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臺灣能給紀錄片的資源薄弱,要拍紀錄片就得勒緊褲帶。他們夫妻二人組是真正的獨立工作者,莊益增攝影、顏蘭權剪接,直到製作《牽阮的手》時才增加一位夥伴負責行政。為了這部原本公視的案子,負債累累,土地抵押貸款,拍了5年才完成,為什麼?「並不是我們特別有使命感,拍紀錄片是賠錢貨,公部門經費只夠頭期款,錢用完了,趕快去接拍宣導片或工商簡介來平衡一下。殺青後發誓再也不要拍了,可是有人來談案子時覺得主題不錯又接了。像是在刷信用卡,惡性循環」。

    用刷信用卡上癮來比喻拍紀錄片之身不由己,只是自我解嘲,一旦決定要拍絕不便宜行事,這就是《牽阮的手》之所以和公視解約的原因。由於公視要求修改觀點,莊益增不同意,遂主動提解約,退回300多萬補助款。「他們覺得有些內容太刺激,要求林宅血案要剪三分之二,鄭南榕的要全剪,這我不能接受,我不能對不起林義雄和鄭南榕。他們還要求附帶一個功能:促進藍綠和解。第一時間我聽不懂,怎麼和解?怎麼會是透過一部紀錄片去達成!藍綠不能和解是當下社會現實,如果我們不能勇敢面對過去的歷史,不去瞭解真相,不踏出第一步,怎能和解?當作沒有發生?提都不必提?」

    在大學時,社會運動風起雲湧,他只當旁觀者;拍《無米樂》,崑濱伯對土地和生命的愛,激起他的熱情;接拍《牽阮的手》,更鼓勵了這位虛無主義者,他決定不計代價去完成,「就把這當是人生中一定要做的一件事吧。」他說:「臺灣需要轉型正義」,去年在臺北電影節首映,一位政治立場「深藍」的律師朋友看完後深受感動,告訴他要把片子介紹給泛藍的法律界朋友,因為他覺得他們需要瞭解,「若有和解可能,就是從這裡產生」。

    與公義同行

    2011年,《牽阮的手》上映,票房超過600萬元,勇奪該年紀錄片票房冠軍。這部田朝明田孟淑的愛情故事,是臺灣從二次戰後60年來的政治社會變遷縮影,深深地嵌入每位觀眾的心裡。足足琢磨了5年,為了拍這部片子,顏蘭權累病了,去年搬到高雄休養、沉潛,並獲聘在高苑科技大學資訊傳播系任教,二人極為滿意目前的教書生活。「我喜歡我的學生,和他們一起學習蠻快樂的。這群孩子是被篩選的,和臺大生、政大生截然不同,他們從小低成就,學業成績表現不良,對自己相當沒信心,要他們看書很難,但適合拍片,因為他們喜歡動,行動力夠強。

    對於臺灣近年所謂的國片復興說,莊益增持保留態度,根本不認為臺灣有電影工業,他說臺灣只能有一個魏德聖。況且,文化資源分配權被政治因素左右,歷來文建會、國藝會都是政治人物把持,合法官商掛勾,資源沒有給真正需要的優秀的人才。身為五年級的他更不看好即將掌權的同世代,缺乏創造性,也缺乏為公義發聲的勇氣,所以主張儘早洗牌交替,臺灣未來才有希望。

    在如此缺乏前景和錢景的紀錄片領域,是什麼動力讓莊益增顏蘭權夫妻這麼堅定地牽著彼此的手同行?他說我們相識很久,同質性高,一路走來,共同的信念就是,「不要對不起別人-這群被我們紀錄的臺灣人,是他們推著我們向前進。」


    國家靈魂 / 好國好民

       
  • 站長的話:

    《臺大校友雙月刊》2012年7月第82期31-34頁,林秀美寫的「與公義同行~《牽阮的手》導演莊益增專訪」有段如下: 

    一旦決定要拍絕不便宜行事,這就是《牽阮的手》之所以和公視解約的原因。由於公視要求修改觀點,莊益增不同意,遂主動提解約,退回300多萬補助款。「他們覺得有些內容太刺激,要求林宅血案要剪三分之二,鄭南榕的要全剪,這我不能接受,我不能對不起林義雄和鄭南榕。他們還要求附帶一個功能:促進藍綠和解。第一時間我聽不懂,怎麼和解?怎麼會是透過一部紀錄片去達成!藍綠不能和解是當下社會現實,如果我們勇敢面對過去的歷史,不去瞭解真相,不踏出第一步,怎能和解?當作沒有發生?提都不必提?」

    看到這段,公家的機構很類似,拿納稅人的錢,實行思想箝制,以「促進藍綠和解」為藉口想刪改,「不能勇敢面對過去的歷史,不去瞭解真相,不踏出第一步,怎能和解?當作沒有發生?提都不必提?」

    習慣於忠黨愛國的「國家教育研究院」曾邀朱真一醫師寫李鎮源傳記,以「教育愛」的理由,要朱真一醫師刪掉有關他不願「同流合污」的軼事。朱真一覺得若讓國家單位思想箝制,他就太對不起李鎮源教授,跟莊導說對不起林義雄鄭南榕一樣,朱真一選擇撤回沒讓「國家教育研究院」箝制。

上一篇:關於血淚祭祖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冤殺者的究責





作者其他文章

該作者無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