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謝長廷訪問中國,不計毀譽,引發綠營內部不同反應。民進黨內部有關中國政策的辯論,一直難以進行,如今卻是不知不覺的開始了。問題是該如何辯論,才對民進黨有益,而不是傷害民進黨內部與綠營內部的團結。

    民進黨要員訪問中國的得失,包括兩個方面,一個是訪問中國的態度與表現,一個是對中國政策本身的對錯。當然,這兩者也是相關的。由於這是民進黨面臨的新問題,討論應該比較細緻,不要非黑即白的簡單化。

    我把謝長廷的訪問分為兩個階段:第一階段是到東山祭祖,第二階段是與中國政界、學界人士接觸。

    總的來說,訪問中國的態度,與做人處事的態度是一致的,那就是不卑不亢,只是做人處事沒有那麼敏感,但是涉及黨國大事,因為茲事體大而一定被人用放大鏡檢驗。所謂不卑,就是不必刻意去討好別人,為此而自降身價;不亢,就是不要盛氣凌人,或刻意挑釁別人。

    從這個角度出發,我對謝長廷訪問東山祭祖,是打不及格。這個不及格,在於不論是出席調酒大會,還是與中國政治人物溝通,祭祖多此一舉。中共因為統戰的需要,強調血關係,這是一種種族主義的思想,而實際上,從中共的史來看,它殺人最多的就是殺中國人自己。去祭祖,是迎合中共統戰的需要。

    未來中共的對台政策,還是以統戰為主,加上更大的利益誘惑。我們不能避戰,但是如何反統戰,是台灣政治人物必須學習的,尤其是在實踐中摸索、學習。

    贊成為人子的要有孝心(除非上輩是個惡棍),但是不必祭到根本毫不了解的祖先身上。我們要報答養育之恩,這分為「養」與「育」兩個部分。培育比生養辛苦,所謂含辛茹苦;培育得好,才是最需報答的。生養有時是無意的,或者是在尋歡作樂時無意間生養出來的,如果沒有責任心,就放手不管,養出社會敗類或敗家子。所以並非個祖先都值得尊敬。

    許多美國人也會尋根,但是不如中國人尋根那樣肉麻。九七前後,香港高官為求中共信任而加以用,都玩“認祖歸宗”這套把戲,政務司長陳方安生九七前回安徽,拜祭祖先,其中抗日名將方振武是她的祖父,她也表示過見到五星紅旗時,如何血壓往上衝,但是沒有因此而獲得中共信任給她出任特首。曾蔭權也自認是曾子的後裔,回山東祭祖,最後雖然當上特首,但是整個人變了,後來還涉貪被香港人罵得要死。

    在這方面,台灣人能否爭氣一點?馬英九渲染中華文化的這個糟粕部分,祭祖(從老爸到孔子)祭到要把整個台灣連人帶地送給共產黨,我們還沒有吸取必要的教訓,做出與他不同的事情嗎?

    至於謝長廷後來與中方人士談到實質問題,不管大家是否認同,能把觀點亮出來,沒有出賣台灣主權,那還是應該肯定。當然,這個主權有兩個方面,一個是台灣的主權,一個是中華民國主權。

    肯定在謝長廷沒有承認國共的「九二共識」,沒有再說「一中憲法」。綠營一些朋友不滿「中華民國憲法」是可以理解的,因為中華民國憲法是在中國製造的憲法,不合台灣國情;但是謝長廷是要用憲法來凸顯台灣的國家主權,這個苦心也應該理解。民進黨已經接受「中華民國就是台灣,台灣就是中華民國」,謝長廷與中國談「憲法共識」或「憲法各表」,凸顯的是「中華民國部分」,如何能加強台灣部分,避免台灣與中華民國失衡,也許是謝長廷未來應該努力的部分,只有這樣,才能加強台灣的主體性。我的一貫主張是中華民國有兩個階段,把台灣與中華民國畫上等號的,是1996年普選總統以後的中華民國,那已經不是中國了。

    而在進行國家定位的表達時,也不要忘記台灣的民主與自由,這是台灣主體價值的重要部分。統獨問題可以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但是在民主、自由方面,就只有普世價值的標準,很難自訂一套標準來提供辯論,這是台灣的優勢。不必刻意去說,但是應該順手牽出。

    既然討論已經展開,希望討論時不要無限上綱,也不要夾雜過去留下來的派系恩怨,更不要拉出「西進派」與「非西進派」的新派系。

    台灣內部的紛爭,已經削弱應對中國的實力;綠營更不要因為內部分歧,再削弱自己的力量。只有平心靜氣的討論,不要陷入意氣之爭,才能理出比較客觀的中國政策。

    總之,訪問中國,受到熱情接待,不管是真是假,表示感謝是必要的,但是不必因為要拉近距離而刻意迎合。只要彼此態度懇切,坦白相待,距離該拉近就會拉近;彼此爾虞我詐,表面再客氣,或刻意討好,真正的距離也拉不近。


    公平正義 / 信息倫理

       

上一篇:謝長廷中國行 文化失分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挑戰最不透明政權的勇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