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風來了,又走。

    征服者據占在征服的土地。

    殖民者常常是征服者,但也會在據占的土地被驅逐。土地常在,但殖民者不能永遠。台灣的歷史,殖民者來了又走了。如果沒有在地認同,在地重生,國民黨中國也會有一樣的命運。

    不只殖民者,人對於土地也常有征服者的心態。擄奪資源,破壞生態的作為,比比皆是,資本主義化的剝削不只是帝國的樣貌,也是弱小國家專制政權的心態。

    自然的反撲,大地的反噬,反映著環境倫理的課題。這樣的課題促成人的覺醒,綠色因而成為繼藍色、紅色之後的革命運動。台灣做為後進國家,也逐漸有這樣的省思。

    第七屆(2012年)蔡瑞月舞蹈節,以「擁抱大地」為主題,提出「我們不是征服者」以及「Conqueror and Wind」(征服者與風)的概念,11月2日(週五)、三日(週六)、四日(週日)一連三天五場,在蔡瑞月舞蹈研究社的舞蹈演出,聚焦在反核廢核的議題,以藝術介入社會,參與了市民運動,反映台灣這個國度藝術與社會的相互介入樣貌。

    (日本)折田克子的「漂流的詠嘆調」、(美國)埃立歐.波瑪爾的「不被愛的女人們」、(澳洲)伊莉莎白.陶曼的「車諾比的悲鳴」、(台灣)蔡瑞月的「印度之歌」和詹天甄的「南國冰雪的童話」,交互輝映的舞蹈,呈現編舞家對大地的關懷,以藝術撫慰人們的心靈。

    如果心死了,要使他復活必須有怎樣的祭典?怎樣的地平線呢?日本詩人田村隆一(1923~1999)在(恐怖的研究)這首詩,提到「如果是梵谷∕就用比重力更重的色感∕默默描繪大橄欖樹…」「如果是莫札特∕就需要一支橫笛…」「如果是米羅∕就會把單一的夢∕配以單一的色彩…」藝術會拯救破壞的心靈。

    收拾起征服者的心性吧!在土地上的人們會像風一樣,來了又走。要擁抱大地而不是征服或據占。要用文化藝術之美去治療政治之惡。


    永續生存 / 歷史人文

       

無上一篇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馬不如扁2.94%比4.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