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民主國家定期改選的邏輯很簡單,若是新人當選,無非是希望有所改變;若選擇連任者,則是代表其政績得到肯定。但我們的馬總統很特別,讓專家眼鏡掉滿地,也難怪他當選之夜大呼小叫,好像中彩票一樣,連自己都不敢相信。
    此外,民主國家的人民也喜歡以就職後一百天,來對民選元首做初步的評鑑,看看新人是否真的讓國家氣象一新,或者看連任者是否精益求精,讓國家更上層樓,但好像從沒聽過哪位元首的就職前一百天有何可書之處。唯獨我們的馬總統前無古人,後無來者,就職前短短百日,倒行逆施卻已罄竹難書。
    其實人的理性本來就十分脆弱,明明已深思熟慮過,卻在常常在最後一刻做出相反的決定。不負責的政客於是利用這種非理性的「瞬間迷惘」,臨門一「惑」,騙到選票。大概沒有頭腦正常的人會肯定馬總統的政績,但人民還是把票投給他,在馬總統身上留點希望,也希望民主的機制能自我調整。可惜事與願違,就像在「小貪」與「理性」之間恍神的金光黨受害者,要等到錢財已去才會大夢初醒,但已後悔莫及。
    選錯人比被金光黨騙還糟,金光黨騙到手後就會消失得無影無蹤,至少不會繼續死纏被害者,但選錯人卻是災難的開始。
    選前包藏的禍心,選後紛紛現形。例如「和平協議」漏出了馬腳,但選票還在選民手裡,馬英九立刻拋出原本視為毒蛇猛獸的公投滅火,現在選民無可奈何了,連協議也免了,竟把好好的一個國,自己矮成一個區。
    照說國家現狀改變了,人民依法也該提個防禦性公投,但接二連三的「震撼教育」,人民應接不暇,只能任憑宰割。
    只舉其犖犖大者就有:一國兩區說、強毀民宅、美牛叩關、隱匿疫情、油電雙漲、加稅打股。若翻開馬總統就職前百日的報紙,對一個民選總統在就職前如此舖天蓋地咒罵的,也算是世界一奇。
    但即使民怨已如鼎沸,對馬總統卻有如東風射「馬」耳,全然不當一回事。選前有莫名奇妙的「認同三段論」,選後有不食肉靡的「油電三段漲 」,按馬式邏輯,「剜肉補瘡」,分三次剜小痛可也,還自認省電達人,宣稱官邸的用電比有傷殘要照顧的陳水扁省。昏庸至此,豈能不讓晉惠帝從昏君之最退位?爾今爾後史家將以馬總統取而代之,所謂歷史地位,原來如此。但馬總統當真昏庸嗎?也未必,就像晉惠帝有他清醒的一面,不忘稽侍中搏命相救之情,感動了文天祥;馬總統也知重用搏命相救的劉憶如,只差無人叫好,股市狂跌。
    各界一片罵聲,實不勞筆者再數落了;但藉機大砍520就職典禮,這就耐人尋味了。裝乖事小,但魔鬼藏在暗處,明為節約開支,暗為做小我國的民主成就。當馬政府洋洋得意宣稱520就職典禮費用僅有扁的8.6%時,筆者想到的倒不是裝乖、打扁故技,而是這個馬政府恐怕別用心了,對我國這項民主成就的重視只有扁的8.6%。馬總統寧可用幾百億宣傳與台灣人無關的辛亥革命,卻把台灣人最驕傲的民主慶典縮水到六百萬,還不夠女兒的老闆蔡國強放幾秒鐘的夢想煙火。
    美國近年也國債高築,歐巴馬總統仍斥資50億辦就職大典,有些誇張,但平常怒目相視的政敵不吭一聲,因為那是向全世界宣揚美國民主價值的大好機會,是比槍砲更有力的武器。同樣的,中國真怕我們有哪一型的F-16戰機嗎?
    中國真正怕的是我們這種直接的民主選舉,難怪馬總統當初極力反對。中國政權不計成本,美其名為「維穩」的思想控制工程,已然重於發展飛機坦克,就是唯恐人心思變。如果兩岸關係真如馬總統說的如此融洽,何不把中國的高官大員都請來參加就職典禮,我們也不會反對花錢請蔡國強來放放煙火慶祝,只怕他們不敢來。
    在此不得不提醒馬總統,總統就職大典不是您馬家的慶典,這是全台灣人的慶典,不管他們有沒有選擇投您一票,也不管他們有沒有後悔,或者要去示威抗議,您有責任宣傳我國這個傲於世人的民主成就,不但不應寒酸應付,還要大肆向全世界宣傳。否則若只要當 8.6%的總統,那就免了。
    要知道,筆者稱您為總統,不是我喜歡,而是我的國家、我的同胞選您為總統,我必須尊重,否則帶個台胞證去區公所登記一下就好了,把600萬也省下來。


    公民意識 / 財政金融

       

上一篇:日本可望從此成為無核國家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馬英九瘋言一國兩區合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