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台灣《旺中媒體集團》過去四年來引起了一系列爭議,隨著本周該集團總裁蔡衍明出席一場購並另一媒體業者的公聽會達到高峰。這位自稱在二十多歲即發了大財,從不與人勾肩搭背的媒體大亨說,他出席公聽會是接受思想審查。 針對併購案及《旺中媒體集團》的行事風格,一群發起「拒絕中時運動」台灣學者在五四剛過的本周日舉行了一場座談。他們說目前面對的是侵蝕民主制度的無知言論,以及箝制新聞自由的殘暴手段,這個跨國資本集團對民主自由造成的侵蝕崩壞,與五四諸人面對的危機幾乎如出一轍。 學者們批判的「侵蝕民主制度無知言論」,最近一段時間經常被提到的是蔡衍明接受《華盛頓郵報》的專訪內容。蔡衍明在訪談中說六四的屠殺報導不是真的,或是中國許多地方很民主等說法,引起了台灣學界的廣泛批評。 在專訪引起多方批評與爭議後,《旺中媒體集團》則指控《華盛頓郵報》斷章取義,並說採訪蔡衍明的這名曾獲「普立茲獎」的記者「陰險」。 晉見國台辦主任 《旺中媒體集團》行事風格引起側目,以及台灣學界,特別是新聞傳播學界對其批評並非始於華盛頓郵報的這篇專訪,而是從當年的旺旺集團在2008年開始購買媒體後即一路爭議不斷。 蔡衍明買下的中時集團當時旗下主要媒體包括了《中國時報》、《工商時報》、《無線電視台中視公司》,以及《有線電視台中天電視》。蔡衍明其後又多開了一家報紙「旺報」。 在旺旺集團2008年收購《中時集團》不久後,台灣《天下雜誌》披露旺旺集團在中國大陸的刊物《旺旺月刊》內容。2009年二月份的《天下雜誌》形容該刊物上一張醒目的官式拜訪照片,蔡衍明「挺直背脊,以身體三分之二坐姿坐在沙發上,雙手緊握放在大腿」,另一邊坐的則是國台辦主任王毅。(暗示蔡態度恭謹。) 報導引述了《旺旺月刊》對這場會面的描述:「會談中首先由董事長向王毅主任,簡要介紹前不久集團收購《中國時報》媒體集團有關情況。董事長稱,此次收購目的之一是希望借助媒體力量,來推進兩岸關係進一步發展」。 《天下雜誌》這篇報導的標題是「報告主任,我們買了中時」。 《旺中媒體集團》一路被批評的作法包括了把對中國政府單位收費的宣傳偽裝為新聞報導,或以蔡衍明的個人利害關係來為新聞內容定調。 例子之一是《華盛頓郵報》中指出的一起事件:《中國時報》解雇了一名稱陳雲林在中國政壇只算是「C咖」(意指非重要人物)的編輯,蔡衍明對《華郵》說,這是因為這名編輯「冒犯了別人而傷害了他」。 蔡衍明在公聽會以激昂的語調表示他出席公聽會要進行人格保衛戰,並說自己被打成了落水狗。(相關影片 審旺中案蔡衍明:來接受思想審查) 不過從公聽會上發表證詞的民進黨立委葉宜津遭遇來看,蔡衍明並非一路挨打的落水狗,用葉宜津的話來說,旺中旗下的媒體對她進行了「凌遲」。 葉宜津此前因為主持立法院審查該併購案的會議,要求代蔡衍明出席的特助依程序補交書面授權書才能發言,此一裁示導致蔡衍明特助不滿離席,以及其媒體集團連續三天對葉宜津針對性的攻擊。 葉宜津表示,旺中集團旗下媒體即使到了事件後的第三天,針對這起事件的新聞仍有三十則,且三十則新聞都是針對她的攻擊。 這類的攻擊包括了像是《旺中集團》旗下的《中天電視》台政論節目,將葉宜津的丈夫在2003年赴中國大陸求學一事重新挖出,並由「名嘴群」據此質疑葉宜津是「嘴巴反共」。 《旺中集團》除了旗下媒體雇員及名嘴外,也不乏政治上的聲援者。發起拒絕中時運動的「澄社」社長黃國昌,因其在台灣中央研究院任職,一名國民黨立委(蔡正元)威脅將因黃國昌行為而刪減中研院預算。 媒體不宜包裝集權 已跨平面與電子媒體經營的《旺中媒體集團》,引起學者群起反對的最新併購案,其併購的目標是台灣的有線電視台系統業者《中嘉集團》。 由台灣有線電視收視戶近五百萬戶的事實來看,有線電視新聞成為人們接收電子媒體信息的主要來源。學者擔心的是《旺中媒體集團》若再跨足有線系統領域,將成為史無前例的「媒體巨獸」。 這是因為付費收看有線電視的台灣民眾,在什麼頻道收看到什麼節目一定程度是由《中嘉集團》這類的有線系統業者決定。而據澄社社長黃國昌說,通過取得播放與否的生殺大權,《旺中集團》對其它電視台有線新聞報導內容將有巨大影響力,且這已經在發生當中。 蔡衍明在其旗下媒體說,無論各界是否同意或喜歡,他個人對公共議題的任何立場觀點,都不應與這起併購案牽連在一起。 但台灣學者們則以西方媒體大亨默多克在竊聽風暴下一起併購案遭否決為例說,媒體具有社會守門人的角色,提供民眾信息與監督政府權力,因此媒體經營者在專業、品德及操守上要有適格性,否則無法得到社會信賴,更難以事後監督來矯正其錯誤與影響。 他們表示擔心若併購案成功而巨幅擴大蔡衍明在傳媒市場影響力後,恐怕台灣的閱聽人會逐漸被餵養「六四屠殺事件是假的」或「中國事實上很民主」的信息,並「不知不覺內化為嚴重錯誤認知」。 余英時教授的聲明 對於蔡衍明與這群他稱為「討厭他的與反對他的」學者對抗,美國普林斯頓大學講座教授余英時聲援了拒絕中國時報運動的學者。 余英時說他在美國遙看台灣這幾年來的政治變化早已發生一種很深憂慮,覺得台灣有一些有錢有勢的政客與商人,出於自利的動機已下定決心迎合中共意旨,對台灣進行無孔不入的滲透,公共媒體的收買不過是其中的一個環節而已。 余英時在五四週年的當天發表的這份聲明說,台灣好不容易才爭取到今天這一點點民主與自由成果,體制雖已初具,基礎則尚未穩固。他呼籲台灣的知識人社群必須以維護民主自由體制,並促使其不斷成長為最大天職。


    第四權 / 信息倫理

       

上一篇:讓油電市場公平競爭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賣命的離職公車司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