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難得台灣有個沒有選舉的「假期」,是開展社會運動的好時刻。馬總統配合的很好,推出一些爛到不能再爛的經濟政策,導致民怨沸騰,勞工上街。特偵組對林益世案的起訴,也讓司法這個正義的最後防線的防線也幾乎瓦解,也應該是呼籲司法改革的好時機。

    此外,文化問題也不能忽略。我對台灣文化是生疏的,但是我一直在思考中國的問題與台灣的問題有許多類似之處,國民黨與共產黨的列寧主義政黨雙胞胎固然是一個,但是逆來順受的奴性卻與好鬥的列寧主義沒有什麼關係,卻與「中華文化」不可分割。

    也因為是沒有選舉的「假期」,也有機會多參加一些文化活動,秋高氣爽,也似乎是開展這些活動的好時機。例如,玫瑰古蹟的蔡瑞月舞蹈社最近開展了許多活動,「老革命」史明接連三天的活動,有舞蹈也有默劇,展現他一生的革命活動,包括理論建設。詩人李敏勇也有他的新書「是春天為我們開門的時候了」的發佈會,台灣正處於政治、經濟的嚴冬時刻,看到「春天」兩字,在失望無助的心理,冉冉升起「冬天已經到來,春天還會遠嗎」的希望,哪怕這個希望是非常的微小,但是經過詩人浪漫的筆觸,微小有希望慢慢變大。

    10月20日這天,可是有兩場活動同時舉行,無法分身。一個是宜蘭文化局演藝廳,由蔣渭水基金會主辦的「破曉----大稻埕的天光」鋼琴小提琴雙協奏曲的演出,一個是真正在大稻埕的「台灣文化日」大稻埕1920年變裝遊行。後者早早就預約好去「觀禮」,而前者去年已經看過演出,所以只能出席記者會。

    對台灣文化缺乏了解的我,到本世紀才知道「大稻埕」這個地名,上個世紀雖然台灣來過多次,只知道有萬華而不知道有大稻埕,萬華就是艋舺也是本世紀才知道的事。這些,都是更多的了解台灣本土文化的結果。

    2003年應楊憲宏之邀,在《Taiwan News財經文化周刊》寫專欄,才知道「義美」這家寶號,再知道它從大稻埕發跡,再慢慢知道大稻埕在台灣經濟發展的地位。也是搬來台灣後,才通過「一府二鹿三艋舺」而稍稍了解一些台灣當年的經濟歷史。有一次從美國來台灣,參加林重謨委員的飯局,在座的就是大稻埕的一些企業家。

    今年早些時候參加中國流亡作家廖亦武在小藝埕的活動,才知道周奕成已經進駐大稻埕從事「復興」大稻埕的工作。這以前,由筱峰兄的介紹,有幸認識了蔣渭水的後人蔣朝根,他有介紹大稻埕行程的活動,但是就一直沒有下決心參加。這次決定觀禮,正好又遇上美國來的朋友,沒有時間見面了,就約在那裡見,不料他也是大稻埕出身的,上輩就是引進默劇來台灣的專業人士,也可見大稻埕的後代已經四面開花

    我是學中共黨史出身的,每次看到居家附近一家冰室,寫著1920年創業,下意識的反應就是:嘩,比共產黨還早!蔣渭水的台灣文化協會成立於1921年,嘩,與中國共產黨同時!共產黨用馬列救中國,已經失敗。蔣渭水用文化來救台灣人的病,因為他的早逝與種種原因,也還沒有成功。就大稻埕的復興《蘋果日報》發表社論說:

    1920年代的大稻埕是本島有志有識之士麇集處,它相對於日本殖民者聚居的城內,形成一種文明的張力,即使戰後初期亦能維持飽和的能量。」可惜,戰後在黨國體制的摧殘下,大稻埕形塑的文明張力虛弱了;而愈來愈高調、虛矯的東區文化,就和天龍國的意象一樣,和廣大台灣人無涉了。

    「所以,復興大稻埕不僅於觀光經濟層面,更是重新喚回台灣人的自覺自信心。時值價值崩壞的黯淡時光,如何讓大稻埕再現文藝復興,對台灣有心者而言,就是重組歷史與空間想像力的嚴酷考驗了。」

    善哉斯言。1919年的「打倒孔家店」雖然有些偏激,但是大方向沒錯,也帶來當年的文化繁榮百家爭鳴。可如今國共兩黨都在復興孔家店,導致國事日非,抓住中華文化的這個糟粕,復興真正的包容性的台灣文化與台灣文明,才能復興台灣。

    近來有些中國遊客大讚台灣文明,但是卻誤解為是國民黨散播的四書五經那一套,我們必須正本清源,拿出真正的台灣文化與台灣文明給他們看,避免被誤導。


    歷史眼光 / 藝術人文

       

上一篇:有黑箱就有貪腐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駁楊渡醜化台灣民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