還以為馬總統是為了包庇他的貪官同僚,現在才明白,原來那是為了他包庇自己!

    那麼他捐的錢從哪裡來的?如果不是有貪污收入,就是來自他的國務機要費。最近,他還要求國務機要費從三千萬元增加到四千萬元,那是用納稅人的錢,以他的名義捐出來沽名釣譽。原來這個大善人,是個道道地地的偽君子。人們不妨想想,強盜搶了你的錢,再去捐公益,他就不是強盜了嗎?

    馬英九所謂捐給公益事業,還應該查查捐到哪裡?按照特別費的處理方式,馬英九捐給親綠文化團體很小一部分,封住綠營的嘴,大部分捐到他掌控的基金會。現在出任總統後,是否也如法炮製?那麼一旦他離開總統職務,仍然可以通過他的基金會,轉個彎享用他在職期間處心積慮存下的人民血汗錢。

    現在台灣民眾的薪資停留在15年前的水準,馬總統卻千方百計對老百姓敲骨吸髓,為自己積累財富。這就是他的所謂「清廉」?這個人騙術高明,面目偽善,五院權力一把抓,來保住自己的權位

    台灣民眾已經很難用議會手段或司法手段把他拉下台,他也才如此囂張。綠營應該考慮採用更積極與更激進的方式,讓這個強盜頭子早日下台,解民於倒懸。


    公平正義 / 信息倫理

       

上一篇:「公款私用」即是貪污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挪用公款不叫「捐半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