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林益世成為第一位被以「財產來源不明罪」起訴的公務員,惟如此的司法首例,卻暴露出財產來源不明罪的大問題。

    據《聯合國反貪腐公約》第20條,在不違反本國《憲法》與法律原則的情況下,對公務員的資產顯著增加,並無法提出合理說明者,締約國即可立法對之為處罰,而成為財產來源不明罪的國際法基礎。至於制訂此罪的最主要目的,當然在於預防的功能,即藉由提前處罰,以來防止更大的貪污行為發生。

    其次,在貪污罪審理時,若於證明貪污的對價性有困難,致使來源不明的財產成為合法所得,必造成反貪的漏洞,藉由財產來源不明罪的立法,正可避免如此的灰色地帶產生,而使此罪成為貪污罪的備位與截堵條款。惟以我國目前的立法,恐難符合這兩種目的。

    2009年4月,我國於《貪污治罪條例》增訂第6條之1,針對公務員財產異常現象,其須提出說明,若不為說明、說明不實或無法合理說明,即可處最高3年的有期徒刑,此即為我國型態的公務員財產來源不明罪,希冀藉由處罰的前置化,以防制貪瀆。

    反成貪瀆脫罪途徑

    只是根據此條文,須對財產與所得不相稱時的說明義務者,僅限於涉嫌《貪污治罪條例》之罪的被告,且是否說明乃委由檢察官為裁量,此就難避免因人、因事而異的差別對待。所以在如此嚴格的限定下,也使本罪在防制貪瀆而提前處罰的目的喪失,難以產生防貪的效果。

    去年11月,立法院特別修法,除將法定刑的上限由3年提升至5年外,亦將適用對象,由原本的貪污罪被告,擴及於犯包庇色情、賭博、組織犯罪、人口販賣、毒品、走私、槍砲、兒童色情等罪。

    甚而在《貪污治罪條例》第6條之1的第10款明文,只要公務員假借職務上之權力、機會或方法而犯《刑法》之罪,而有財產與收入不相稱的情況,即負有說明義務,以擴張本罪的適用範圍。只是如此的擴大,卻仍以受檢察官偵查為前提,這代表要求說明的時點,仍在貪瀆或這些重罪犯行已爆發後。

    若檢方置這些重罪於不顧,而僅以財產來源不明罪為了事,就屬輕縱,有失檢察官訴追犯罪的職責。在林益世案裡,就讓人看到了如此的結果。

    從特偵組所查得林益世的金錢總額,早已超出其所供稱的6300萬甚多,就此部分,檢方即以被告無法說明來源,而以《貪污治罪條例》第6條之1的財產來源不明罪起訴。惟關於這些來源不明的財產,檢察官理應全力追查這些金錢是否為其他案件的不法所得,若不為此查證,而輕率以財產來源不明罪起訴,則在適用舊法的法定刑最高僅為3年,但收賄罪動輒都在7年以上的情況下,此罪將成為貪瀆者逃脫受賄重罪的最佳途徑。又即便將來檢方查得這些財產,乃來自於其他案件的不法所得,但基於一事不再理原則,恐也無法再行起訴。

    所以,從檢方第一次以財產來源不明罪的起訴案觀察,不僅看不出財產來源不明罪的防貪效果,卻讓人感覺此罪,不僅已成為檢方便宜行事的藉口,更使之成為規避貪污重罪的最佳避風港


    公平正義 / 信息倫理

       
  • 弊情喬到損害最小 (10-30-2012)

    對中國國民黨而言,林益世索賄的大貪腐事件,是難以承受的重擊,尤其「一刀斃命」的錄音在《壹週刊》曝光,像鐵證般揭露臭不可聞的弊情。

    特偵組被迫非辦不可,然而,特偵組真能徹底查到水落石出?檢驗特偵組的起訴書,不像「偵查」,反像「喬事」;把弊情喬到國民黨損害最小的地步。這就是為什麼起訴書公諸社會後,輿論一片譁然。

    《壹週刊》爆林益世索賄情節,特偵組的起訴書現在完全證實所述係真實不二;《壹週刊》繼續扒糞,扒到副總統吳敦義一家,特偵組只憑林益世單口否認的「孤證」下,在「對照表」中認定沒有「黨政高層介入」;既沒有偵也沒有查的過程,如何能取信於人?更何況《壹週刊》爆林益世之事完全無誤,為什麼爆吳敦義之事就全部摃龜?說得通嗎?

    特偵組花了四個月「處理」林益世案,既要辦又不能辦到底,難怪一路上左支右絀,也難怪起訴書半吞半吐。要達到「辦與不辦」的兩全目的,首先要做的就是掃除障礙。第一個障礙,當然是揭弊的陳啟祥,第二個就是索賄的林益世

    對付陳啟祥比較容易;最難的是,如何不讓陳啟祥律師看到林益世案內情?所以特偵組把「不可分之效果」的單一性案件,一剖為二:林案歸林案,陳案歸陳案。重要的效應,就是不讓陳啟祥的律師們調閱林案所有卷宗,自然看不到所有被告與關係人的口供、筆錄等,也無法在法庭上進行交叉辯論,求得真相。所以林案就由特偵組一手遮天,不容他人染指,要怎麼辦就怎麼辦,要怎麼結就怎麼結。

    其次,陳啟祥犯了賄賂罪,要不要網開一面的將之列為污點證人?全操在特偵組手中,陳豈敢不俯首?為了解決林益世賄款中雜有台幣問題,特偵組用「抄家滅族、白色恐怖」手法(陳自稱)要陳翻供;把當初堅稱從頭都是美金的事實,改稱雜有台幣,以符應特偵組所需。問題是,陳及其女友初供非常明確,表示美金體積小,攜帶方便。再看付給他人包括吳門忠夫婦、郭人才等全是美金,為何獨獨給林益世不同?特偵組迫陳翻供,就是不讓林益世的台幣蔓生他案。

    不僅把林案只包在地勇一案、林家數口之中,甚至抄出的另外二千萬也不追究,只用「財產來源不明罪」遮蓋。這不是放水是什麼?放水還不只一樁,可笑到用「重聽」縱放林父林仙保,刑不上老父的目的,就是交換林益世的封口,不讓火燒總統府。不然,為什麼不查明陳啟祥為何巴巴到南投找吳門忠林益世是高雄立委,陳是高雄人,中鋼、中聯、地勇都在高雄,需要跑到南投?原因很簡單,吳門忠吳敦義的樁腳,有了吳門之鑰,才能開林家的門;精明生意人絕不會捨近求遠。

    特偵組用「堅壁」對付陳啟祥,用「清野」處理林益世。特偵組的兵法厲害罷!

上一篇:林中森的四字經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敵我不分的國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