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司改會在國慶日前,發起了江國慶冤罪究責案的連署與排字活動,以讓各界共同關心,並促使司法機關能公正處理此案。尤其是在陳肇敏等人,又再被以追訴權時效已過等理由為不起訴後,如此的聲援行動,更該受到關注。

    由於江國慶早已被槍決,其父雖四處奔走為子申冤,卻處處碰壁,直至相關人等的影響力逐漸消退時,所有證據與真相才足以浮現,而使司法機關得以重新檢視此案,並還當事人清白。惟在冤案已過十多年後,對於相關人等的究責,若依據現行刑法的追訴權時效,單純為數字計算,致以時效完成而不予訴追,不法者即可繼續躲身於國家機器之後,而來免除一切刑責。

    關於政府性質的結構性犯罪,必有多數人參與,且只要這些人仍在其位,必藉由此種集體性,來為不法的掩飾致造成訴追障礙,只能因時間的流逝,這些犯罪者不在其位時,才得以對其追訴。惟若在位甚久,不僅相關的證據已經消失,且也可能出現追訴權時效已過的困境。

    為了解決結構性犯罪的訴追困境,國際社會逐漸形成對殘害人權的犯罪,不能將參與者的責任切割,亦不適用追訴權時效的共識。而這種趨勢最明顯的反應,則是在1998年,國際社會所簽署的羅馬規約,此規約第29條,即針對殘害人權的犯罪,明文無追訴權時效的適用。

    江國慶的冤罪造成,正屬此種結構性的犯罪,則檢察機關在面對究責案時,自不應如法匠般,僅為單純的法條文義解釋,而應考量此種犯行的特性,並以審慎的態度來處理此案。

    很諷刺的是,出生在國慶日的江國慶,竟是死在國家的槍口之下,如今冤罪雖已洗清,卻無一人遭究責,不起訴處分更成為不法者的屏障,國家等同對江國慶的冤魂再補上一槍。也因此,司改會所發起的江國慶冤罪究責活動,不管這個力量會有多大,卻象徵著,在面對不正義時,好人不能沉默,否則只會助長邪惡的氣焰。


    國際視野 / 信息倫理

       

上一篇:幹,我怎麼這麼菜!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敬悼陳少廷先生