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大選後調整中國政策成民進黨顯學,謝長廷先生果然適時出招,一趟中國調酒行如願捲起千堆雪,一言一行緊扣藍綠神經,褒貶隨至。連日的評論不難看出立場仍涇渭分明,並不中肯,不是給予太多期望,就是以此證明民進黨終於認可馬政府的中國政策,再不然就是來自深綠陣營的撻伐,新仇舊恨一次清算,而謝過於做作的演出,也讓不少人大呼受不了。

    總體而言,謝長廷此行是為訪中而訪中,行前並未設定此行的目的,抵中後的態度也前後不一,由低調的民間調酒活動,急轉成一連串的拜會中國涉台大員。若不視為謝一貫的風格,機巧地以小聰明看著辦,再伺機取得最大的收穫,就是在行前故意誤導輿論以緩和壓力。無論如何,這種即興式的演出,除凸顯個人色彩,很難形成整個黨更全面的質變,何況政治現實並不在謝長廷這邊,他是黨內唯一出馬選過兩次正副總統且均大敗之人,東山再起幾乎不可能。

    而由蘇貞昌領導的黨中央,雖對調整中國政策也起心動念,但一來蘇謝兩系嫌隙其來有自,二來蘇自選後明顯以深綠來重整黨內陣地,必不敢放手由謝主導中國政策。唯一可能與謝合作也有政治實力與論述能力的人物當屬前主席蔡英文。二月初筆者即撰文主張蔡英文趁勢訪問中國,但蔡英文選擇潛沉,如今情勢已變,且蔡作風一向謹慎,一窩蜂跟進的機會不大。一言以蔽之,謝長廷此行的政治效應是虛構出來的,即便掀起了各深淺藍綠的一片討論,但一陣口水後,保證什麼也不會發生。

    政治上虛晃一招,各界固然不必過度解讀,但筆者不認為謝長廷因此過關。比較要檢討的反而是文化層次上極為負面的示範。為了緩和政治立場的場面話在所難免,但也不必全面棄守台灣文化的主體性,造成一種以中國為文化上國的主從關係。

    前陣子文化界才在為強迫學生讀經一事口誅筆伐,香港的反洗腦運動也在國內激起許多響應,但謝卻為示好,竟附和起中國官場的品味來,不但吟詩作對、揮毫題字,還淚祭祖先、認宗親、講血緣,儒教牧民的封建思想一覽無遺,不只傷害了台灣文化在歷史分流裡塑造出的主體性,連台灣一向自豪的民主普世價值,到謝之口竟與共產黨無異,視民主受「社會主義特色」的緊箍咒宰制為當然。

    謝原本是黨內第一人有政治高度與文化功力,在硬碰硬的政治對話之外,展現台灣文化更深層的面向,提供中國深入了解台灣政治哲學的新角度,進而打破國民黨在中國面前對台灣民意的壟斷。但謝在綿密的政治算計中失此大好機會,殊為可惜。這恐怕才是來日綠營同級數人物要再度登陸時反省的重點吧。


    公平正義 / 信息倫理

       

上一篇:煙火與幸福不是等號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怎麼看謝長廷訪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